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幾乎被淹沒在荒草中的後山故事──三叉山事件(五)/劉漢鼎

(五)生死之際十月一日,第二陣後隊滯留吉木,等待隊友折返,並將山上隊員可能遇難的消息,儘快向山下傳報。第二陣中隊,在風勢漸弱後,集體自坑谷檜樹林中沿獵徑撤回。路過獵屋,短暫停留,並升火取暖。但有部份隊員,難耐夜寒體力不支,命喪黃泉,屍體散落各處。擔任領隊的日籍憲兵,亦因嚴重凍傷,中途死亡。臨終時,背靠石壁,雙腿盤坐,手握插入身旁泥土中的軍刀,姿態莊嚴,不失軍人臨終不懼、從容赴死的本色,見者至今印象深刻。自獵屋撤回吉木途中,來自月野的黎維錦,亦因力竭倒臥路旁,雙眼含淚,默默目送隊友蹣跚消失於林中小徑的盡頭。活存的隊員,於傍晚時陸續返抵吉木。在稜線上迷失方向的前隊,經一夜強風豪雨吹襲後,隊友星散。早晨山上濃霧密佈,難辨東西﹔雖然風勢逐漸轉弱,但大雨依然如注。星散在稜線上的隊員,只能拖著經一夜風雨摧殘疲憊不堪的身軀,各自在濃霧中尋找獵徑,摸索下山。沿途體力不支倒地氣絕者,所在多有。活存者,則部份返抵獵屋,在屋中升火取暖過夜。然而,還是有人熬不過風寒,而捨命於獵屋之中。這一隊,人員傷亡最為慘重。城戶搜索隊一夜熬到天明,由於長期滯留山上,攜帶的米糧已食用殆盡,只好點燃用剩的報告書類紙張,略為烤熟布農人(日姓西松)為其愛犬準備的小米狗糧,由隊員分食些許止饑,城戶身上的香煙,亦分給大家享用。草寮外,風不停地吹、雨不停地下。草寮內的隊員,已充份了解身陷絕境,恐怕難逃一死。儘管如此,在瀰漫著訣別悲愴氣氛中再度出發時,仍舊不忘相互激勵,務必提起精神懷抱希望,尋找生路。然而,林中濃密的雲霧,山坡上陣陣瀉下的洪流,不久就將城戶搜索隊沖散。各尋生路的隊友,沿途必須翻山越嶺,穿林渡溪﹔由於體力不支,最後紛紛倒地身亡,棄屍荒山野谷。隊長城戶八十八亦在風雨中,奮力爬山涉水前進,於返抵距霧鹿只有一山之隔的路旁,終於體力耗盡,而背靠石壁,雙腿盤坐,口咬毛巾一角,凜然氣絕身亡。全隊生還抵達吉木者,唯憲兵曹長後山定一名而已。 (待續)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8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