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馬遜雨林風貌(二)/曾榮振

位在赤道以南的巴西境內雨林,一個充滿壓迫性酷熱,在某些方面帶有敵意的星球,大自然所呈現的是一幅可怕的面貌,但人類卻永遠無法與之揚棄-世界上最大的「地球之肺」,它足足提供了三分之一的氧氣,萬物得以生存繁衍。

我三度探索這塊雨林,分別住在瑪瑙斯近郊、尼格羅河(Rio Negro,原意為黑河,是亞馬遜最大的支流,發源地在委內瑞拉)以及距瑪瑙斯約50公里遠的主流河道上游三個地方,生態世界各異,感受自然有別。

亞馬遜雨林,真如想像中陰森、黑暗、險惡以及充滿敵意嗎?或許正如我自己所想「這裡,容不下任何人類。」這塊流域被人稱為「綠色地獄」,只要穿越人煙罕至的大地,立即進入原始的蠻荒景象,裡面所有的活物都是致命的威脅。

隨著印地安導遊深入熱帶雨林,踩在滿是落葉的小徑上,蟲鳴鳥叫,發出各種迷人的聲響,彷彿是大自然的伴奏,增添無比的神祕感。漫步中,見到世界各地未曾見過的奇花異樹,鮮豔的色彩,怪異的樹幹,一片燦爛奪目。尤其是數百年巨木隨處可見,茂密遮日,高聳參天,樹頂就像一把綠色的巨傘,僅有少許陽光透射到地面,走在這樣昏暗的叢林裡,宛如置身一處幽冥世界的深處。因為雨量充沛,樹木生長茂盛,為了爭奪陽光,每種樹木都拼命往上「競高」,只要抬頭望上樹林,幾乎都是巨木,30公尺以上的大樹比比皆是。因此,「茂密而高聳」是亞馬遜雨林的象徵。

有一次,我發現數十棵銀葉板根,樹高40公尺以上,樹圍3 - 5公尺,稱得上是巨木。接著,又看見三棵龍血樹(Dragon tree),這是亞馬遜最大的樹種,想來樹齡必有數千年之久。後來橡膠樹也零星出現了,早在18世紀,歐洲殖民者在此發現,成為工業革命後劃時代的產物,塑膠尚未問世前,宛如黃金般的珍貴。當年,印地安人在樹幹上劃上一道切口,就會流出白色液體,很快變成黑色而堅硬,叫做「哭泣的樹」(Cahutchu)。

在亞馬遜,流域只是無數致命危險中明顯可見的一個,愈進入叢林深處,大自然呈現出愈多采多姿的風貌。從頭頂上繁茂的樹冠,到眼前嗡嗡作響的昆蟲,腳下深不見底的河水,處處平添不少奇妙和恐懼,遑論那些無數不友善的有害動物。

陸地潛藏的活物大致保留致命的成分,比方說各種毒蛇(巨蝮、矛頭蝮、響尾蛇),如果被咬,在數分鐘內即可喪命。牠們通常有三公尺長,晝伏夜出,有時蜷身樹上,伺機噴出毒液,是令人卻步的可怕生物。其實,最危險而普遍存在的,並不是毒蛇,而是群居的森林野豬,牠們的長牙像刺刀般尖銳,受到攻擊也是凶多吉少。其他如毒蜘蛛、毒蠍子、毒螞蟻、毒蜜蜂以及吸血蝙蝠都是。最大的威脅是蚊子,除了傳染瘧疾以外,還包括腦炎、登革熱、絲蟲熱等,都有可能令你一命嗚呼。

除了陸地以外,水面下更是令人毛骨悚然。

最令人膽寒的是食人魚(又名水虎魚),約為人的手掌大小,體型雖小但非常凶猛,牙齒尖而外突,往往成群結隊出動覓食,喜食腥味的生物。我多次坐船到深淺不一的靜止水域垂釣,發現只要魚餌(雞肉)放到水面下立即上鉤,可見整個流域都有牠們的蹤跡。

在二十多種食人魚中,大部分喜歡攻擊體型相近的獵物,如有血腥出現,很短時間內,數百條兇猛的食人魚洶湧集結,強健的下巴,鋸齒狀的尖牙,每分鐘可咬60下,口味不限,來者不拒,任何動物都會被快速肢解掉,從水鳥到猴子,甚至來頭牛也照解不談。我聽過太多關於食人魚的可怕故事,包括受傷的大人,落水的小孩,一旦成為牠們的盤中餐,河床上就多了一具白骨。因為嗜血的本性,老羅斯福總統稱牠們為「殘忍的小怪物」,實非浪得虛名。

其次,鱷魚也是亞馬遜容易致命的水底生物。

「等到機會吃掉你」,這就是鱷魚的代名詞。

鱷魚分成淡水鱷和鹹水鱷,現存23個品種,一次產卵30 - 50個,一般壽命可達50年以上,以青蛙、魚類為主食,攻擊性不強,通常不會主動咬人,只有尼羅河鱷,非洲鱷以及緬甸溫暖海島的鹹水鱷是例外。

亞馬遜流域住著眾多鱷魚,就是人們熟知的凱門鱷(Caimans),牠們是這座廣大雨林的暗殺大師,集合了狡猾、陰狠和冷血於一身。說穿了,鱷魚不過是利齒、大顎和鐵胃的組合,咬合力為人類的20倍,並以自然界最強大的尾巴作為推進器。牠抓到什麼就吃什麼,而且吃下去幾乎都消化得了。

據說,鱷魚的要害是眼睛,其他身軀可說是刀槍不入,危急時用拇指按住其眼睛,便可乘隙脫逃。如果真是這樣,對不起,你可能早已粉身碎骨。

如果有一天,你在鱷魚出沒水域停得夠久,或是距離河岸夠近,伺機而來的鱷魚可能瞬間撲來,被拖走的就是你,只要攻擊得逞,通常不會留下任何蛛絲馬跡。大人小孩不用說,即使渡河的野牛、斑馬、羚羊甚至長頸鹿,一樣照吃不誤,連一絲漣漪也不見。

雨林內沒有公路,唯一的交通工具便是木製機動小船,或大或小,在無垠的水域奔馳。作為觀光客,都會安排一場抓鱷魚表演。天黑後出發找獵物,印地安導遊以強力探照燈照射遠方水面,在一片寂默中,船在河岸繞了幾圈,萬籟俱寂下,瞄準鱷魚露出水面的眼睛,瞬間抓住一隻40公分長的鱷魚,肚皮柔軟,背部堅硬,大家合照後拍牠幾下放生。想來,牠不幸被活抓的奇恥大辱,恐怕要痛苦好長一段時間。

看日出,相信人人有經驗。然而,我在亞馬遜河面第一眼看到日出時,完全被眼前美景震懾住。2015年6月一個清晨,我偕好友6人自茅草屋旅館航行到開闊水域,幾分鐘後看來剛好一公尺的橙黃色太陽,正從遠方的水平線上冒了出來,大片天空呈現的彩霞,繽紛燦爛,大家欣喜若狂,如癡如醉,頓時驚叫聲不絕,劃破寂靜的水域。當時以水平面看,令人感到朝陽冉冉升起,水面映照著青翠欲滴的倒影,無論任何人看了,都要感到翩翩欲舞。

的確,酷熱中的雨林,如今回味起來,朦朦朧朧有如一團謎霧。還好,幸運之神總是不時降臨,那些獨一無二的體驗,為自己鋪陳了「生命的喜悅」。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