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異恩典,顯在我身 我看電影《上帝的男高音》/姚孟昌

有幸在1月10日這天與近千位影迷一起參加《上帝的男高音》(The Tenor - Lirico Spinto)台北浸信會懷恩堂的首映會,並聆聽南韓聲樂家裴宰徹與日本歌劇經紀人輪嶋東太郎親自述說的生命故事。

作為一部商業片,《上帝的男高音》絕對有他吸引觀眾的元素。片中盛大華美的劇院佈景、優美動聽的義大利歌劇選粹、布幕前後的夢幻與現實、兩個男人奇妙遇合後展開的兄弟情誼、夫妻間甘苦與共、小助理的音樂熱情與對人情世故的白目、怪醫黑傑克般的回春妙手、還有令人意想不到的劇情起伏。讓這部真人真事改編的電影,未上映就已先聲奪人。從主人翁的親身見證中得知,其實這是一部企圖與每位觀眾進行心靈對話的電影。

裴宰徹在演唱事業如日中天之際,一次排練歌劇《唐‧卡洛》(Don Carlo)時,感覺喉嚨不適,經診斷為甲狀腺癌且癌細胞已擴散,切除部分聲帶後,他喪失了正常講話的能力。在邁向事業頂端之際,逢此變故,這種刻骨銘心的痛苦,豈是歌劇中的詠嘆調所能描述?

裴宰徹經歷此一不可逆轉的悲劇時,肯定沒想到竟會經歷上帝的大能作為。在他人眼中,裴宰徹的生命樂章已被劃上休止符,孰知上帝卻為他另譜新頁。

經紀人輪嶋東太郎遍尋名醫,終於找到聲帶重建世界權威一色信彥,只是一色醫師不僅高齡77歲,且早已封刀。在經紀人千般懇求下,方纔決定與兩位主人翁一起接受挑戰。在手術中,一色醫師為裴宰徹重建後的聲帶調音時,要他隨口哼唱。此時裴宰徹唱出聖詩《祢真偉大》,這曲子正反映他內心禱求:「若能重新擁有聲音,我定要讚美上主的奇異恩典與創造之功。 」

舞台曾經是裴宰徹的全部。他以為只要努力就可以獲得掌聲與成就。當他被迫退出舞台,交出專屬休息室時,他如行屍走肉,生趣全無。此時上帝提醒他:「生命在神,人若不以神為主,生命就失去意義,雖生如死。相反地,人若能交出自己人生舞台的主導權,生命將如新曲展開,並且更可與世人一同頌讚主恩!」

裴宰徹曾經認為天賦美聲可為自己賺得財富與聲名,豈知命運擊打他的意志,挫敗他的驕傲。當上帝恢復他的聲音後, 他終於明白自己身屬上帝,聲音也當獻給上帝。於是他就成了《上帝的男高音》,由衷為主唱出生命的詠嘆調。

看到電影中的裴宰徹重新站上舞臺時,我不禁潸然淚下。當電影結束,燈光重新亮起時,我看到兩位主人翁也是眼淚汪汪,感動地彼此相擁,內心更感動到忘情地鼓掌叫好。

一色醫生只能重建聲帶, 卻對已經痲痺受損的橫嗝膜麻痹無能為力。事實上裴宰徹再也無法回復他在全勝時期的聲音。今天的他卻更珍惜在舞台的每一分鐘,真誠用心地把聲音獻給聽他唱歌的人。

我們的人生不也是如此?每個人奔走勞碌,無不希望可以站上舞台發光發熱。只是我們真能掌握自己命運? 若不讓造物主在自己生命中居首位,我們又能奈命運何? 這就是我從裴宰徹身上學到的功課。

這是一部不說教、不古板、真真實實、有笑有淚、兼具娛樂與教育意義,且還會讓你一再回味的好電影。絕對值得您帶家人朋友進電影院一起欣賞。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