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理蓮牧師的一封信 (四)/孫理蓮

有些人可能毫無疑問地讀過《Who Walk Alone》,書中描寫美國大兵在返回文明生活後,發現自己有漢生病。他回到東方,但他的生活太孤單了,讓人不忍心再讀下去。但並非只有漢生病患的生活是寂寞的,每個人在心裡、靈魂、記憶的某個角落其實都有孤獨的部分,都是「獨行者」。

「人無法表達他所知道的美麗,
也無法找到文字去描述:
它是純粹的美好,遺世且獨立──
它是由奇特且脆弱的東西組成,
像是星光,還有深林中鳥兒如泣如訴的歌聲。」-Charles W. B. Lane

這個月,我們也收容了許多孩子,每一位孩子都不是乘著「喜樂的雲朵來到」,而是背後埋藏了許多悲劇。在我們的育幼院,我們嘗試將他們的哀傷化為喜悅,讓他們忘記過去。

當我有機會看電視時,我的同事總說我坐得離電視太近。我解釋:「但我得坐近一點,這樣當我想進入電視的畫面並幫助這些人的時候,我就可以進去了!」。

我們每天的生活方式,都有機會可以「進入畫面」。在上帝的計畫中,總會讓祂的孩子在心碎中仍然充滿喜樂。縱使生命中破碎的傷口會不斷沖刷著我們的海岸,但我們仍然有許多歡樂時光。有人曾說過:「當你們感到絕望時,上帝會原諒你們。」
我跟我的丈夫第一次出外宣教時,我記得我問他說:「你覺得我們在那邊的家會有壁爐嗎?」
「壁爐?」他說:「我們整間屋子只有一個房間,廚房會在某個角落,另外一角則是我們的床跟桌子,椅子本身充作客廳。」當然,他只是在開玩笑,當時他也不知道該期待些什麼。(待續)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