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英雄/阿布思

這陣子,亞洲國家很多事,先不談台灣的社會運動,馬來西亞航空空難、韓國歲月號船難使數百人失去生命,幾百個家庭的破碎,失去家人已經夠令人傷心,新聞媒體繪聲繪影光怪陸離的八卦報導對罹難家屬更是雪上加霜,其中,有一個比較不為人注意的山難事件引起我的注意,18日聖母峰發生史上最嚴重的雪崩山難,十五名為外國登山客擔任嚮導的雪巴人確定罹難,關於這則新聞報導相較於南韓船難雖然弱化了它的聚焦性,但是它背後的真相卻重重打了資本主義的登山客一巴掌,顯露人性的自大與貧富差距的不公義。其中一篇報導是這麼寫的:「隨著又一具夏爾巴族嚮導的屍體被抬出山區,截至20日,珠穆朗瑪峰南坡雪崩遇難者已增至15人。這場雪崩發生在珠峰一年中最"繁忙"的季節。通常5月中下旬是登頂的最佳時機,數以百計山友眼下正在南坡大本營加緊適應環境。問題是,當珠峰發生歷史上死亡人數最多的一樁山難後,探險者們還要按原計劃繼續前行嗎?按"香格裏拉徒步"公司員工傑萬‧吉米雷的說法,夏爾巴族嚮導們此刻難以同他們的外國客戶商談這一問題。這家登山公司的4名夏爾巴族嚮導在雪崩中遇難,另有1人失蹤。曾兩次登頂珠峰的嚮導拉帕認為,由于夏爾巴人受到更好的專業培訓,眼下攀登珠峰的安全係數與十年前相比已提高80%,但"這份工作總會有風險"。美聯社在20日發佈的一篇文章中這樣描述夏爾巴人工作的危險性:一整年沒有一個人葬身珠峰的情況非常罕見。不過,曾經是尼泊爾最貧窮、最孤立的夏爾巴人如今也有了學校、手機,以及自己的中產階級。這一切,都要歸功于每年為尼泊爾創收數千萬美元的"珠峰經濟"。尼泊爾眼下人均年收入僅有大約700美元,而一名夏爾巴族嚮導依靠每年3個月的登山季就能賺取大約5000美元。按照當前行情,一名登山者攀登珠峰的費用至少10萬美元。在加德滿都經營著一家徒步裝備商店的30歲嚮導尼馬登津同樣對山難毫無懼色。他承認,與外國登山者相比,夏爾巴人在山中面臨的風險加倍,"死亡和傷病是我們生活的一部分,我們已經因為這座大山而失去許多同胞,但我們必須齊心協力,繼續我們的工作"。(劉一楠)」(內文節錄自新華網4月22日的網路新聞報導)也許下一次有人炫耀曾經征服過喜馬拉雅山時,請注意他/她的登頂照片有沒有夏爾巴人的身影。如果世居聖母峰下的原住民夏爾巴人擁有跟這些來自富有國家的登山客相同的經濟條件,照一般常理,他們不會選擇這樣的工作,同理,許多東南亞的代理孕母若不是迫於貧窮,誰又會願意出租自己的子宮來賺錢呢(當然,姑且不論時下有些青少年為滿足自己的物質慾望而用身體賺取零用錢)? 這是全世界原住民的共同處境,當巨大的資本主義浪潮席捲而來,傳統的經濟模式無法適應金錢至上的交易模式,只好被迫靠「本能」來賺取微薄的薪水來養家活口,昔日只在獲取生活所需而入的山林或海洋,彼此保持互敬、互助的人與大自然的關係,現在只剩下賺錢的目的了。無名英雄,指的是那些在一個團隊工作的組織裡,做得最多,得的最少,在成功人物背後默默付出的人,有些人是出於無奈,也有些人立功但不願意居功,環顧四周,其實這些人就在我們身邊,或者我們自己可能就是,或許我們無法改變貧富差距的不公義,但也許我們能向這些在我們身邊,無論是家庭、工作職場、學校、教會裡面許多默默為我們付出的人,真誠而滿懷感激的向他們說聲謝謝,讓他們的努力被看見,名字被聽見。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