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樹的故事(一)/劉漢鼎

阿樹(化名)先生是我來台東後照顧的一位原住民肺癌患者。本來我以為自己累積十多年下來照顧癌症患者的經驗,照顧像阿樹這樣的患者是綽綽有餘,沒想到在上帝的安排下,讓我在照顧他的過程中看到自己和團隊的盲點所在,也從他身上學到了很多生命的功課。在徵詢過他的家屬同意後,我將阿樹的故事披露,以見證上帝的愛如何臨到一位卑微的弟兄身上。

2013年9月,我開始在台東基督教醫院服務的第一個月,有一天家醫科的學弟跑來問我。他說:「學長你看,這像不像癌症?」原來學弟每週都會去山地巡迴醫療,到一些較偏遠的部落裏看診。那天剛好阿樹因為右胸疼痛來求診,學弟非常仔細,幫他用超音波檢查發現肝臟有腫瘤,抽血也發現癌指數異常昇高,於是回來醫院後就來跟我討論。根據我過去的經驗,這樣的症狀表現是癌症的可能性相當高,就請學弟安排下次山巡時幫他載回醫院住院做進一步的檢查。當阿樹住院後,我一開始先鎖定腸胃道的癌症,安排了胃鏡,大腸鏡等檢查,結果並沒有在腸胃道中找到原發病灶。後來重新仔細看胸部X光後,才在右上肺發現一顆2-3公分的疑似原發腫瘤,同時斷層掃描也看到右胸壁和肝臟有多處轉移的腫瘤。接下來問題就來了。一般這樣的腫瘤患者,通常都會先安排切片化驗,等病理報告出來後才能決定下一步的治療方向。但阿樹的身分特殊,他離婚,低收入,有三個成年女兒住台北,他的左手從小因意外而截去數指,先前又因中風而右側肢體無力,平常就是自己一人在部落生活,靠著低收入補助和一粒麥子社福機構的送餐服務維生,經濟能力非常欠缺。此外東基因為設備和技術的不足,無法幫他安排切片化驗,只能安排轉診。可是誰來帶他轉診?誰來幫他支付轉診的交通費呢?此時有人建議說,既然他的腫瘤已經擴散,也不可能痊癒了,後續不管做任何檢查治療都要有人照顧,還是幫他開些止痛藥讓他回部落去好了。這當然是基於現實考量的一種做法,但在還沒有確定病理診斷前就做這樣的建議,我無法接受。於是我拜託了和信醫院派駐在東基的佩玲護長協助聯繫安排,由阿樹的女兒帶他到台北的和信醫院作進一步的切片檢查。當時阿樹在部落的牧師和親朋好友都特地來醫院為他祝福送行,東基的團隊同仁也幫他打扮梳洗,讓阿樹風風光光地到台北去接受檢查和治療。連機票的費用也都由佩玲護長這邊先行墊付。 (待續)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