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理蓮牧師的一封信 (二)/孫理蓮

發生的故事很類似。男孩子逃學沒去上課,他們開始說謊、對院內老師態度傲慢、甚至有偷竊跟打架的行為。這會不會是「春天的浮動」?我在想這樣的浮動是不是會影響每一個孩子,從《湯姆歷險記》、《頑童流浪記》等故事的主人翁至今日都是如此?在這些事情中,管教這些孩子的人都會堅持:「我們應該要把這些叛逆的孩子送回親人旁邊,否則他們將會破壞其他人的規矩紀律。」

其中一個男孩是我們在她母親去世後安置的孩子,他的父親曾在監獄中服刑,是個專業竊犯,從監獄放出來以後繼續從事老本行。幸運的是這個孩子有一位品行端正的叔叔。他的父親曾經喝得醉醺醺地來找過我們,堅持要我們收留孩子。

「我們可能會把他送去少年之家,給他另一次機會。」在看見父親的容顏後我有點動搖了。他理所當然地說:「不,不能送去那裡,跟街上混的小孩一起的話,他們會帶壞我的孩子。」好像他對於孩子的墮落沒有任何責任。

那晚我回家以後感到非常沮喪跟挫敗。我在想也許我們應該要有另外一個地方,給那些開始學壞的孩子更嚴格的看管,讓他們可以有機會重新向上。

下個月本地的教會,包括400個原住民教會,將會開始在婆羅洲展開新的服事工作。確切的日期將會在我丈夫周年忌日那天開始,以作為對他的紀念。這項計畫將會派遣原住民部落的宣道士到南洋地區,展開對當地部落的宣教事工。

我們無法預測會有什麼結果。目前有36位志願者,其中4位已經被任命了,我們正在幫他們準備申請出國的程序。

之前,達雅克人需要一位醫生,我跟門諾教會的醫生一起去沙勞越、沙巴,以了解他們的需要。那位醫生曾經管理過為原住民服務的門諾醫院。縱使我盡力去回應當地的需求,在我心深處仍明白前方還有許多困難等著。(待續)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4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