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樹的故事(四) /劉漢鼎

幾天後我和幾位同工一起去鸞山阿樹的老家參加他的追思禮拜。我們一同用布農語聖詩來讚美敬拜,感謝上帝豐盛的恩典。從他的親人和牧師口中,我們得知阿樹是一個心思單純的人,雖然從小手有殘缺,他並不以為恥,反而會用那像螃蟹鉗子一樣的手來逗小朋友開心。他先前在外地工作,中風後回到部落,即使生活相當艱難,他還是盡其所能來協助部落的環境整理等各樣工作。罹癌之後,部落的牧師到醫院探望他,他並沒有請牧師為他的病得醫治代求,反而是請牧師為他的家人禱告,讓她們更信靠主。在那當下我突然明白,從人的眼光看,阿樹的一生中可說集所有不幸於一身,應該是悲慘到不行了,然而在上帝的眼中,阿樹在艱難的外在環境下,淬鍊出一顆高貴的心。縱然他的軀體是殘缺的,他的靈魂卻是聖潔的。我們以為我們為阿樹付出了許多,其實阿樹教給我們生命的功課更多,遠遠超過我們所給予的。這又讓我想到一位醫界前輩謝緯醫師,他生前常常為了照顧烏腳病患,不辭勞苦義務從南投跑到南部為這些病患看診。有人問他當醫生可以賺很多錢,他為什麼要花時間和精力來為這些烏腳病人義診?謝緯醫師回答說:「我來這裡,其實,是向這些病人學習;他們在這樣的苦難中,尚且還認真活著,想盡辦法要工作賺錢養家,使家人可以生活下去,這點才是生命最可貴的地方。我比他們幸運,條件都更好,我就應該更認真工作和生活。我當醫生,確實比一般人收入要好,但來這裡當義工,等於是『付學費』學習怎樣實踐聖經的教導。」只是讓我汗顏的是我來台東工作,連學費都不用自己付,別人也都幫我付完了,我只能說這也是上帝極大的恩典。

馬太福音25:40「...這些事你們既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阿樹的確可以說是一位最小的弟兄,他的一生卑微不幸,但我發現上帝從未離棄他,也一直看顧他,就像是看顧一隻不種也不收的麻雀一樣。我們是何其有幸,在阿樹生命的最後幾個月裏參與了這份與主同工的工作。不是我們自誇自己做得多好,而是上帝讓我們明白,祂愛阿樹,愛他的家人,愛他的朋友,也愛一切與祂一起同工的人。我把阿樹的故事寫下來,為上帝的愛來見證,也願所有讀到這篇文章的人,能夠更深地體會到上帝這份超越的愛。(全文完)

註:「阿樹」原名dama Iman(布農族語,dama是對男性長輩的尊稱;Iman是名字,音似『以曼』)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6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