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無限的感恩(四)/潘立中

我一切都很感恩。感謝美好的人生,尤其感謝我碰到的一些挫折。為什麼呢? 請聽我道來:


1.感謝我小學就戴眼鏡,近視將近一千度。現在,年青時眼睛很好的Carol,一沒有老花眼鏡就無法看字,而我把近視眼鏡一拿下來,什麼小字都看得到,自覺天下無敵。真是感謝!

[閱讀全文]

從軍樂/Mingku陳彥龍傳道

上個星期提到有關「意識形態」的問題,這禮拜就看到這樣的例子,問一下大家,聽到「中正」二字,會聯想到甚麼?絕大多數的答案應該不用多解釋,不過這就是很有意思的例子,難道「中」跟「正」結合在一起,就一定會產生這個富有政治黨派色彩的結果嗎?我大概翻了一下長老教會的教會一覽表,名為「中正」的教會台北、新竹、高雄各一間,如果名為「中山」的,就比較多了,不過不一定都在「中正路」或是「中山路」上,所以這些名字都應該換一個,才不會讓人想說怎麼用跟某某人有關的字眼。這就是很典型的「意識形態」。

[閱讀全文]

無限的感恩(三)/潘立中

我本來就喜歡看書, 起先把它像在看《戰爭與和平》一般來讀,後來我看到他提及美國民權領袖金恩博士說的一句話十分感動:「為什麼看見你弟兄眼中有刺,卻不想自已眼中有樑木呢?」。這句語道破我家人一向的高傲。殊不知,原來這句馬太福音的信息老早是教會弟兄姐妹耳熟能詳的經文,而我是讀了這本書才知道。我發覺自己的無知。更重要的是,我這才知道原來聖經的信息十分美妙。從此,那放在教會我們很少去摸的英文聖經,突然變得章章有趣、句句金言。對我而言,這是不可思議的事。

[閱讀全文]

MIT? or MIC?/Mingku陳彥龍傳道

前幾天經過位在東區的一間基督教書房,就進去看看有沒甚麼新書可以買來看,倒是發現一本最近在推的有關這幾年這麼重大的災害的回應的書,大致上翻了一下,用比較神學的方式處理了人的疑惑,但還是無法避免的會有這樣的懷疑跟苦情:「上帝為何讓這樣的事情發生?」關於這樣的問題,其實任何的答案都無濟於事,因為這是問上帝,若我們可以回答上帝的想法,那豈不是我們在某個程度就以為自己跟上帝同等了嗎?

[閱讀全文]

無限的感恩(二)/潘立中

BTPC這群可愛的羊群所活出的那種氣氛和感覺,我覺得最適當的形容就如我上次曾在石磐團契中所提過的:In Christ(在基督裹)的感覺。我覺得每次BTPC的聚會,都有一種特別的氣氛和感受。這是一種大家在渴求但不知道如何稱呼它的東西。我覺得最好的形容是「恩典」。

[閱讀全文]

與哀哭的人同哀哭/Mingku陳彥龍傳道

之前看電視的時候,不小心就轉到日本台的頻道,正在播出一部叫做「仁醫」的連續劇,當時正演著一位醫生在一個隔離的住家,然後受到當時村民的質疑,好像是懷疑他對於蔓延著村莊的病情的看法,認為他先前的方式錯了,原來當時的日本正流行著「瘧疾」,這在當時是很厲害的傳染病,而且會有致死的危險。

[閱讀全文]

無限的感恩(一)/潘立中

感謝大家來到Carol與我的家參加感恩禮拜。夫妻這麼多年, 一定有同感才對。對方心裏在想什麼,應該都可以清清楚楚。但是有時候,卻有奇怪的例外,當我跟她說我想請大家來一起做個家庭禮拜時,她竟然吃了一驚,驚奇於我這隻黑羊竟會有這主意。

幾十年來,她對我的誤會很深,以為我在教會只在打瞌睡。其實,我在教會眼晴閉起來,只有一半時間在睡覺,尤其是莊牧師來了之後,我在教會失眠很嚴重。

[閱讀全文]

沉默不是力量/TOTTORO

劉曉波先生和他的家人,因中國打壓,無法出席 12 月 10 日在挪威首都奧斯陸 (Oslo, Norway)的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典禮,最常被拿來比較的歷史記載就是 1935 年的和平獎得獎者德國人卡爾.奧西耶茨基 (Carl von Ossietzky)。這一位公開反對希特勒獨裁政府的德國記者,當時被關在納粹集中營裡,並被希特勒禁止前往奧斯陸領獎。五年之後,希特勒的軍隊攻佔挪威時,諾貝爾獎委員會前主席 Fredrik Stang 和 Gunnar Jahn 都被捕入獄。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