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討厭的人來找耶穌/活水泉教會 吳得力牧師

11/2;大約18:30。在捷運站出口,一位兜售筆的青年先生引起我的注意。

他向進站,出站的人,舉起他的筆到每個人面前(還有另外一個小東西,我來不及看清處是什麼?),口中唸著:幫幫忙,幫幫忙,...。他雙腳健全,右手臂只有胳膊。在不同的人面前,快速移動他的粗壯身軀。在一波波的人潮中沒有任何收穫之後,他氣餒地往站外方向走。我與淑華,成加慶弟兄,在他的身軀前後,一同往前走。我們都是稍早婉拒過他的人。

這時候,因為加慶弟兄向他點頭微笑,我們繼續往前走的時候,他開始對加慶說:「你看我,什麼意思?」
「你看我,就是瞧不起我!(髒話)」
「對不起!我沒那個意思。」加慶向他道歉。
「我又不認識你,你幹嘛向我道歉;(髒話)。」

由於我在旁邊看了一會,覺得這位先生已經不是隨便說說髒話,便前去,對他說:「這位先生已經向你道歉了;請你不要再講髒話。」

「我就是要講;你想怎樣,來『釘孤支』( 台語:tèng-ko͘-ki,單打獨鬥。)
啊。我(髒話)」
「你在羞辱你自己;請你安靜下來。」
「我是在羞辱你;(髒話)怎樣?」
「請你安靜下來。」我忍住不用食指指著他;我用五指全部打開的左手掌,在他面前不自然地揮動著。
「(髒話)。」他仍然不肯閉嘴,目露凶光地瞪著我。淑華開始拉著我退後,轉身離開他;「我很抱歉,看到你這麼生氣......。」我得轉頭了,這句話沒說完;心裡頭想的是「I amsorry」,不是向他道歉,而是我看到他對每個從他面前經過的人,生氣地, 冷漠地說著「幫幫忙, 幫幫忙,...」;看到他怒氣不能消解,我很心痛的意思。「我(髒話)...。」聽他,在我身後繼續這樣喊著。嘔!被他這樣罵,暴怒在我心頭翻滾。整個晚上,我與淑華不斷地隨時禱告;我好幾次有勝不過怒氣的恐懼,直呼:「主啊,我不要輸;求你救我勝過自己的苦毒。」那晚,在餐桌旁,我向同桌的基督徒們說起我的掙扎:「在活水泉,我可以忍耐人這樣對我;並且異常地平靜!沒想到,一離開活水泉,我竟然完全受不了!」

一位姊妹回應,說:「牧師,你在活水泉有穿上全副的軍裝;一離開活水泉就脫下這個軍裝;所以,『一槍斃命』了。」我們都哈哈大笑;深感她這樣說,真實,貼切,我答:「對,而且,在斷氣以前,還一直想著怎樣報復他;我不甘願哪。」
萊納‧ 施密特牧師( Rainer Schmidt)生於1965 年;「帶著兩隻短胳膊和一隻短短的右腿來到世上」。雙手都沒有下臂。右腳比左腳短30 公分,需穿戴義肢。他說,出生之後,手腳的模樣,所引起眾人的震撼與父母的羞愧,很快地就消失
了。他的玩伴,與身邊的大人們很快地對他的生活與動作,「習以為常」。一直到他開始去特教學校,才意識到自己是個「殘障人士」。不過,很快地,他也發現,身邊的這些奇怪的同學們,事實上一點也不奇怪。

2009 年10 月,我們與活水泉的朋友們,去到臺北市雙連長老教會,聽他演講。我一直記得,他針對一個問題,答:過去很長一段時間裡,我常常禱告,希望上帝醫治我短缺的手臂與畸形的腳;也參加許多神能醫治聚會。這樣持續好幾年以後,身體的樣子依舊。後來,我明白了。上帝沒有給我「一般人」的手與腳,為的是要「一般人」學會如何對待我(與其他像我一樣的人士)。我有心愛的女朋友。有不同的人為我去想,所以,我可以使用電腦;一個人駕駛汽車;也可以參加乒乓球賽!我們聽得屛氣凝神,突然發現,「啊,他講完了。」有人開始,愈來愈多人地,拍掌,歡呼,溫暖地說「阿們」。我自己則是略微含淚地鼓掌,誠懇地感謝上帝。原來,你把我帶來活水泉教會,是要我學會與露宿街頭的朋友,基督徒們,「我需要他,他也需要我幫助地,不斷地跟隨耶穌。而不是「他們才需要我,我不需要他」。施密特牧師的話,叫我開始看到,「信了耶穌,卻仍窮困潦倒,軟弱不斷;不一定『純粹是羞恥,失敗』,見不得人的事。」


相對於從前,我們一起出去報佳音,或者參加敬拜的音樂會,我會以一個旁人的眼睛,心裡想:「我們這種窮酸潦倒的樣子,出去報佳音,會給人家笑啦;聞你身上的臭味,看你手腳的髒污,人家不會接受我們的福音單張;不會聽我們講耶穌的。我不要讓人家看到知道,我們是一起的。」漸漸地,上帝用許多的事件,掀出我內心的苦毒,自義;我才更多地俯伏敬拜上帝,開始看到,「上帝,在耶穌基督裡面所賜給我與他的,靈魂裡的救恩實在,與蘊藏創造的豐滿恩典(外體毀壞,內心更新);我開始學習,不以髒污外表,或,粗俗無禮近乎冒犯的言談,而以他們為恥。在基督裡,我敬重他們身而為人的尊貴,正視『我有我的罪,你有你的罪』的掙扎。」

因此,我會想:該怎麼樣帶領這位兜售原子筆的先生,到耶穌基督面前,並為此輕看自己所受的羞辱。進一步思想:耶穌基督的信徒(一般人), 該怎麼樣歡迎各種「討厭的人」,能夠透過我們來找耶穌?我已經討厭他了,卻還要代表耶穌來歡迎他?嗯,這神聖的矛盾,叫我想起,《哥林多後書一9》自己心裡也斷定是必死的,叫我們不靠自己,只靠叫死人復活的神。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