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台灣/章雁婷

我離開場內前最後記得的畫面是魏揚(魏揚為黑色島國青年陣線總召,亦為324行政院前抗議活動總指揮。)和我兩人被十多名霹靂小組鎮暴警察從背後繞頸拉人偷襲。

在原地靜坐的會一個一個被抬走,站起來的則會被抓進盾牌陣裡打,整個行政院早已被警察和拒馬控制成只能出不能進。許許多多的人力到青島東路的後門聲援最早被暴力鎮壓的學生,中山南路的門卻被整列整隊的警察長驅直入,後面緊跟著灑水車。

從抗爭開始到現在,大家始終相信這個國家雖然會讓警察抬人、偶爾抓人,卻不會對手無寸鐵的學生和民眾採取暴力鎮壓,不會有灑水車和催淚瓦斯,但我們今天卻都親眼見證了這一切的發生。

警察不斷地往前推進拉長隊伍,和最前排的群眾起了衝突,然後總是有唯恐天下不亂的人趁亂丟東西讓現場變得更火爆。

場內所有的控場都在大喊原地坐下,不要推擠警察,也不要讓警察前進。喊了一陣,大家終於坐下了,眼神中閃爍著害怕和恐懼,但大家還是手勾手在警察面前坐下了。

以為可以達到新一波的面對面靜坐和抗爭,持續喊著大家冷靜不要推擠警察,下一秒水車的水就毫不留情地往群眾噴灑,拿著麥克風,你無法閃避,只能趕快要大家蹲下背對水柱、抱頭保護眼睛。我面對水車,看著坐在地上的大家全身溼透,有的在吶喊,有的在哭泣,臉上無盡的憤怒和恐懼,我覺得很無力。我知道他們終將會在下一次的水柱攻擊後被警察一個個抬走,這個門失守了。

轉向面對場內其他的群眾,拿著沒電的麥克風,嘶吼著請大家到廣場中央、行政院的正門口一起坐下,支持仍然堅持在門口內外的夥伴。大家聽到了,但集結的速度卻遠遠比不上整隊逼近的警察,前進的時候還搭配整隊口號,井然有序且稱職地扮演好國家機器的代理人。

水柱接下來毫不客氣地直接攻擊坐在行政院門口的學生,雖然大家都已經準備好雨衣等遮蔽物,但單薄雨衣縱使擋的了水,擋得了強力水柱近距離的衝力嗎?國家毫不留情地在群眾身上施暴,警察拿著盾牌在旁邊好整以暇地等著抬人。

一回頭,發現不知道是從後門還是正門來的警察也大舉進入,直接兩面包抄夾擊。一直在火爆後門控場的夥伴這時候衝到大家面前,背對警察,面向然仍坐在地上的學生,不斷地重複吶喊著,「拜託你們起身離開,不要受傷,我求求你們,不要再有人受傷了」。

然後此刻全副武裝的鎮暴警察(全身穿黑衣護具的,是霹靂小組嗎?)們第一次在場中央企圖抓走魏揚,幸好周圍還有許多男性民眾能幫忙制止,而且還是因為魏揚整個脖子被勒到面色脹紅,喘不過氣警察才放手。

警察一步一步地逼近,只能堅持在原地向場內的大家喊著大家退回立法院,在第一次被攻擊後,我們必須待在一起、也不能落單,退無可退的我們站到靠近建築物的地方,還來不及掃視完全場一遍之時,轉頭看向魏揚,只看到兩隻帶著護具的大手已圍在他脖子上,然後接著就是十幾名黑衣鎮暴警察湧上抓人。

告訴大家,生理女性擋在前面,鎮暴警察還是照扛照拖照抓,在地上拖行到你褲子都掉了一半了,他才說喔不要把人弄受傷,然後緊接著十幾個人就踩過去,踩到一半才說,啊你趕快起來不然會被踩死。

哭著爬起來時,魏揚早已被抓進警察堆裡,看著夥伴在我面前被抓走,我很憤怒,也很無力,我無力抵抗這一切的發生,也不懂這一切何以發生。這時行政院廣場幾乎全都是警察,他們盯著學生被自己人攻擊、被自己人抬、被自己人打、最後一個一個被領著走出去,然後自己對學生說一句「辛苦了」。

我渾身顫抖地離開行政院走到街上,並非因為我畏懼暴力,而是在親身面對暴力時,所有對這個民主國家政府僅存的一點「不會攻擊與傷害人民」的信任已完全崩毀,我不想也不願相信這個恐怖的夜晚是發生在台灣。縱使馬政府早已在各種意義和形式上做出傷害人民之事,但這樣赤裸裸的暴力攻擊,竟然態度強硬且毫不留情地施加在學生身上。這是甚麼國家?什麼政府?

我站在行政院,我面對的不只是警察施加在我身上的肢體暴力,更是政府對人民意志的欺凌、國家對民主精神的踐踏。被驅離行政院時天已微亮,我們在廣場上發言譴責荒腔走板的一切,同時也為受傷的夥伴們默哀。

面對各種形貌的國家暴力,我感到憤怒無力但我無所畏懼,因為我相信默哀後的破曉曙光,終將會照亮在千千萬萬一起堅定守候的人民。

作者:章雁婷(清華大學人文社會學院學士班畢業)

作者於去年開始參加原住民聚會,本篇原文發表於作者個人臉書,經作者同意刊載。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3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