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外的陌生人/吳得力

因為感到自己有偏執的危險;決定放手一搏地禱告:「主啊,是你要我這樣做嗎?是我自討苦吃逞英雄,要人的讚賞感恩?還是真想榮耀祢?」禱告後,仍舊害怕上帝會帶我到不想去的地方!窘迫得很,卻也明白:非這樣面對主不可,沒有退路了。內地會宣教士阿婷,阿娟,阿惠,阿真留給活水泉的,「歡迎酒醉者參加禮拜」的使命;起初,那在我心中是充滿基督的香氣的美事,如今做來,真像是拿石頭砸自己的腳,有點血肉模糊(會痛;不知道為何堅持如此?)。

一位弟兄說,怎麼樣可以讓這些醉人好好地聽道;不會激發眾怒?我答:「唯一的解決辦法就是,從今天開始,宣佈:〝活水泉禁止酒醉中的人進入〞。」我微笑,對自己的靈巧有點得意。另一位弟兄說,為甚麼聚會一定要安靜?既然歡迎了酒醉者進來,就得學會與酒醉的人一起敬拜上帝,這就是活水泉教會的命! 2015/1/9。我們的第二場戲。

「人家○○;同樣是基督教會,他們就可以做到讓喝酒的人不敢靠近那教會週圍!為什麼活水泉就是做不到,反倒要歡迎酒醉的人進來。」J仔如此說得眼大臉紅脖子粗。「他們那樣做也是對的。我們這樣做是為了表明耶穌與罪人一起吃飯的榜樣。我們,他們,各自表達出基督信仰的豐富。好比不同的家庭對於自己的孩子有不同的養成思維,與傳統吧。」我試著不當他是在挑釁,沉住氣地答,把自己與淑華說得像個父母似的,有點難為情;邊講邊想,差一點講不下去。事後,淑華說我好有智慧,讓我愉快不已。

散會後,為了廁所內的人不出聲回應他的叩門聲,J仔對王先生吼叫,被我們勸了下來。接著,見老酒仙在戲中喝了幾口酒,戲後後還頻頻說笑炫耀,J仔過去摑了他一巴掌;長腳早已動手打了老酒仙的頭。J仔雖說願意認打人的錯,仍執意怒吼追究老酒仙的錯。我們輪流勸阻J仔的同時,企鵝拿起腳下的一隻鞋,要往老酒仙身上丟去,被我們制止了。

一位路人將上述過程用手機給錄了下來。得力,俊璋上前表明,「希望你不要流傳這段影片。」我們亦拿出手機拍他;他說,我所站之地屬於公共區域,你們無權干涉我。J仔被我們勸走了;錄影者漸漸地柔和下來,並在得力眼前,刪除了影片與照片。他說,我原來是要進來聽道的,卻被你們這樣的混亂給嚇到。

涼風徐徐,得力站在門口,回想著這些人事震撼。有位弟兄說,若是上帝的旨意如此,他必定會使這事件發生吧,我們不要絕望。我苦笑,沒有回應。

晚禱中,得力召集在場同工們約有7人,與長腳,企鵝,醉兄,醉弟。薄醉中的長腳冷靜地直指,「牧師,就是你太軟弱,才造成這樣的混亂。我確定這是你的錯。」

伶牙利嘴,清醒的醉弟說,「有好戲看,真好。不是我惹的喔。」「對,你今天沒有暴怒,有進步了。」我自以為幽默,想遮掩我的自憐怒氣。

紅著臉的企鵝說,「我是不容易生氣的人,竟然也被他(老酒仙)惹火了,牧師,你看,這種人過不過分?!」(我想了好幾次,他到底有沒有酒醉?)

醉兄搖頭晃腦地說了一堆酒話,大意是說,「得力,你到底會不會帶領教會啊! 」

得力:「我讓老酒仙在戲中喝酒,本來是要藉著演戲,就把他的酒瓶收下來,戲中,他是交出酒瓶來。戲後,我又把酒瓶整個還給他了。我的軟弱疏忽,請大家原諒我。」

大家沉默不語。輪流禱告結束後,我鼓勵弟兄擁抱弟兄,姊妹擁抱姊妹。尷尬的是,我被晾在一旁。我嘗試著把自己與眼前,參與今晚這場混亂的人給隔開來!他們明顯的自義,暴怒,放縱,無憐憫。而我,是那個遵循耶穌基督榜樣,並根據聖經,給予他們循循善誘的好牧師。在活水泉裡面,多是我在想著怎麼「幫助」他們!他們才需要我幫助他們跟隨耶穌吧!我哪裡會需要他們「幫助」我跟隨耶穌呢!?我過去用左手圍抱著醉兄的肩膀。噢!那驕傲的得力。活水泉這個地方,正是治癒這份驕傲的好地方。2015/3/8-14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3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