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理蓮牧師的一封信 (三)/孫理蓮

也許有人會這麼問:「婆羅洲人的生死與我們何干?」你還記得聖經上說:「你們要紀念被捆綁的人,好像與他們同受捆綁。」我們記得婆羅洲居民的渴求,就好像那也是我們的願望一樣。他們需要福音、需要醫生,他們的需求就是我們的需求,我們會盡己所能幫助他們。

夏天即將到來,我們的萬里基督徒營地勢必要準備就緒,以迎接許多人的到來;冬季由於營會並不多,我們就會將營地轉型成基督教職業訓練中心。

兒童之家會先來到萬里營地,接著是少年之家以及其它的育幼院,從來沒有那麼多教會團體連續來訪。今年,全台灣的牧師研討會也將在此地舉辦。我們希望所有教會團體來時,萬里營地都能有好天氣,讓他們得以欣賞美麗的山林、海洋及天空。
少年之家的禮拜堂快建好了,男孩子們正在學習木工,由兩位木匠指導,協助他們製作教會長椅;另外一些孩子則學習漆油漆,正在協助長椅上色。我們希望少年之家的禮拜堂,是屬於他們的教會。

上個禮拜天我們前往女子監獄,有一位剛成為基督徒,並有天使般臉龐的中年女性受刑人悄聲告訴我們:「昨夜雨下的很大,我驚醒後祈禱雨趕快停,這樣你們今天才能過來看我們,我們也才可以一起做禮拜。」在禱告應驗之後,她的臉充滿了光芒。比「回應」還要更強大的力量是認為「祂做到了」的想法,主永遠聆聽並且回應我們的禱告。

在樂生院聖望教會,雨斷斷續續的下著,患者依然前來。有些人持竹拐杖,顯得非常焦慮緊張,深怕自己會跌倒在濕滑的地板上。然而他們真的很想進來,因此還是勇敢做了嘗試。

那天在聖望教會有舉行聖餐。當天的傳道者是我在全台灣舉辦露天聚會時碰過的朋友,他也跟著巡迴醫療診所進入山區服務。他傳講的福音一向很棒,許多慕道友受到他福音的影響而決定接受洗禮。

然而,在他佈道的途中有人在門邊向我招手。我的同事把我帶到旁邊,告訴我前一天發生的事情──在我們辦公室有兩位同事發生爭執,其中一位是廚師,他還拿起了菜刀威脅(廚師好像都很容易拿起菜刀),幸好最後事情和緩地解決了,但是我的同事希望先讓我知道事情原委,以免我從其他人那邊聽到流言蜚語而產生煩惱。

我回到禮拜現場,努力回復本來的心情。我們美國人若說某人很怪,會說:「這個人瘋了。」中國人則比較含蓄,他們會說:「這個人不像其他人。」我悲傷地嘆口氣,心裡想著:「我的生活也不像其他人!」(待續)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