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爸爸之間的小故事/陳詠文

小時候比較有印象的事,是爸爸在味全食品公司上班,所以,家裡常常有新產品可以試吃。爸爸也會帶我們去各地營業所,那裏有很多飲料可以喝。平時晚餐後,爸爸會帶我跟弟弟去附近散步。因為每次都走同一路線,跟路上的店家都很熟識,常常可以看到或玩到很多新奇的東西,順道喝蛇湯也是基本行程的項目之一。爸爸也會講故事給我們聽,我最喜歡聽的故事是¬:跳破芭雷舞"鞋鞋"的女孩。爸爸用台語訴說西方公主與王子美麗的愛情故事,現在想起來很混搭。

上中學後,通常爸爸出面就是有男孩子要跟我做朋友。曾經有一次,有個男生會到樓下等我上學,所以我索性一大早6:30出門。爸爸就只好在出門上班時,扮黑臉跟他說 : 「詠文已經去上學了,不要再來了」。還有一次是我上大學後,決定跟我老公士正交往,我想我應該跟我爸媽說一下。媽媽感覺蠻開心的。但我好像記得爸爸一邊看報一邊淡淡地說 : 爸爸是沒什麼意見啦,啊不過妳擱少年,會使 (ē-sái) 考慮多交幾個看麥( khòaⁿ-māi)......。

誰知道我就這樣跟士正交往了八年。結婚那天,男方來家裡迎娶時,大家都很開心。但是最後媒人禱告時,我爸突然哭到話都說不出來,最後只勉強擠出一句:「士正,你兜(tō)愛給阮惜(sīo)」。我也是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但事後想想,當時我已經在新竹工作多年。真要說嫁出去,也只是嫁到走路只要20分鐘,公婆都很疼愛我的另一個家。

長大後第一次好好地擁抱爸爸,也是婚禮那一天。當他把我的手在上帝及眾人面前交給士正的那一刻。

認識我的人應該都知道我很愛漂亮,這事我想是遺傳自我的爸爸。他退休以後,會幫我接送他的寶貝孫祈一、祈双上下學,每次出現一定都穿戴整齊。不只打領帶還會搭配帽子。我們常開玩笑說,好像董事長來我家上班一樣。

台灣意識應該是我爸爸很堅持的事。祈一、祈双小時候的第一語言就是台語,他們剛上幼稚園都聽不懂華語,老師都覺得稀奇。現在他們跟阿公阿媽講話也都是用台語交談。那時在台灣坐計程車,司機聽到祈一、祈双用流利的台語跟阿公交談,都會稱讚連連,這應該是我爸最得意的事。以前住在台灣時,爸爸也會教祈一、祈双唱台語聖詩。每次主日學獻詩,當兩個大字不識的小朋友,用道地的台語高聲地吟詩,台下的會友都會伸長脖子看看是誰家的孩子。

搬到澳洲後,因為我爸覺得澳洲很無聊,所以都不想來。還好有Skype,所以仍然可以常常聯繫。我希望上帝繼續看顧我親愛的爸爸,天天平安、健康、喜樂!
爸爸!父親節快樂!

p.s.我們在國外的日子,謝謝大家對我爸媽的照顧。歡迎您們有空組團來澳洲一遊喔!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