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的一堂課 (一)/劉漢鼎

2013年十一月29日,我去參加了簡淑真老師逝世一周年的追思禮拜,禮拜過程氣氛相當祥和,沒有過度的悲傷,卻有深深的思念。在禮拜中我一直在回想這一年多來的點點滴滴,心中有很多感觸。

簡老師是一個天生樂觀的人,而且是無可救藥的樂觀。她和她先生曾世杰老師大學畢業後就相繼投入偏鄉教育人才的培育工作,在台東大學服務了25個年頭。她曾經對她的同事說:「教育,是生命的分享。」「教育的工作,是一個人的生命可以改變幾千人的生命,世界上沒有哪一件事的投資報酬率比這更高的。」她和曾老師對偏鄉地區教育資源的爭取也不遺餘力,有一次她甚至為了弱勢學童教育補助的不公,當面跟國科會的長官翻臉,只因為那位長官覺得不值得為弱勢學童付出太多。兩年前當她被診斷出罹患胃癌,震驚之後,她在和信醫院相繼接受了手術和化學治療,也承受了許多治療的痛苦和副作用。然而她並沒有像一般病人那樣灰心失志,或是怨天尤人。她以聖經雅各書中的一段經文:「你們落在百般試煉中,都要以為大喜樂。」作為上帝對她的應許,在臉書上開設「簡淑真抗癌粉絲團」,讓包括我和我太太在內的兩千多位粉絲陪著她一起經歷抗癌過程的點點滴滴。

一年多前,當我正在考慮是否要接受呼召,到台東來進行癌症病患的照顧工作時,我太太意外從網路上得知簡老師罹癌的消息。原來簡老師和曾老師夫妻兩人曾在約二十年前一同到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攻讀學位,當時和我太太同校,也在同一所華人教會聚會。我太太受他們夫妻不少照顧,簡老師畢業回國前還將她的禦寒衣物送給我太太,只是回國後各自忙於自己的工作,竟然有17-18年都沒有聯絡。後來我才曉得,原來呼召我來台東的計畫,竟是由曾老師寫給和信醫院黃達夫院長的一封長信開始的。當時簡老師已經在和信醫院接受治療,常常為了跑一趟台北,時間、精神、體力的花費都相當可觀。有時好不容易到了和信醫院,醫院竟然告知沒有病床,無法住院進行化療,兩人留在台北也不是,回台東也不是,不知如何是好。當時簡老師和曾老師也曾嘗試改成在台東就近治療,但台東本地的醫療院所在癌症病人的照顧能力實在不足,醫療品質也差台北太遠,終究讓他們打消了這個念頭。曾老師在難過之餘,就寫了一封長信給和信醫院的黃達夫院長,懇求黃院長能夠體諒台東的路途遙遠,希望在住院就醫的流程上能夠提供一些方便。黃院長也很有心,就找了同是台東人的方麗華藥師,請她特別擬定一個計畫案來改善台東癌症病人到和信醫院就醫的不便性。方藥師提出一個派駐護理師到台東,與台東的醫療院所合作,一起就近來照顧台東的癌症患者的「無接縫癌症醫療計畫」。方藥師的計畫提出後,有兩位原本已經從和信離職的基督徒護理長曾雅欣和謝佩玲率先同意加入。在和信醫院擔任宗教師的盧俊義牧師知道後,也深受感動,特地為兩位護理長的薪資和代步工具募款。本來這個計畫是沒有想到要派醫師到台東來,當時我也完全不知道有這麼一個計劃存在,只是因為自己在台北的癌症醫療工作遭遇到很大的瓶頸,自己的理念和院方不合,讓我有求去之意。去年四月我跟盧牧師請教,是否能夠幫我介紹到教會醫院去工作,盧牧師隨即邀請我加入這個服務台東癌症病患的計畫。一開始我實在不認為這個計畫有成功的機會,然而在逐漸釐清整個計畫的前因後果之後,我明白這是上帝親自動工的計畫。祂聽了簡老師和曾老師的禱告,又透過聖靈感動了許多人願意不計代價付出,才讓這個計畫啟動。後來也在盧牧師,和信黃院長和台東基督教醫院呂信雄院長的共同促成之下,讓我順利在今年初到和信進修半年,並從今年9月開始到台東基督教醫院來服務。除了就近提供台東癌症病患的照顧外,若是碰到某些困難的病例,我也和和信的兩位護理長共同合作,協助一些病患的轉診。盧牧師也透過台北東門長老教會和他帶領的查經班,為弱勢癌症病患募款,期待能夠讓弱勢的癌症患者沒有後顧之憂,安心來接受治療。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