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行的你,好嗎?/阿布思

自從5月3日二哥急性腦出血中風至今已經一個半月,我在週報上的文章也停了這麼久,這一個半月我和大哥、二姐輪流每週去花蓮二-三天陪伴暫住在花蓮小舅舅家中的母親,也處理醫療上的事情,適逢期末課程要結束,時間彷彿都不夠用,壓力指數破表。二哥從5月4日住進花蓮慈濟外科加護病房二週後轉到呼吸加護病房二週,呼吸器拔除能自主呼吸後於6月5日轉進普通病房。感謝主,二哥從全身差滿管子到目前身上只剩下鼻餵管,雖然意識未完全恢復,但身體的器官運作都很正常,手腳肢體因為每天固定的復健、針灸、精油按摩而不至於使張力太大,雖躺臥了一個多月,靠著每兩小時的翻身,固定的清潔,也減緩褥瘡的發生,慈濟醫院是佛教醫院,當二哥還在加護病房時,每次我們要探視前或探視後,我們會在加護病房外面與來訪的親友一起禱告,還好志工們都不曾來向我們告誡音量要放小聲。

我還記得5月3日星期六二哥生病那一晚,因為習慣睡前將手機調成靜音,直到4日星期日早晨,看到手機有十多通未接來電,訊息也已經多達快一百封,我心想一定有什麼重要事情發生,打開來看才知道是二哥急性腦出血中風,頓時無力也無心去參加禮拜,直想趕下去花蓮,後來經過大哥勸說才勉強忍痛到教會,在那一段去教會的路程上,先生不斷安慰,心情漸漸平復,心想:如果我是一個駐堂牧師,能夠就這樣說離開就離開嗎?耶穌在知道拉撒路病了的時候,也沒有立刻趕過去,而是先處理眼前的事。因此我在心中跟神說:「謝謝祢讓我在週日遭遇此事,祢裝備了我這麼久,現在祢要試練我對祢的信心如何,就像祢試煉門徒一樣,讓我用信心來仰望祢的工作。我們一家人為二哥禱告了這麼久,雖然不明白祢在二哥身上要做的事,但祢揀選他,我們就順服。」

二哥生病住院的這段時間,我常常沒時間悲傷,每一次去花蓮有好多要做的事,當晚上回到舅舅家中,我都只想要睡覺休息,因為我知道家人不能累倒,每一次看到二哥身體疼痛,雖不忍心,但相信主與他同在,主耶穌受過釘痕的痛,沒有人能承受比祂更多肉體上的痛,因為「祂親自除去我們的軟弱,擔當我們的疾病」,我知道二哥走在黑暗中,主必用光照亮他,他並不孤單。我常常在二哥睜開雙眼偶爾與我的眼神對望時問他:「今天你有去哪裡玩嗎?有沒有去想去的地方?看到想看的人?回來的時候要告訴我們喔!」對我來說,二哥就像是去了一個很遠的地方旅行,沒有電話、電腦可以聯絡的地方,因為已經一個半月沒有聽見哥哥的聲音,手機、臉書也不曾看見哥哥傳來的訊息,他的身體雖然在我們面前,卻又離我們好遠。

就是這樣的信心支撐著我們,而確實神的恩典夠我們用,神動用了我的母會、美倫教會(小舅聚會教會)、花布教會(三舅聚會教會)、所有與我們接觸過的神的子民成為我們的禱告大軍,祂也差派親友幫助我們兄姐處理面對照護、醫療方面的問題。而我也深深體認到當一個家庭有一個重大傷病的家人,若沒有足夠的經濟能力、龐大的家庭與教會的支持系統,又不懂上網查詢申請相關權益,如何能面對如此重的負擔?也體會看護工作者的壓力與辛苦,更深的是體認到花東地區的醫療資源嚴重不足,花東地區的人若遇到急重症者第一時間都沒能得到最好的處理,必須花二個小時車程才能轉到花慈就醫,錯失了搶救的黃金時間。

遠行的二哥,不知道你何時會回來,但我們都很想你,想家了就回來,跟我們分享你的旅程,我們期待一個新造的你出現在我們眼前,因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在主裡你已成為一個新造的人。」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4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