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幾乎被淹沒在荒草中的後山故事──三叉山事件(三)/劉漢鼎

(三)第二陣搜索隊編成和入山就地鄭重收埋,需要棺木,位於三千公尺以上的現場,是一片草原,既無合適的木料,亦無裁製棺木的工具,只好請求山下的警務當局,派人搬運必要的材料上山。關山郡接到城戶的請求後,經臺東廳認可,乃於九月二十五日通令關山座各部落會會長(舊稱保正),挑選年輕力壯的壯丁七十名,加上警官二名、警手二名、憲兵隊十五名,共計八十九名,組成第二陣搜索隊。根據田野調查得知,關山七十名壯丁的身份,已查出者共有六十六名。九月二十六曰,搜索人員開始集結,先後抵達新武路警察駐在所,每人自帶行糧、鍋碗、衣物,並分配收屍用木枋一塊(長七尺、寬一尺三寸、厚五分)和鐵釘一袋等。翌日,首先編成第二陣搜索隊,指定巡查部長落谷順盛擔任隊長。由於人數眾多,搜索隊區分為若干班,每班設班長一名,由隊員互推產生。搜索隊編成後,即由隊長落谷率領,沿昭和五年(1931)底竣工的關山越理番道路(寬 1.5公尺)前進,傍晚平安抵達(霧鹿),並留宿於該地的國民學校(有教室十二間)。九月二十八日,晨起,大隊繼續沿關山越道路前進,經天龍吊橋、利稻、馬典古魯(摩天),而於傍晚抵達(吉木),並在此過夜。吉木為關山越道路中僅次於霧鹿的大理番據點,標高約 1,700公尺。九月二十九日晨,自吉木出發後不久,即離開關山越道路,由布農人擔任嚮導,沿叉路、循獵徑前進。由於路徑狹小、曲折,加上雜草叢生、行進困難,隊伍開始拉長,前後相距越來越遠,而斷裂成三個團隊。走在最前面的是手腳敏捷又隨身帶有乾糧的德高班寮和雷公火阿美人,是為前隊﹔走在中間的是日籍憲兵、巡查、部份平埔人和漢人,是為中隊。殿後的則以德高班寮的漢人和水井仔平埔人為主,是為後隊。三隊皆通過一間出布農獵人利用檜樹皮(或說松羅樹皮)搭建,而由日本憲兵駐守的小獵屋後,先後紮營露宿。其中後隊於通過獵屋後約二小時,即紮營過夜,據說當夜氣溫極低,只好縮身於臨時挖掘有如散兵坑的小洞坑,上面覆蓋毛毯,一夜難眠熬到天亮。中隊和前隊則於更高、更冷的地方紮營,詳細地點不明。

(四)颱風過境九月三十日,後隊晨起,天上已飄著小雨,發現巡查部長兼隊長落谷順盛,難耐夜寒,凍死於坑洞中。六時許,埋鍋做飯。由於地勢高氣壓低,鍋中米飯只有上面一層煮熟,其餘仍如生米。每人分食少許後,隨即出發。一路是來,隊員始終注意山區環境的變化,天際雲層不斷加厚,雨勢逐漸增強,天氣已明顯變壞,即使不是颱風,也有豪雨來襲之虞。班長劉金主和隊員邊走邊商量,最後決定暫時撤離,等待天氣好轉再做打算,於是立即回頭。返抵獵屋時,雖然憲兵攔阻,但隊員以高山煮飯不熟,飢餓難忍回應。在獵屋停留一、二小時後,即集體下山撤回吉木。回程時,風雨大作,隊員不得已紛紛拋棄手中木枋,加速逃命,返抵吉木時已天黑,個個全身溼透,但駐在所內備有充足的木炭,以供升火煮食取暖。來自德高班寮的漢人和水井仔平埔人,就這樣集體逃過一劫。中隊晨起,雖見天色不佳,仍舊冒險向失事地點挺進。(待續)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