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誠實開始/謝珍妮

曹欽榮先生他一直在白色恐怖資料整理的工作上出錢又出力,之前看過白色封印,非常欽佩他,還拍了「綠島的一天」記錄片,這些資料說不定未來會被禁,但這也是留給後代子孫寶貴的史料。白色恐怖,包括228事件,很多人終其一生就是這樣沒有罪的被弄死掉,公義兩個字從來不曾出現過。


我媽媽家族裡有兩位堂哥在228事件中,一位被槍殺身亡;另一位逃到日本,因為是黑名單不能回國,舅舅到日本找他時,怕給他帶來麻煩不敢到他家,兩個人只好相約在公園見面,他的母親過世無法回來奔喪,最後死在日本;包括受過日本高等科教育的外公,當時是可以當個課長,也因此而在家務農,家中有7個小孩,經濟一直很拮据。初中就考上嘉女實驗班的媽媽,每個寒暑假都坐火車到基隆,幫親戚做事籌學費,讀到高一最後仍迫於經濟,以同等學歷去考台南師範,免學費還有錢可供妹妹們讀書。228事件對家族子孫的人生都造成了變化,因此長輩們叮嚀,在任何一個團體中,寧願作一位默默無聞的平凡人,也不要與當權者挑戰,或有任何意見。因為你改變不了什麼,犧牲沒有人紀念你,只是讓自己受苦並危及家人而已。


今天在社會上我們看到的事實也是如此,不管是在職場上或團體中,如果有好的領導者,那個團體會很和諧有公義,不會有人受屈辱。會出現問題通常都是領導者因權與錢淪為一位強權統治者,周邊無人能制衡他。此時若在這個團體為不公義的代誌出聲,幾乎都會被修理。貪婪不以誠實良知處事,若再加上有利害關係的是一群人的話,當他們為掩蓋其欺騙或犯罪事實時,都是不擇手段的。


我是個膽子很小的人,在職場上及任何一個地方都是乖寶寶。但也曾有一次看到一個全世界的人都會唾棄的事。在一個高道德的團體中被縱容掩蓋,受害與有異議者反倒被羞辱,只能拭淚被迫離開,雖然事不關己,但實在是不能再沉默,朋友們都很贊成,但也非常擔心出聲後會受傷,因為對方有舞台及資源修理你,同時他們知道其以相同手法處理對其統治有意見者,之前被迫離開已有幾十人。結果當然是如預期那般,事後才瞭解他們急著要先出手抹黑撒謊的原因,是背後有金錢與權力的糾結,絕對不能給外人知道;每次想到這群自稱高尚品德的人的行徑就令人作嘔。


牧師在查經班中勉勵我們在一個團體中看到不公義的代誌,要出聲擱要出力,不可以沒出聲又沒出力,然後將所有的代誌都交託給上帝去處理,這是不負責任的作法,若不講,人心的壞會繼續竄行。聽了他的話,我的心裏受到很大的安慰,但回來想了很久,下次若再遇到相同的問題,還要再去幫別人申冤嗎? 我誠實地回答自己:「不了。」出聲的後果也為自己帶來刷不掉的罪名。


我媽媽是一位非常有正義感的人,唯獨有一件事我想不透,我幾乎很少聽她提到在嘉女的時光,有的話大概是便當裡只有帶蘿蔔,成績比她差很多的同學都當了醫生。媽媽也算是228事件間接受波及的家屬,但她從來不提,我很小的時候就知道228事件,是姨媽偷偷告訴我的。她告訴我時,再三警告若在外面講的話會被抓去關。媽媽非常少談到政治,在政治色彩上是偏國民黨政府。我現在才理解,非她的正義感消失,而是她唸了南師,遵守一位公務人員的規定,能讓她的家庭與家人都安穩下來。


「疼」應該是在公義清楚底下來談,但事實上別人常常要求我們,即使「公義不清楚」也要「疼」,他們從來都不去想,其實公義清楚下是很容易做到寬恕的。在看完「打不倒的勇者」影片,這些心中的疑問似乎又有了解答,上帝是公義的上帝,並不會因為很多事沒彰顯出公義,而讓上帝的公義失去了準則。曼德拉堅信公義只能向上帝申訴,單純誠實的心讓他有了勇氣與寬恕,當他面對人民及國家的幸福時私利消失,那種正直公義的無形力量,自然地、有力地、運作在周遭每個人的心裡,將整個國家報復對立的氛圍化解,轉變成一種凝聚力,而柏林圍牆也是這樣子倒下來的。我們非常需要這種力量,從誠實開始,以誠實做每一件事。


常常祈禱上帝與我們同在,讓我們時時刻刻能保持誠實、敬虔、儆醒的心,不管在那裏,從事什麼工作,克服軟弱,誠實面對自己、反省自己,做出好的判斷,有勇氣做出對的事情。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4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