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愛心到海地: 地震救援實錄(四)/楊明倫

我最需要特別介紹的,就是Dr. Harold Orr歐爾及 Dr. Tascome塔斯蔻這兩位醫師。他們倆是好朋友,一齊從加州飛到多明尼加,再租車開來太子港,要休息就在車內睡覺。頭一天他們先研判哪裡需要他們,結果認為總醫院最需要他們幫忙,於是他們早我們兩天被派支援夜間急診。看他們這兩位醫師,技術純熟、在急診處指揮若定,最難得的是,他們視病猶親,真是醫生典範。後來才知道,他們是同一個醫學院(UCSF)畢業,歐爾學內科,塔斯蔻得到內科、外科雙執照(有三年外科經驗),有國際救災經驗。兩人又進入神學院,畢業後同時被冊封為浸信會牧師。原來他們都是集醫師、牧師於一身,難怪照顧病人親切呵護、無微不至,從他們的身上彰顯出上帝的榮耀,就像上帝親自在照顧他的子民!我們照顧病人的態度,真不及他們的千分之一,在他們的面前我們何其汗顏、羞慚。

塔斯蔻醫生在緊急處理一位上消化道大出血休克的年輕急診病人時,不慎被針頭扎到、流血,幸而病人HIV檢查陰性,上帝保佑,希望她後來無恙。歐爾醫生是加州奧克蘭監獄醫療系統的主任,針對來總醫院的國際支援團隊沒有人志願值夜班他相當不滿。他要離開的時候特別將這大批國際醫生的白天7:30入大門、下午5:30集體離去的情形用鏡頭記錄下來。他倆走後次晚整個總醫院就只剩下我們這團台灣及邁阿密的醫護人員,與紐約布魯克林的三十幾位急救救護隊隊員義工及美國八十二師傘兵部隊的軍人通力合作,挽救病人的生命。幾晚下來,救護隊義工及美軍與我們都變成好友。

我們的資深護士教他們新進的急救員如何打針;美國大兵教好奇的我們M4卡賓槍的構造性能。年輕人的純真、豪爽、可愛都在他們的身上顯現出來。大家從世界各個角落,犧牲自己的假期飛來,高昂的服務熱忱,彼此打氣、互相鼓舞,每個人都是『甘願做、歡喜受』,這種四海之內皆兄弟的精神,在夜間總醫院內這個國際舞台上展現得淋漓盡致。

終於,一月十八日我們必須收拾行囊打道回府。走之前,我們把所有可以送給病人的,包括自己的隨身衣物、食物搜集成箱,半夜睡覺時在小兒病房每床送一些禮物,等他們起床時就說:『聖誕老人帶來禮物了!』給們一點意外的驚喜。我們也蒐集些金錢分給病人家屬零用,聊盡我們的心意。

回程到海地、多明尼加邊界,經過Fonds Parisiens(離太子港22英哩), 終於有時間大家一齊下車,參觀我和我的團隊共同創立的Project Haiti Heart─『送愛心到海地計畫』所建的『福爾摩沙婦產科診所』。這個診所蒙邁阿密及其他地區台美人集資二十三萬美金,由OECC承建,建坪1,990平方呎,於2008年落成。落成時有許多佛州台灣人代表及台灣駐海地大使徐勉生蒞臨剪綵(他地震時與齊王德公使雙雙被壓在倒塌的大使館二樓,所幸現已脫險,進行復健,在此祝他們早日康復)。診所內有候診室、診療室、產房、嬰兒室、病房等;外有發電機、地下儲水槽及抽水幫浦、化糞池等,有水有電,以海地標準相當完備。整個建築並未受到太子港大地震波及。我們這一團六十餘人魚貫進入參觀,裏面乾淨整潔,診療台、手術台、病床等花費兩萬美金,自美國運來,雖是買的舊貨,但看來宛如新品,大家都稱讚有加,我也興奮莫名。從太子港斷垣殘壁的總醫院乍到嶄新的福爾摩沙診所,宛若從地獄來到天堂。幾年來為海地所做的事工,今日發揮意想不到的加倍功用,照護大地震的災民,讓我自己激動不已。

當時正有美國佛蒙特州的一個外科團隊應牧師邀請義診一週(圖12)。牧師娘趨前向佛蒙特萊的外科醫師介紹我就是創辦人,他們都來道謝。我也以身為台灣人能在海地一個窮鄉僻壤建立一個名聞遐邇的Formosa Clinic為榮。這個台灣人設立的診所是在教會的土地上建造,教會、學校、診所三合一,還有宿舍可供義診團團員食宿。平時教會僱有醫護人員駐診,並不定期安排美國各地的義診團來此服務。由於大地震,許多首都的居民、傷患都逃到邊界這裡變成難民,將我們庫存的藥品用罄,藥庫極待補充;這次太子港義診沒用完的藥材,我們撥出一部分留在這裡供義診使用。聽說將來海地政府有計畫遷徙大批難民來此,我們這當地最完善的醫療機構將日趨重要。

教會在這裡還有一大塊腹地將來可以擴建醫院,下階段我們的目標是在旁邊興建一個門、急診中心,並以太陽能板來發電以解決醫院的能源問題。我們創立『送愛心到海地計畫』就是想用這種有永續性的方式讓海地的醫療在地方上紮根、茁壯。我們的計畫,一步一腳印,想起聖經哥林多前書 3:6所說: 『我栽種了﹑亞波羅澆灌了﹐惟有上帝叫他生長。可見栽種的不算什麼﹑澆灌的也不算什麼﹐只在那叫他生長的上帝。』 我在此歸榮耀給全能的主,讚美祂的大能。(待續)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7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