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另一個自己(1)/謝美姿

上帝在創造以先,在基督耶穌裡揀選了我們(以弗所1:4)

  我在找到另一個自己的微聲中醒來,窗外的陽光正燦爛;感謝神的愛,如此奇妙又清晰地啟示我,要以此作見證和大家一起分享。

  幾個月前,惠卿鼓勵我投稿會友園地時,夏日正炎。氣喘病不時發作,雖不是很嚴重,身體卻極不舒爽,我因此找到拖延的理由。雖然如此,心裡總是牽掛。甚至在那天早晨,主親自出手,清楚告訴我,要分享天父的愛。但是,我似乎寫了太長的見證,心裡有所不安。神卻繼續催促,我聽見那潺潺流水流過心田,使枯土成為良田。而我父是栽培的人(約15:1)。想起林瑞隆牧師的勉勵,要我們做尊貴的貴人;將上帝賜給我們的福氣,藉著我們的分享,讓更多人也成為被上帝祝福的人(3/22東門週報)。因此,見證雖冗長,信仰又非微不足道。不安的心也就稍感釋懷。

  自1976年4月5日受洗至今40年了。如今回首,依稀可見悠悠歲月掠過身旁,也從中領悟領受上帝的愛是一個過程。從認罪悔改到單純信靠,對我來說,其實並不容易;因有主的話及聖靈的幫助,得以看見上帝數說不盡的恩典。也漸漸明白,多少年來靠著天父的愛,走過不平凡的旅程;那是突破自我,向神靠近的旅程;是走過千山萬水非我獨行的成長經歷,是找到另一個自己的旅程,也是得救的見證。

不完整的心有個空位,需要神才能填滿(王陽明牧師)

  在我成長的年代,深受傳統禮教,風俗文化的教化,還有父、母長輩身教言教所傳承示範的那真誠、憐憫的心腸。心裡雖早已認定,婚姻本是浪漫之外的現實。但當我結婚成為媳婦、人妻、人母後;發現身為女人好辛苦,女人所付出的一切努力和辛勞,彷彿都是理所當然。我開始對婚姻生活感到沮喪,感覺失去自己,失去安全感;明明已建立新家庭,卻像無家可歸一般,我找不到回家的路。日復一日,孤單和不平成為我內心的傷口,也是我無力挑戰的記號。我多麼渴望重新定位女性的溫柔,而非懦弱。生命還如此年輕,我渴望自己擁有美麗、溫柔、自信、自由;渴望人生圓滿幸福。但是夢想和現實生活總是這樣互相矛盾、衝突,我無力走出自己的無助。

我的意念高過你們的意念(以55:9)

  本來嘉卿和他的親戚合夥買下一個工廠,已經經營了一年多,他每週來回奔波於台北、竹東之間頗為辛苦,家庭幫佣又不能固定;我決定辭職以準備移居竹東。離職後也有了較多自己的時間。有一天收音機裡傳來葛理翰牧師來台佈道的一句話:「風隨著意思吹,你聽見風的響聲,卻不曉得從那裡來,往那裡去(約3:8)。」當時這句話像一陣清涼的微風,帶著草木的芬芳,吹開我的心扉,沁入心房,時時吸引著我回味芬芳。後來成為基督徒很久以後,我才恍然大悟,主在我認識祂以先,早已揀選了我,並且在那瞬間找到我了。真是神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啊!回想離職後的某一天,我在路上遇到同事許家尊老師,她忽然提起要邀我去教會,其實我和她並不很熟,只是點頭之交的同事情誼。那時候,我真以為好巧,我們是相遇在偶然呢?

在這之前,我從未接觸過教會;倒是在學生時代,曾和同學去過教堂望彌撒,很喜歡教堂莊嚴安靜的氣氛,優美的詩歌,也曾聽說過聖經是一部文學鉅作。帶著些許嚮往的心情,在當時我竟然就一口答應同事的邀約,並且很快就受洗了。《主斷開一切鎖鍊》是我受洗時所唱的詩歌,我用力唱著,滿心歡喜,連我的丈夫彷彿也唱得津津有味。當時,成為基督徒的我,心裡有一點光榮和驕傲,認為我信的宗教比別的宗教更文明,不是迷信的宗教。受洗,是個起點,我一心盼望著那一位能讓人得釋放自由的耶穌。懷著這樣的想望,欣喜地展開信仰的旅程,彷彿未來的人生,已幸福在望。

  在門徒之家受洗後,主日講道對我常有感動和激勵,弟兄姊妹們受聖靈感動,踴躍起身禱告,禱告內容感動人心;但是「禱告」這件事,把我嚇到了。對我來說,聖父、聖子、聖靈還是新鮮名詞,上帝仍在遠方啊!

  不料,不到半年時間,舉家移民海外。事實上,移民,從不在我們生涯的規劃當中。只有二個月的準備,我們就莫名其妙地到了阿根廷的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遙想台灣故鄉。如今想來,所走的每一個腳步都是主的帶領和安排。而在陌生的異域,主也早已為我們安排屬靈的家--中華基督教會。教會的講壇及弟兄姊妹們陪我走過許多美好、軟弱的時光,是我屬靈嬰兒的搖籃。旅阿的後二年,因對長老教會的認同,阿根廷長老教會又是我們的好友張郁男長老的父親所創辦,更因當時的趙信忄恩 牧師對神的忠誠一直為我們所敬佩。阿根廷中華基督教會及阿根廷長老教會,對我來說是骨肉鄉親,也是主內弟兄姊妹的情誼,就像親情一般濃厚,讓我在異國有了歸屬感。(待續)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