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的愛使我們相聚在一起(三)/馬宇霖

PCT日本311海嘯重建義工團(2013.8.25-9.04)

和日本人的談話中,不管是災民或是義工,他們的話語中都流露出一種難以抹滅的記憶,那個記憶充滿悲傷,充滿著質疑,我都試著讓自己用日本人的想法去看一切事情,讓自己能夠感同身受。日本志工大多待三四天即離開,所以我們有很多機會可以和來自日本各地的志工交流,雖然都半懂半猜加上比手畫腳分享自己國家的文化與想法,但絲毫不減彼此亟欲互相認識的熱情,這跟中心一再強調的「Slow work」不謀而合。所謂的Slow work是希望大家透過慢慢勞動來增進彼此之間的情誼,不管是工作中與其他人的聊天互動,或是休息時與業主家的互動,在慢勞作中體驗人與人之間的連結,是最重要、最需要經營的部分。因為愛,使我們相遇,台灣和日本人攜手為海嘯地區重建工作而努力,那種感動,那種機遇,是可遇不可求的!

我很高興幾乎所有去年我服務過的家庭都記得我去年來過,也都很關心我,喜歡用日文一直問我問題,雖然聽不懂,但是我都會努力生出答案來。另外,EMAOUS中心的工作人員也都記得我是去年的義工,對於我今年又再度到日本為重建工作努力感到非常高興。有別於去年,今年我獲得了一樣意義非凡的禮物,這是一封組合屋長輩用日文寫給我的信,他有整整五頁長。黃哲彥牧師的父親黃長老告訴我,那些長輩是真的深深受到感動才會寫信給我,要我珍惜這樣的機會,這個禮物非常難得,他說:災民都很感謝木工團的援助,但是他們重來沒收到這樣的感謝函。

和日本人相處的過程中,雖然相處很愉快,但是有時會讓我覺得心有餘而力不足。像在Sharing的時候,我時常沒有辦法了解他們的想法,因為所有日本人不可能為了我一個台灣人而翻譯,然而換我分享的時候,有時候又沒有辦法用英文讓別人了解我所要表達的東西。我是真的很希望別人能夠聽聽看來自不同國家,而且來了不只一次的心得。因為我們台灣團幾乎沒有參與日本人Sharing,所以日本人真的很難聽到台灣人的分享。

這次離開台灣之前,我和大家分享我去年的日本義工經驗,我用堅定的眼神告訴大家:「這趟旅程,用心去看,你會發現真正的自己。」那時,想讓大家知道是什麼感動讓各位能不辭辛勞地想要到日本災區服務。經過了這十天的時間,相信大家都跟我一樣,曬黑之餘還找到了很多只能意會而不能言喻的感動;欣賞美景之外還露出更多笑容,付出之餘還得到更多的收穫。

旅行是我的最愛,因為透過旅行,可以對自己做最深層的探索,去認識這個世界的同時,也可以了解到最真實的自己,不過旅行只是短暫的體驗,成為海外志工,可以成就一邊旅行,一邊工作,一邊生活,一邊體會,一邊學習,一邊成長,一邊奉獻,一邊經營。確信這樣的旅行方式一定會成為我人生中一段不可抹滅的生活體驗,並且開闊我的國際觀,拓展我的見識與視野,學習用一種全新的態度與想法去面對往後人生中更多、更艱澀的困難與挑戰;走出去海外,我們見到了這世界,也讓這世界見到了我們。義工服務雖然很有限,但最重要的是能從中學習轉換、突破內心的掙扎,真正展開國際、生命的宏觀,並以一顆歡喜心來面對每一件事情。如此,人的生命價值就會更加亮麗!

短短兩週之中,我們所做的到底能改變什麼?也許如同蜻蜓點水般,只能劃出一圈淺淺的漣漪。但感謝上帝,使我有機會在他們的生命中最難過的時候出現,帶著上帝滿滿的祝福、愛和喜悅,陪伴他們並為他們禱告。(全文完)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6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