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有好幾種/江淑文

兩年前媽媽成為植物人之前,還可以拄著柺杖走幾步路,或是坐在輪椅上被推出去散步。那時候的媽媽,經歷過第二次大中風,已經是風中殘燭,身體很衰微。我們鼓勵她能動就盡量動,在體力可以負荷的狀況下,有些社交生活也不錯。

媽媽曾經在我們家橋邊的一間香火相當鼎盛的廟宇擔任義工,掃了好多年的地,慶典時幫忙準備流水席。之後媽媽生病、退休,重大節日有宴席時,廟裡的住持會邀請我媽媽去吃飯,總有幾桌是招待這些退下來的義工。那一次,媽媽吃完,很悶悶不樂的回來。接送媽媽來去的看護回來說,媽媽是坐輪椅去的,已經被安排好、入席了,同桌都是她熟識的朋友,但是有幾位「過去」跟媽媽交情好的朋友,藉口說最角落的那一桌比較清淨,欺負媽媽是坐輪椅的人,沒有自主行動能力,就把媽媽推到最角落、都是陌生人的地方。看護去接我媽媽時,找不到媽媽,那些人以為我家的看護聽不懂台語,議論說我媽媽是一個生病的人,不想跟一個生病的人同桌。我的哥哥知道後,很生氣,有去跟這些長輩講,跟他們說這樣做很不厚道,何況他們還是我媽媽的朋友。

媽媽不是一個多話的人,但是街坊鄰居、朋友很喜歡來我家坐坐,媽媽總是靜靜的聽他們「投」一些夫妻、兒女、媳婦或是不對盤的人的事;也有一些人是來說些自己兒女有「出頭」的事。所以他們的生活瑣事、婆媳大戰、兒孫的薪資我們都知道。但是自從媽媽病了,有一些人就不再來了,嫂嫂從菜市場中聽到,他們怕被媽媽的「病氣」給傳染,而自己的好氣會被媽媽吸走。我也才知道,老人家的忌諱何其多,人被忌諱綑綁時,顯現出的自私,何等的傷人。有一次我們帶媽媽出去用餐,隔壁桌的阿公在我離桌去洗手間的半途中,把我攔下,問我媽媽是不是叫什麼名字?我說是,他說是我爸爸的朋友,我問他要不要來跟我媽媽打一聲招呼,他連忙搖手,說我媽媽這樣他不方便。

雖然還是有一些人(但是少很多)會來看媽媽,跟她說說話,媽媽沈睡不醒後,他們來時,會在媽媽的床邊,叫著媽媽的名字,離去時,靜靜流眼淚。

參與2014年暑期兒童少年營的教材時,其中一課引用〈馬可福音〉二章1-12節的故事,內容是得了癱瘓病的人被四個朋友把他連同褥子抬著來找耶穌,因為人太多,無法將病人抬到耶穌面前,因此四位朋友想盡辦法要將這病人送到耶穌面前,讓耶穌醫治他。同時,耶穌看見這些抬褥子的朋友的信心,就治好了這個病人。這個教導給我的感觸很深,對照我媽媽的朋友,她們則是把她推到角落,連跟她同桌吃飯都不肯,深怕自己的氣場被媽媽吸走。深深覺得,四個朋友的故事很重要,願我們能用心教學,把不一樣的觀念、正確的教導,傳達給孩子們,願意體貼、照顧別人,成為真正的好朋友。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