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忠心的勇士(1)/劉漢鼎

「忠勇要搭今天下午的班機回來台東,劉醫師你可以幫他從門診安排住院嗎?」2015年9月2日,和信派駐東基的專員佩玲問道。我心裡明白這是忠勇最後一次回來,回到猶如他第二個家的台東基督教醫院,他也即將在此走完在這世上的最後路程。
「好,我們盡快讓他安排入院,如果門診來不及,就讓忠勇從急診入院。」我答道。
當天下午,忠勇坐在輪椅上被推入診間,臉上掛著氧氣面罩,面色蒼白而疲憊,很吃力地說:「劉醫師,我回來了。」

[閱讀全文]

從秦始皇談聖經中的「虛空」/曾榮振

日前,東門學苑開學,首先登場的是林瑞隆牧師的課程,主題是「生.死.滅」,重點在於「虛空的虛空,生命的結局是什麼?」對此,頗有感觸,恕我由此說起。

西元前221年,是中國歷史的重要時刻。

這一年,秦國併吞了韓、趙、魏、楚、燕、齊等六個諸侯後,終結戰國時代的紛亂,建立第一個統一的國家。

[閱讀全文]

木頭印章與刺繡口金包/林士文

每年兒少營,教會每個人都可以做到的兩件事,就是「禱告」與「參與」。

講到「參與」,是需要一些勇氣。看到要做的事,心裡不由得浮起「我不行吧?從沒做過這種事。」、「比我厲害的人太多了,怎麼好意思去獻醜。」
我的想法是,當你被使用時,你的重要性及價值,是用其他人事物都無法相比的。

[閱讀全文]

寫在影音事工研討之前/林孟鴻

3月27日將舉辦今年度第一次的影音研討,此次舉辦的研討會,並不限只是邀請同工參加,因為教會影音的事工,除了主日禮拜外,各種週間的禮拜/團契的聚會/祈禱會等也都會用到相關的影音設備,所以如果能有更多有志的兄姊來認識影音事工的內容,一定可以有助於教會活動流程的順暢。

[閱讀全文]

那一年,認識愛我的上帝/曹齊軒

在我六歲那年,收到東門教會兒童營的文宣傳單,於是開始參加教會舉辦的暑假快樂兒童營,那時候我們家住在教會的後面巷子內,每個星期日,我們全家人都會聽到會友們在教會傳來唱聖詩優美的旋律,。

[閱讀全文]

上帝的愛補我破網(2)/林信男

美麗島事件
1979年底發生的高雄事件(美麗島事件),對我們家是一大衝擊。四弟弘宣被點名為代表台灣長老教會參與所謂「叛亂」的神職人員。那年某日寒冷的深夜裡,我們被急促的按門鈴聲吵醒。當我應聲開門時,由里長帶著警察及憲兵進來,說是要搜查四弟林弘宣是否藏匿在我家,逐間搜索衣櫃及箱子。而我們的樓上、樓下及屋外都早已站著監視的人員。往後的日子,在生活、工作、通信上,我都受到情治單位及警察人員的特別照顧。每次要出國參加國際學術研討會也都被百般刁難。五弟在美國聲援抗議政府對高雄事件不義的行為,於是他原本在美國求學期間被打小報告而列黑名單的罪名,就罪上加罪。甚至在母親病危時,由幾位在野黨立法委員聯名請求讓他回台灣見母親最後一面的訴求也遭否決。在這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的氣氛下,一群基督徒勇敢地站出來。他們每週聚會,關懷所有遭受此苦難的人及家屬。他們唱詩、讀聖經、代禱,並以實際行動拜訪關心受難者的需要。不管遭此困難的人是不是基督徒,都同樣表達關切之情。在戒嚴的白色恐怖氣氛下,這群基督徒實踐了耶穌「我病了,你看顧我。我下在監牢,你來探望我」的教導。主藉著讓我參加這些聚會與探監,使我恐懼的心獲得安慰。高雄事件及其延續下來的白色恐怖給台灣社會的心網捅了一個大洞,希望似乎要破滅了。我也曾一度灰心想離開台大醫學院的教職。感謝上帝,透過基督徒所表達主耶穌的愛,醫治了我們心靈的創傷,修補了我希望之網的破洞。

[閱讀全文]

我們哪來這麼多祖國? /李傳道專欄

曾經因為受了電影阿罩霧風雲的影響,激勵我想去了解一下自己家族的歷史,雖然不像霧峰林家如此傳奇,不過總是留有族䜊可以去翻一下。我們李家族譜在渡海來台的人物、事蹟考據比較有根據,因為來台之前的人物,大多都上溯至「隴西李氏」,只要是姓李的家族都會如此連結,照著祖譜再往上推算,則推到了李耳(老子)也是我的祖先了!數算來台的第一代,吾燕樓李家之開台祖乃鼎成公也,祖籍為福建省泉州府同安縣馬巷分府,堂號「燕樓」,來台灣後又因在淡水開枝散葉,人稱忠寮李家。1751年,鼎成公帶著新婚妻子來台,當時期大清帝國雖然頒佈渡海禁令,但這條法令時而開放,時而關閉。資料一查,1751年是禁止渡海的時期,如此說來,我的先祖冒險犯難也要來台灣求得生存的空間。他們來台灣後買地辛勤開墾,良田一畂畂,成為家族奠定根基。

[閱讀全文]

上帝的愛補我破網(1)/林信男

右眼又出毛病了
2016年2月2日我在睽別台大醫院眼科病房26年後,再度住院接受治療。這是我的右眼第四次接受手術。住院前幾個星期,我的右眼就斷斷續續會覺得有點刺痛,每天早上睡醒時也會有眼屎。住院前幾天情況惡化,1月30日晚上請我的女婿眼科醫師楊三輝檢查,發現問題出在26年前我右眼嚴重視網膜剝離時放置的扣環脫落。當時手術是用鞏膜扣壓植入術,將剝離的視網膜縫在放置在鞏膜上的扣環(buckle)。扣環經日積月累材質變化而脆弱腫脹脫落。楊醫師緊急將已脫出在外面的部分夾除,夾出來的碎片看起來很像果凍。但是還有留在深部鞏膜上的碎片必須進手術房才能處理。於是安排住院,並預定2月3日上午進行手術。可是手術前一晚,住院醫師在例行檢查時發現我右眼前房出血。經請示主治醫師楊教授後,住院醫師告訴我第二天早上若沒有止血,手術就須取消。若取消,就可能要等過完年再重新安排了。碎片留在裏頭不但會增加感染機會,等待重新安排也會讓新年不好過。感謝主,好在沒有繼續出血,2月3日順利完成清除碎片。回過頭來看,前後四次手術,後面的三次都是在收拾第一次手術的後遺症!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