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耶穌復活那一天/郭榮彬 修中文詞:林仁惠

(一)耶穌復活時的記述文獻

1. 《馬太福音》第28章1~6節
過了安息日,星期日黎明的時候,抹大拉的馬利亞跟另一個馬利亞一起到墳地去看。忽然有強烈的地震,主的天使從天上降下來,把石頭滾開,坐在上面。他的容貌像閃電,他的衣服像雪一樣潔白。守衛們驚嚇得渾身發抖,像死人一般。那天使向婦女們說:「不要害怕,我知道你們要找那被釘十字架的耶穌。他不在這裏,照他所說的,他已經復活了。你們過來,看安放他的地方。


[閱讀全文]

從木棉花談現代英語之演變過程 /曾義治

這幾天,台北市街道旁的木棉花又掉落了。

首次接觸到木棉花,約在1965/1966年在台北當兵時,從牯嶺街買回的某一期半新英文版讀者文摘,中間有配上彩色木棉花樹的一篇文章。記得當時從未見過此種花樹,但查小字典一下就背起來了,至今未忘 kapok 這個單字,只是當時單字都是死背的。那時有越戰美軍顧問在台,所以當時有很多現均已絕版難尋的中文小說英譯書 (例如:《三國演義》The Romance of the Three Kingdoms,,以及《聊齋誌異》 Strange Stories from A Chinese Studio 等)。

[閱讀全文]

懷念林瑞隆牧師/黃傳吉

懷念上帝的同工,主的忠心僕人林瑞隆牧師;林牧師本科是法律,獻身當傳道,神學院畢業就到東門當傳道師,從1975~1980五年。林牧師處事嚴謹思考細膩,寡言又不善交際,外表嚴肅,其實為人隨和,不會計較唯講求原則說道理,本身生活很隨便,穿著飲食只求溫飽,有時流於隨便,因此身體一直不夠強壯。東門服事時與鄭有田長老千金鄭明敏相識相愛結婚。結婚時我協助他,當新娘車的司機,我去接林牧師出門,看到林牧師打了一條色彩不是很搭配的領帶,當場我就將我的領帶跟林牧師的對調。

[閱讀全文]

那個晚上,我聽到了/蔡尚穎

身為精神科醫師已經30年,每年在北醫醫學系高年級教精神醫學的症狀學也教了25年,真正的聽幻覺定義是:耳朵聽到外界不可能存在的聲音,可再區分現實感完整者,可以自己區辨是幻覺;現實感有障礙者會確信真有此聲音,甚至與它對談者,通常是精神病徵兆。

[閱讀全文]

從講道台到解剖台/蔡尚穎

我父親安息後,在他的枕頭下找到多年前預立的遺囑,他以初傳教時,因會友對他中傷萌生退意,卻有故鄉台南市民族路教會長輩鼓勵他的話作為遺訓,哥林多前書15章58節「親愛的兄弟姊妹,著徛在,呣通搖動。著常常盡力為主做工,因為恁知為主著磨做工一定bōe落空。」然後依其願追隨我母親捐贈遺體供台北醫學大學病理解剖研究。整整六個月後,2019年3月14日當天舉辦病理討論會,因早年我答應父親,他過世後寫一篇文章紀念他,因此以本文作為當天家屬的致詞,也讓所有對他認識或陌生的人,知道有一位在台灣傳教38年,想成為牧師,因為長老會規定,卻無法主持一場聖餐,無法為任何一位因他信主的基督徒洗禮的長老會宣教師,他平凡的一點點理念。

[閱讀全文]

急診室荏苒(下)/王嘉男

最怕無人傾聽
記得有一次夜間輪值半夜義工時,救護車送來一位近90歲的老榮民(台語俗稱老芋仔),他身體虛弱,說話含糊、腔調又重,且無親友陪同。急診室步調緊湊,護士們沒時間也沒耐心慢慢聽老芋仔說話,於是就指定現場與他年齡最相近的我,陪著他做檢查(抽血、X光、CT電腦斷層及住院手續等)。花了好些時間我才聽懂,這位老芋仔因為其他醫院拒收,聽聞馬偕是基督教醫院,較有愛心,才遠從新店,經歷了兩三次轉診,最後轉至馬偕。

[閱讀全文]

成為沒有牧羊人羊群的牧者/蔡銘偉牧師

經文:馬可福音6:30-44   


各位兄姊平安。今天我們所讀的這段經文,很自然的,我們的眼光會被所謂的「五餅二魚」這段記載所吸引。許多基督徒在讀到這個神蹟時,最關心的議題是,到底「五餅二魚」的故事算不算是神蹟?或者是說在「五餅二魚」的故事中,到底哪一個部分是神蹟。

[閱讀全文]

急診室荏苒(上)/王嘉男

自65歲公職退休(2009/01/16)後翌日,我就開始擔任馬偕醫院急診室志工,持續不斷近6年,才因身體健康因素在2014年結束志工生涯。當初決定做急診室志工,有兩個原因。一是陳建仁副總統夫人羅鳳蘋女士無言的感召,一是先母王劉○○女士(1915~1987,曾在1976~1986馬偕急診室多年受到良好的照顧,要感恩回饋)。陳建仁副總統夫婦兩人都是很虔誠的天主教徒,羅鳳蘋女士退休後,仍經常到台大醫院、社區、教堂等擔任志工,無私奉獻。羅女士身為副總統夫人,能如此放下身段,從未對人談起此事,總讓我感佩,忍不住覺得「低頭的才是稻穗,昂頭的是稗子(不好,沒營養的劣稗子)」。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