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樹的故事(二)/劉漢鼎

到台北後,和信醫院以最快速度為阿樹安排了電腦斷層導引穿刺切片,也用全身骨掃描確認了多處的骨骼轉移。幾天後病理報告確認是肺腺癌,而且有特殊的基因突變,是有很高的機會可以靠標靶藥物來加以控制。家屬後來選擇到台大醫院就診,也開始服用標靶藥物治療。本來我想我們已經盡到該盡的責任,阿樹也接受了最佳的治療方式,後續就沒有我們的事了。沒想到一個月後,阿樹的女兒打電話回來說阿樹在鬧情緒,吵著要回台東老家。由於阿樹已經有完整的診斷和分期檢查報告,治療方針也相當明確,只要我們跟健保局作標靶藥物的事前申請,通過後馬上就可以接手治療。但問題又在於回到台東後誰來照顧他?誰來幫他支付照護的費用?他的女兒因為工作和照顧小孩的關係,都無法擔負照顧的責任,也沒有能力幫他請看護。還好先前台北東門長老教會為了關懷台東的弱勢癌症患者,募集了一筆基金,我們就決定用這筆錢幫她請看護,給予全天的照護。阿樹剛回到台東時,從機場直接送回東基住院,病情出乎意料地明顯惡化,他也因全身骨頭疼痛而無法下床活動,背後甚至有長期臥床導致的褥瘡。我們一方面給予嗎啡止痛藥物,二方面重新給予標靶藥物,之後阿樹的病情很神奇的一天一天好轉,不只疼痛症狀減輕,體力也漸漸恢復,他的臉上也逐漸嶄露出難得的笑容。然而因為骨頭破壞得太厲害,他無法起來行走,只能靠輪椅代步。一個月後,阿樹已經可以出院,只是還需要後續的復健訓練。這時照護的問題又再次出現,阿樹雖然病情得到控制,但是生活自理方面仍有困難。如果他回到部落,將難以請到具有專業能力的看護來照顧他,怕之前病情惡化的狀況會再度重演。另外阿樹如果要做後續的復健,往返醫院的交通困難也是一大問題。我們在內部開會討論,並取得阿樹和家人的同意後,決定幫忙幫到底,讓阿樹入住東基附近的迦南養護中心,一方面有專人照顧,再則也方便就近復健,相關費用跟政府申請補助,不足的部分再由癌症關懷基金支付。(待續)

註:「阿樹」原名dama Iman(布農族語,dama是對男性長輩的尊稱;Iman是名字,音似『以曼』)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