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達特之旅/曾一心

凡事謝恩,
學習在順境喜樂感謝,
在逆境一樣喜樂感謝,
因為我們不知道在逆境的後面
祂為我們預備了什麼!
更何況
祂的意念總是遠遠高過我們的意念。


感謝
回來了!回來了!感謝聖歌隊的弟兄姐妹們、東門教會的好友們在出國這期間為我代禱,一切都平安順利。一個月的指揮研習之旅,惶惶恐恐出門,平平安安歸來,充滿喜樂和蒙神恩典的飽足感真的是無法形容的。

幸福中剝一層皮的感覺
這次的指揮研習會是美國西敏合唱學院和英國牛津大學聯合主辦,研習會中由 Westminster Williamson Voices 來磨煉指揮,能指揮這麼頂尖的合唱團是一種幸福。每當指揮者指揮完一首曲子,教授、作曲家、管風琴家、Annelies 室內管絃樂團都會給予指導,甚至研習的成員、合唱團的團員也都可以提出指揮者的優點、缺點如何改進和加強等等問題。30多首曲子由20個指揮輪流練習,然而因為是同一個合唱團唱相同的曲子,無可避免現場瀰漫著濃濃「人聲色彩」差異性上的比較,與會的研習成員雖然都經過審核,也都有相當的帶團經驗,但是,面對現場當眾直接的批評下,有人感覺挫折甚至落淚,也有拉不下臉當場色變;但是再進一步想,當音樂會演出落幕後,演出者終究是要面對聽眾的評斷,才想到這兒頭皮發麻地聽到「下一個,一心」叫我上台指揮的聲音。

耶穌升天時的雲朵是什麼顏色?
這是一個很特別的經驗:同一個合唱團、同一首曲子,20個指揮帶出的結果就有20種聲音色彩 ( Human Vocal Color ) 的呈現,每一個人都不同,而且不會重覆。人類的耳朵在不斷的刺激與訓練下,已經發展的非常好,如今不止局限在音準上,更擴展到聲音色彩而且這色彩的敏感度是超乎想像的,一個 Gesture一個 Position 就讓聲音有了色差變化。「指揮」這門課不再只是探討節奏、音準、樂句、音程等等,更涵括如何處理人聲顏色上的變化。每當聽到優美動人的聖樂總會聯想:耶穌升天時的雲朵是什麼顏色?

一門很痛苦的課
平常都看指揮一個人站在一群唱歌的人前面雙手在空中揮來揮去的比畫著,然而一首曲子的背後指揮要做多少功課?文藝復興時期的教會音樂,旋律起伏不大、歌詞重覆出現、容易上口,但不容易唱的優美,往往也抑制情感趨於形式;相對近代聖詩的歌詞更明白表達內心的感受與神親近,讓聽的人容易明白歌者所要表達的意思,可是,麻煩來了,歌詞多,唱者音質和技巧上的干擾相對的就多。研習會中有一門很痛苦的講題「歌詞」,兩個小時還逾時接近三小時,磨著十隻手指數算還太多的幾個單字,一次一次 又一次,就為了要把歌詞的重心、母音、子音都精準明朗到位;例如:Sing Me to Heaven/ Daniel E. Gawthrop 中 In my heart's sequestered......歌詞 In 的母音"I"占多長時間子音"n"什麼時候唱出來、"n"和後面的"my"又如何銜接、heart's的"t's"和 sequestered 的字首"s"要求清晰可見;又像「有時咱經過美麗清靜河墘」當子音沒要求時 (lan唱成lang) 就會出現「有死郎經過...,」可見歌詞的影響與重要都在考驗著合唱團和指揮的智慧。

態度人格而後才是能力
值得再一提的是,Westminster Williamson Voices 是一個60人成員的專業合唱團,曾經入圍葛萊美獎;據團員們說入團的首要條件是「態度」其次是「人格」而後才是「能力」。合唱團員從不遲到不早退,他們總是先舉手靜靜的等待允許發言,不卑不亢清楚說出對指揮的看法與建言,在不驕傲的言語中你可以接收到他是用愛心期待你更好,在你有進步時,也立刻毫不吝嗇的給予熱烈掌聲,或者練習後私下再來給你鼓勵一番。這些天來無數次的練習,他們的態度始終如一,其敬業的精神是令人感動和讚許的。

感謝主
回首20年來帶合唱團,雖然甘之如貽,雖然卯足全力的用心,雖然常有小演出,雖然...,心中時不時很嘀咕「只有這樣嗎?」為了不讓自己麻木在指揮專屬的權威中,練團時,總是讓我的團員隨時批評指導,有問題隨時發問,用來挑戰我個人的能力、刺激進步。當初朋友提醒我這樣做是否會有不良影響!?而我也不明白為什麼要堅持還一直持續...今天坐在演奏大廳看著別人沮喪...「主啊!今天我能坐在這裡是祢早就為我預備的。」

在牛津的糗事
在牛津大學的研習會期間,每隔一天所有人都必須要參加教會的晚禱,這在研習會中是很重要的課題:學習安靜的面對內心深處的自己。晚禱是採英國國教的儀式,所以音樂占很大的份量,採宣頌應答的方式居多,都是當場視譜「原文」歌詞旋律一起來,晚禱時唱的曲子的作曲家 Dr. Whitbourn 就在現場領唱,對曲子的熟悉度就不用再在這裡筆墨贅述了。國外合唱團練唱時有一個規矩:唱錯的人自己舉手招認,音樂繼續往前走不會為個人的錯誤停下來重練。我以為在教堂裏禮拜進行中可以網開一面,還是看到有人舉手,我顧著旋律歌詞就掉了,顧著歌詞又走音,腦花眼忙中看到坐在角落的 Dr.Whitbourn 銳利眼神透過老花眼鏡的上框瞪視著我,我趕緊舉起右手,右手還沒來得及放下我又唱錯趕快再舉左手...譜掉了,我無奈的看著 Dr. Whitbourn,他嚴肅的表情愣了一下,破例寬容點頭微微一笑。呼~~~

一切榮耀都歸予神
一切榮耀都歸予神。研習會最後有兩天音樂會是對外開放的,每個指揮擔綱一首曲子;有聽眾在會後告訴我音樂會中聽我的演出感動到哭了;似乎在音樂的流動中我也感覺觸摸到耶穌升天時雲朵的華麗色彩!合唱團員在演出後說:妳應該看看 Dr. Jordan 滿意的表情。(Dr. Jordan 是 Sanctus 這曲子的Editor,也是這研習會的創辦人,更是 Westminster Williamson Voices 的指揮兼總監)繁多的曲子中,Sanctus 是 Tomas Luis de Victoria 1605年作品,這首古老的曲子沒有小節線,六聲部複音無伴奏,8/4拍速沈穩緩慢,不容易指揮,大家(當然包括我)都閃躲這曲子,出國前的準備時我自做主張決定不指揮這首,卻是在第一次Rehearsal 時 Dr. Jordan 指定我一定指揮 Sanctus,如雷轟頂,能力和壓力是成反比的,對曲子若沒有充分的準備時就有詮釋上的壓力就無法做出完整的指揮,內心開始焦躁懊惱先前做的決定,雖然一直找空檔時間補強,總覺得還是不夠,Final Concert 演出前一晚於是我跪在床頭禱告「主啊!感謝祢這一切的帶領,這一個月來所學到的很明顯已經大大超出我所預期的,因為祢與我同在任何事都輕省許多。垂憐我,主啊!如果指揮 Sanctus 是祢的旨意,祢牽我手,主,祢牽我手...」神的意念總是遠遠超過我的意念;祂藉著 Sanctus 鍛鍊我的膽量,也讓我更感受到祂的大能,一切榮耀都歸予耶和華全能的神。

曾一心
主後2014 August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5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