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我的叔叔,林仁泉弟兄/林尚美

感謝主!因你慈愛,我的叔叔:林仁泉弟兄得以安詳躺臥在你的懷裡。孩子不配,你卻揀選了我帶領他來認識你、倚靠你。人生難免有生老病死、勞苦愁煩,這一兩年,叔叔因癌症,身體漸漸衰弱,但主你是他心裡的力量,使他堅強、勇敢、喜悅的面對每一天,謝謝主,時刻與他同在、永不離棄。

[閱讀全文]

信仰的力量/Mingku陳彥龍傳道

上個星期受到很大的感動與鼓勵,我相信很多人一定都跟我一樣,有很深很深的收穫,看著歐奶奶一家人的互動,聽著歐奶奶一生的故事,真的就像希伯來書裡面所說的:如雲彩般的見證人圍繞在我們中間!這兩年來,跟歐奶奶的互動大概都是在星期三的查經班吧,她都會坐在電梯口出來的藍色折椅子,每次看到她就是很有笑容,不時地在翻閱聖經,原來在看講義上的經文的標記,後來知道都是那個位置,所以上到禮拜堂二樓就會先把椅子準備好,這樣歐奶奶一來就不用再去喬椅子了。

[閱讀全文]

曠鄉手記3:工作(第一篇)/盧悅文

俗語說:「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在曠鄉亦然。要成為曠鄉的志工,唯一的條件是必須在曠鄉停留至少一個月,而且以勞力換取免費的食宿。也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成為曠鄉的志工。寫信告知曠鄉想要參加她們的志工計畫的時候,還要同時附上個人基本資料,包含出生年月日、目前職業、怎麼知道曠鄉以及對曠鄉的期待。這些資料會提供給負責志工計劃的修女審核,思考與決定曠鄉對這個申請人而言是否合適。有的時候申請者的回答不夠深入,她們還會追問申請者並請對方提供更多的資料。

[閱讀全文]

最難說出口的話/Mingku陳彥龍傳道

學一樣技能或是甚麼事情,基本上是越學越精,越來越上手,所謂熟能生巧就是這個道理。我以前在學校學畫油畫,第一幅畫一看就知道很生疏,然後畫風很不一致,因為老師會幫忙在畫布上修改,到了第三、四幅的時候,在構圖上,或是用色上,都會比第一幅來的進步,而且會有自己一點點的風格出現。學打桌球也是一樣,從正手拍轉換學刀板拍,在手腕的使用上會有些不同,而反手攻擊的方式也很不一樣,到後來再去學「大陸拍」的方法,就是正手拍但可以兩面都貼皮,可以像刀板一樣直接反手進攻,起初很難抓到韻律,而且球的速度會更快,身體的協調也會一併進步,練習的越多,就越能跟上打球的節奏。學習彈奏樂器也是一樣,甚至在工作上的專業技能,也都是在不斷的學習過程更加成熟的。但我發現有一件事情,卻是不會在練習中進步,也不會因為經驗、年紀的增加而熟練,反而是越來越退步,甚至不會做了,就是「道歉」。

[閱讀全文]

1943年(昭和19年)四月春天,我們就讀青山學院女子專門部。


此時已接近二次大戰末期,那正是籠罩日本戰敗陰影的前夕,這種感受一刻一刻逼近,唯恐即將成為事實。


有人排斥基督教乃敵國的宗教,甚至教會學校校名也面臨改名的壓力。幸好我們入學開學典禮,官階海軍中將小野德三郎院長也是基督徒他向全校師生說:「如果有人反對基督教,請他離開本校,不必就讀此校。」這般勇氣凜然的證言,使當天與會的家父聽了十分感動,日後還常常津津樂道地說:「你能就讀這個學校應該引以為榮。」這話久久銘記我心。

[閱讀全文]

曠鄉手記2/盧悅文

來到「曠鄉」是禮拜天的下午。我用我的破法文兼英文跟接待處的修女解釋我是從台灣來的志工。接待處的修女不會說英文,幸好遇到來自泰國的志工Lit,她幫我跟修女解釋我是誰,同時幫忙把行李搬上Amandier樓頂樓最裡面的房間。房間外面有個用紙條列印著我的名字,這個空間是我在曠鄉一個月生活的落腳處。

[閱讀全文]

起雲劑和DEHP/Mingku陳彥龍傳道

這一場食品飲料添加物的風波,看來會對台灣的經濟有很大的影響,市售的飲料現在必須要有證明才能上架出售。到底甚麼是起雲劑?甚麼又是塑化劑呢?根據行政院衛生署食品藥物管理局的資料,起雲劑是一種合法的食品添加物,幫助食品的乳化,常添加在運動飲料及果凍,但也可能能用於優酪乳粉末等食品,合法的起雲劑不會使用DEHP,除非不肖業者為了降低成本及增加產品穩定性等原因,而惡意以DEHP取代合法的食品添加物。那塑化劑又是甚麼呢?塑化劑用在塑膠製品上,可以讓產品變軟、變得更好彎曲,適量添加是合法的,可是絕對不能用在食品中,且塑化劑有十多種,這次發現的是DEHP跟DINP。

[閱讀全文]

真是不一樣/阿嬤

3月11日,日本遭遇了百年來最大的災難:規模高達九級的地震與海嘯,吞噬了日本的東北地區。當時緊盯電視畫面的我震驚得說不出話來,想起出埃及記十五:7「你的怒氣燒毀他們像焚燒麥稭。你向海洋吹氣,水就堆積,像牆壁豎立;」看到後續許多人間生離死別的畫面,心頭不禁揪結得哭了。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