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實現我心愛的客家-(長老教會宣教150週年紀念感言)/黃美卿

我的母親是新埔人(新竹),父親是桃園閩南人,從小聽到對客家人輕蔑話語"客婆仔、客人仔",引以為恥,被欺負侮辱,但父系的社會,又覺得還好父親的關係,我是閩南人呀,不是客家人,處在矛盾的衝突裡。

奇妙的是因血緣的關係,我很愛學客家話。在市場遇到阿婆蹲在地上賣菜乾,我會上前問:「幾多錢?」對方常驚訝的說:「你怎麼會講客家話?」我就很自豪說媽媽是新埔人,自家人啊,阿婆又多給我一把菜乾並說:「恁會相惜(AN VOI SIONG SIAK)」這句話是我最喜歡的寶貝,是其他族群都沒有的。

我參加客家聖經感恩禮拜,在交大禮堂,興奮至極,感動到想大哭一場,那個感動還一直留到今天。看到加拿大籍的大鬍子牧師麥昱道花二十六年到以色列希伯來大學學習,克服客家羅馬字四縣腔口音。感謝主,在2012年4月22日,出版了客家聖經,因我愛客家的緣故,已經可以琅琅上口了。

過去一直懷疑,為什麼原住民十四族早就有原住民族的聖經,而客家竟被遺忘?當我發現巴克禮在1885年七月在屏東二崙客庄遭人撥糞,仇視外來宗教。主啊,客家人大大得罪祢。主啊,我們要尋求祢的面,遠離我們的惡行,祢必從天上垂聽,赦免我們的罪,醫治我們的地。現在我們已經選擇這殿,分別為聖,使祢的名永在其中。當年,地方上的敵意逼得宣教師放棄二崙教會而遷到內埔,一直到1951年,長老教會才在竹田設立教會。一直到1981年,南部客庄宣道會在竹田設立「巴克禮博士二崙蒙難紀念碑」。

每個星期六早上,我參加雙和崇真堂的聚會禮拜,牧師帶我們到南投縣東埔,羅娜,國姓,卡度,魚池等地區進行短宣。原來原住民需要客家來協助,語言工作是這麼重要。原住民需要客家,我們客家更需要原住民。

非常感謝長老教會,先人,傳教士在高山上建立堅固宏偉寬闊的會堂,讓我看到神所看的以及神所愛的。客家要回家,回到阿爸的家。

今年8月26、27、28將在竹北喜來登飯店舉辦全球客家大會,將請原住民牧者及傳道人在台上唱客家回家,你是東方的猶太人,真有意思,神的心意竟與原住民綁在一起。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