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丟書,我們還能做什麼?/阿布思

九月,也許是氣候關係,人心情緒波動起伏很大,小到個人感情、大到事關國家主體性的威脅,都能引起暴風雨式的波瀾!

先是馬總統26日晚間參加完一場國際歡迎晚宴後,準備離開時遭到一名中山大學社會系的學生顏銘緯,高喊「台灣中國、一邊一國」就朝馬總統丟書,結果這本書先是擊中隨扈的肩膀,接著打中馬總統右腹,當場一片混亂,而這名丟書的大學生,隨即遭維安人員架離。顏銘緯表示他是因為不滿馬總統接受德國媒體專訪時,提到的兩岸統一言論,才會對總統丟出一本書,而書名就叫做《被出賣的台灣》。28日,香港民眾爭取特首「真普選」,凌晨發起「佔領中環」行動,中國和香港政府強硬以對,出動警方進行一波波強力鎮壓,但抗爭群眾不但打死不退,還愈打愈旺,香港學生組織、教育界及勞工組織並共同展開大規模抗議行動,以罷課、罷教、罷工、罷市響應民主訴求,「抗命不認命」,香港全市的佔領運動在激烈的警民衝突下遍地開花!

無獨有偶,香港與台灣的威脅者都是中國,抗議的行動不同,但是都激烈地表達了我們不願屈居中國之下被當成傀儡。德國神學家潘霍華曾說:「勇於做正義之事, 不要只是癡心妄想。豪邁地抓住現實, 不要盡迷惑於美夢。」然而大部分的人面對不公義,最多在臉書上貼一些文章,發表一些感想,用文字表達公憤;或者參加街頭遊行、示威活動表示支持;勇敢一點的就直接正面衝突。但是很多時候我們的聲音只能延緩事件發生的速度,因為這些國家機器會利用他們最多的「時間」〈沒錯!看公部門的辦事效率就知道〉和「金錢」,消彌這些反抗的聲音。最可怕的是國家機器讓我們在不知不覺中都成為不公義事件發生的共犯!
因此,我們必須思考該如何做。同樣是爭取獨立,近日的蘇格蘭公投事件卻讓我們看見不一樣的思考行動,全世界最想要獨立的蘇格蘭人公投結果竟然是獨立派失敗,因為蘇格蘭人知道即使他們獨立後,過得不會比現在好。這背後當然也牽涉很多政治經濟利益的因素,只是從香港到蘇格蘭,再看看台灣,我們除了丟書,還能做什麼?

中國與英格蘭是不同政治體的國家,操作手法也不同,對香港和台灣而言,除了做短時間激烈的抗爭之外,我們更需要長時間的「革命」行動,簡言之,就是為「可以在國際間以台灣之名參賽的那一日」做預備,包括人心的改造、政治力量的改變、民主教育的形塑、公民素質的提升、爭取國際間的支持等,令人興奮的是,這些事情在教會都可以做!教會不是只是一個提供舒適空間做禮拜的地方,而是一個信仰與人生啟蒙的地方。待有朝一日國家領導者換人時,才能夠水到渠成。否則,再多的抗爭,若沒有前後穩定持續的全面性革命行動時,都將只是曇花一現而已。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