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KANO》按一個讚/阿布思 Abus

好了,這一週來談談我喜歡的棒球+電影,那就是最近很夯的《KANO》!這部由魏德聖監製,馬志翔執導的棒球電影,帶我們重返1931年嘉農打進甲子園的榮耀!這應該是繼1988年出品,張志超執導的《紅葉小巨人》之後又一個在資源不足,但以黑馬之姿在國際球賽擊敗實力堅強的球隊,令人熱血沸騰,感人肺腑的棒球電影,如同KANO球隊中有近藤教練、王牌投手吳明捷和默契絕佳的團隊一樣能打出精彩球賽,魏德聖、馬志翔和果子電影團隊也一起打造出這部電影的亮麗票房,不管是在編劇、敘事手法、鏡頭拍攝、場景搭建、歷史背景的陳述都令人激賞,全片以日語演出,不無走出台灣的野心,整體看來走安全路線,對照《賽德克巴萊》殺紅眼的日本人,《KANO》裡的日本人不但大多數親和,沒有種族歧視,這部片讓日本人看應該也會開心吧!不過,日本人對原住民來說真是又愛又恨,我那哈日族的外公總說日本人比漢人對原住民好,嗯,不管如何,對我來說,不要再當被殖民的人會更好。

接觸棒球是因為我的二舅就是當年紅葉少棒的球員之一,後來他一直在學校擔任教練的工作,算是紅葉少棒幾個發展還不錯的球員,幾年前因為車禍意外過世。他的二兒子曾經效力於前興農牛隊,也是後來的義大犀牛,現在也去當教練了。我自己的二哥也是從小學開始打棒球,一路打到高職,國中時後的他還曾經拿過台東縣的最佳投手獎,也許是從小在棒球的環境中成長而受影響,不過年少的我喜歡棒球是因為棒球隊的隊員都很高大又帥,還曾經想要偷偷請哥哥幫忙牽線,當然只敢想不敢做。哥哥國中時候一起打球的隊友很多都是現在的職棒球員,我還記得那時候他們的教練訓練的嚴格程度不輸給近藤教練呢!沒想到,現在的老公也是棒球迷一個,兒子更是遺傳老爸的棒球夢,一有空就吵著爸爸帶他去打棒球,我倒是想以後讓他參加學校的棒球隊,一來消耗他過多的精力,二來透過球隊的經驗學習與人合作、自我管理的能力,不過也是要看兒子自己的意願囉。

現在喜歡棒球已經不是為了高又帥的球員,而是棒球的魅力就在於九局中永遠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而我喜歡那種因為輸贏未定,九局下半都有翻盤的可能的刺激感,更喜歡看到球員盡力打球的樣子,《KANO》的動人之處就在於「不到最後不輕言放棄」的拼勁,不管球賽一開始球數是領先或是落後,尤其片中的關鍵球賽,王牌投手吳明捷的手受傷已影響控球,為了不想讓對手擊出安打加上手的傷口,不斷投出壞球,保送四個球員之後,眼看對手就要得分,突然傳來隊友一聲「就投直球吧!讓他打出去,我們會把球接住!」投手吳像是吃了一顆定心丸,毫無顧慮的投球,因為他相信他的隊友!就這樣,一個接一個的安打,但是所有的外野手都拼命的去接球,真的是令人動容,最後雖然輸球,但是贏得了全場觀眾的尊敬。電影後面有交代這些球員後來的發展,就有一點令人感傷,而且我發現竟然裡面有好些是台東人,畢業之後回到台東,說不定也是他們影響了後來的紅葉少棒吧!雖然電影裡關於球賽的拍攝有一些過於誇張,例如投手不可能只有一人,而且都投完九局,沒有後備球員的情況下要應付好幾場重要比賽而球員體力都沒有被消耗,不過,這也可能都是要凸顯《KANO》之所以成為傳奇的原因吧!

其實,台北東門也是另一支《KANO》,同樣有漢人、原住民、日本人組成的「雞尾酒教會」,我們也是發揮彼此的長處互相幫浦,彼此信任。如果今年你還沒看過一場好球賽,就進戲院看《KANO》,並且給它按一個讚!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