貪財,萬惡之根-從全球最窮總統說起/曾榮振

最近,一則不起眼的國際新聞在我看來卻極具震撼力。

南美洲烏拉圭第40任總統何塞•穆希卡(Jose Mujica)當了五年總統後,本年3月1日任滿下台,告老還鄉,繼續過他的農村生活。

2013年,《經濟學人》稱穆希卡為世上最窮的總統,一點兒也不誇張,仔細瞧瞧,原來是這樣的:
現年79歲的穆希卡出身農家,在60年代投身左翼革命,反抗當年的獨裁軍政府,先後在監獄關押14年。1995年起,當選國會參眾議員,2010年代表執政黨「廣泛陣線」參與第二輪總統選舉,最終以52.6%的得票率當選。

他曾經是左翼游擊隊成員,在2009年被公推參選總統時,曾婉拒說:「要我當總統,簡直就像教豬吹口哨一樣困難。」此話傳誦一時,卻以高票當選。
2010年3月1日就任總統後,拒絕入住總統官邸,選擇與妻子居於首都附近一幢農舍中。他說:「那比蹲過14年的牢房大太多」,同時還拒絕隨扈和防彈車接送。
穆希卡上任立即宣布,把自己13,000美元(新台幣39萬元)月薪捐出九成,供作遊民慈善基金,五年如一日未曾改變。他甚至說:剩下的錢已經夠用,且還有很多同胞連這數目都賺不到,將來更計畫要把部分退休金捐出。

夫妻住在殘破的農舍,自己每天開著車齡25年的金龜車上下班,經常遇到攔車路人,開車門一看,駕駛竟是總統。驚訝之餘,人民口耳相傳,成為最受愛戴的總統。

這位異類總統週休時間還會整理菜園,帶著一頭三腳犬出門蹓躂看球賽,沒有保安也不打領帶,身上更找不到一件名牌精品。
財產申報令人難以置信,一棟不值錢的農舍和兩塊農地,兩輛1987年福斯金龜車,兩台拖拉車,加上銀行不到20萬美元的存款。
以上種種,在世界媒體之間幾經流傳,為他換來震耳欲聾的掌聲。有人稱他是「全球最窮的總統」,也有人誇他「拉丁美洲最受歡迎的總統」。對此,穆希卡回應:「我不窮,說我窮的人才是真窮。說我只有幾樣東西也沒錯,但儉樸卻使我覺得非常富足。」

他的清廉,使得全世界進出講排場的政治人物汗顏,清貧生活為他帶來極佳的國際形象。然而穆希卡解釋:稱他為窮人,是源於大家錯誤理解財富,我並不是「最窮」總統,最窮的是那些需要錢去過生活的人,所以我捐錢給需要幫助的人。因為我的歷史孕育了我,有一陣子我只有一張床墊已經非常快樂。
像穆希卡這樣「謙虛而率直」的總統,始終維持平民作風,難能可貴之外,確是世人的典範。被譽為「南美瑞士」的烏拉圭,社會安定的力量之一就是領導人的決策。在他任內,國民所得大幅提昇,失業率6%以下,民意基礎65%以上,政績算是亮麗耀眼。

由此令人想到,原來清廉並非緣木求魚,能為而不為也。相對之下,台灣沸沸揚揚的諸多官商勾結事件,例如黑心油、美河市、航空城...在在源於一個「貪」字,重挫政府形象,儼然貪腐之國。聖經說:「貪財是萬惡之根,有人貪戀錢財,就被引誘離了真道,用許多愁苦把自己刺透。」(提摩太前書6章10)又說:「美名勝過大財,恩寵強如金銀。」(箴言22章1-2)便是給有貪念的人一個當頭棒喝,引以為戒。

人一生下來,就有「人生的路」要走。但要怎麼走,如何留下好名聲?宋朝才子蘇東坡所寫的《西江月》曾說:「世事一場大夢,人生幾度秋涼?」意思是說「人生如夢」,就如秦始皇還是要死,半點江山都帶不走一樣。

因此,難怪所羅門王在聲威遠播,登上榮華富貴的頂峰之後,驚覺:「虛空的虛空,虛空的虛空,凡事都是虛空。」(傳道書1:2)顯示萬事盡屬虛空,沒人能解的無奈,普天之下人們共同長嘆:「人生何去何從?」--戒貪,求得平安喜樂,如同穆希卡一般,生命光輝富足,直到永遠。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