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樹的故事(三)/劉漢鼎

十二月時,阿樹的病情得到穩定的控制,體力恢復得也還不錯,他先前一直表達想回部落的意願,但我只能以他體力不足為理由,鼓勵他持續復健,等他恢復得較好時再來安排。每次當我這樣告訴他時,他都顯露出失望落寞的表情,到後來甚至連胃口也越來越差,復健的進度也是進一步退兩步。後來我們決定來安排一次阿樹的返家之旅,由迦南的姿儀主任先回部落探路,確定好行程。幾天後的某個周六上午,我們開了一輛復康巴士載送阿樹和他在迦南認識的好朋友,一行人浩浩蕩蕩地從迦南出發,沿著利吉產業道路和197縣道,開到他位在巒山下野部落的家。阿樹自從被山巡車載送住院後,中間只有一次短時間回家辦事,這次是第二次回到鐵皮屋老家中。他高興地坐在熟悉的長椅上,部落裡的鄰居都來和他話家常,他養的一隻黑狗並沒有因為主人長期離家而生疏,依然乖巧地來向主人問好。他也帶著靦腆的笑容,一一為我們介紹他照片裡的親人們。最後大家就在牧師帶領下,唱了一首美麗的詩歌--「恩典之路」:

你是我的主,引我走正義路,
高山或低谷,都是你在保護,
萬人中唯獨,你愛我認識我,
永遠不變的應許,這一生都是祝福
一步又一步,這是恩典之路,
你愛,你手,將我緊緊抓住,
一步又一步,這是盼望之路,
你愛,你手,牽引我走這人生路。

在歌聲和禱告聲中,我們和阿樹一起完成了這次歸家之旅。

今年一月下旬時,阿樹的病情又開始惡化,追蹤斷層掃描發現原發部位的肺腫瘤和肝臟裡的轉移性腫瘤都還控制的不錯,但骨轉移的病灶卻明顯擴大。阿樹也因骨頭疼痛加劇,日常活動和咳痰越來越困難,終於引發肺炎而住院。我們評估阿樹的體力狀況無法負荷化學治療的副作用,局部放射治療又因為骨轉移範圍太大,也並不可行。後來還是再嘗試換另一種標靶藥物,拚一下那不到兩成的控制機會。即便如此,阿樹身上的癌細胞依舊像脫韁野馬一樣一發不可收拾。一月底過舊曆年前,阿樹越來越虛弱,肺炎的治療成效也不好,醫療上能做的已經到達極限。我們最後跟阿樹說明這個壞消息,阿樹用他殘缺的手在不施行心肺復甦術的意願書上蓋下指印,表達了不再做急救的意願。他的三個女兒也在最後幾天陪在爸爸身旁,向阿樹表達了感謝和歉意。在二月某個週間的下午,阿樹走完了世上的旅程,平靜地回到主耶穌的懷抱中。他的家人也依照阿樹的遺願,將他的遺體帶回部落。(待續)

註:「阿樹」原名dama Iman(布農族語,dama是對男性長輩的尊稱;Iman是名字,音似『以曼』)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