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理蓮牧師的一封信 (一)/孫理蓮

我不需要大聲嚷嚷著我的信仰。
深具表現力的是安靜的樹木以及寧靜的草皮,
如同沒有浪費一絲力量的星星般素淨,
山丘靜默無聲;這就是它們如何彰顯上帝榮耀的方式。
1968年5月31日


親愛的朋友們:
我們的工作不是永遠都那麼浪漫,我的天使讓我非常忙碌!例如這個月當老鼠對我們的物資展開新年攻勢時,我們跟牠們大戰了一場。這裡有麵粉、小麥等等,這些來自美國的援助補給被稱做「和平糧食」。在我們台北的總部有庫藏,每個禮拜我們都會將補給寄給所有育幼院、原住民學校、職業訓練所、肺病療養院和產院等等。

於台北人口的激增,老鼠自然也越來越多。我們剛來到台北時,這裡僅有25萬人次,現在台北是數百萬人的城市了。無論老鼠跟人一樣多或者比人還多,並不影響牠們的持續肆虐。我們買了50個捕鼠器,我還提供一個抓老鼠的懸賞金,就跟我們在家鄉提供捕狼的懸賞金一樣。

然而,我們仍然需要有一個防鼠的儲藏室,所以木匠為此積極趕工。我們順利將儲藏室建造完成,因此也贏得第一回合人鼠大戰的勝利。

春天的到訪讓我們深深沉浸在喜悅當中。台灣沒有家鄉常有的野蠻龍捲風,但這裡有打雷跟下雨,將金合歡樹上金黃色的花朵打落。我曾經看見有人把這些花朵打掃起來,樣子就像是黃金一般。

我收養的華人女兒跟我住在一起,她還在上學。她有個朋友的爸爸很有錢,某天那位朋友在我們這待了一晚。隔天早上走下山時,我開心地指給他看路上那片金黃色茂密的樹林。後來美蓮(Dolly)跟我說:「她的朋友不知道那種金黃色的樹。」我想,這些有錢人或許只將黃金視為金錢,而無法體會到身邊無處不是「黃金」。

這份報告我需要跟您們述說我的失敗跟成功。我的失敗並不如同希臘史家普魯塔克所言:「一位將軍說他並沒有要逃跑,只是擁抱了在他身後的好處。」我的失敗是常是在孩子的部分,多數是男生。有次我在一天內失去了四個男孩,類似意外發生在兩個不同的機構中,所以每個機構分別失去了兩個男孩。(待續)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