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誰的牧師?/活水泉教會吳得力

「一般學校與特教學校可以把學生按照智力,品德,分班教育;基督信仰的『知識』,或許可以分開教導,但基督信仰的核心,是上帝呼召我,去與我所討厭的人在一起,學習尊主為大。哪那些討厭的人?我指的只有露宿萬華街頭的一小群人而已。目前,我僅僅願意被動地接受那些自己來的;並不會主動地去找身邊所有我討厭的人。我的靈魂極其卑微有限。」

到底要不要把酒醉的人,與一般的人分該時段,設置專區聚會時,我這樣想著。

後記:大約是我來活水泉的前三年中(1999年開始來實習);某個晚禱中,前一封信《我是誰的牧師?(1)》提到的陳先生,對上帝講了幾句話後,說:「你們這些人哪,不要把這裡當作吃飯的地方啊,要多學著作好人哪!」看他開始在罵人,我趕緊說:

「禱告是對上帝說話,請你不要在眾人面前罵人。」我是帶領人,自認理直氣和。
「(髒話)。啊,你是怎樣?我這樣講,你不爽嗎?......。今天,若不殺死你,我就不是木瓜園的 tōa-kho͘-ê (大胖子)。」木瓜園是一色情茶室;距離活水泉約有50公尺;陳是那裡的保鑣;常經過活水泉的門口,便好奇地來聚會,與郭寧惠(阿惠),林廸真(阿真)宣教士有認識。如今,這個茶室所在地,正在興建豪宅大樓。

眾人散去,我站在原地發愣!腦中一片空白。他衝向我;阿惠,阿真俐落地,硬是把他矮肥身軀,往門外擋出去。這時候,她們其中一人才回頭來,要我去廚房避一避。這時,我才開始在那個櫥櫃後面,認真地為了陳的狂言穢語,驚悚,懊惱起來。

「我想要對陳先生說:『上帝讓我明白,我在眾人面前沒有尊重你,應該私底下對你說的,而不是用麥克風講;請你原諒我。』」阿惠,阿真繼續擋住陳,讓我說完。之後,便關起白色格子鋁門,我們清潔會場。陳持續地在門外叫囂,終於悻悻然地離去。

大約三天之後,陳回來活水泉;主動拉起我的手,說:「小吳啊,你是我在艋舺最好的朋友了。謝謝你啊。」我眼裡泛著些許的眼淚,說不出甚麼話地與他握著手,持續了好一會兒。他便轉身離去;從此,我沒再見到他。

2014年11月,從三重到艋舺,他高興地來找到活水泉;坐在桌旁嚼著餅乾,突然憶及往事之後,我們開始說,咱是老朋友了。他瘦了,不再是「 tōa-kho͘-ê」了;靠臨時工過活,舉起工地的出入證給我看,豪氣地說他可以介紹人去他的公司找工作。
2015/1/20,陳先生與黃弟兄吵了起來!另外一位站在旁邊看的弟兄也被他追罵。我們擋住他。找不到工作,心情差,喝了點酒,不是故意要鬧的;他漸漸平靜的說。禮拜中,他站起來禱告,說,感謝上帝給我們這個地方來聽你的話語,好讓我們認識你......。他站起來禱告的那個樣子,讓我想起當年他被我指責的那一刻;差一點點就過分之前,他就轉向感謝上帝了。我鬆了口氣。

講道當中,陳先生數次舉手說,我們要聽上帝的話語,你不要一直講「道理」,你要講到底發生了甚麼事,......。心裡尷尬臉上無光之餘,也明白了,他是要聽「敘事」!喔,原來使徒行傳十三16-23,有許多以色列古事,是我們這些朋友沒聽過的。當我開始把以色列人出埃及,在曠野漂流,迦南地戰爭的某件人事物敘述出來;他開始點點頭,接受了。事後,有人說,這人真是囉嗦吵鬧,安靜聽不就好了嘛!

他不安靜,卻很專心聽,才會發問!深刻地把握聖經的核心與細節,接受針對經文的提問,流露憐憫,是我們跟隨耶穌所需的跨界腳步。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9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