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友園地/劉漢鼎

這是兩部性質完全不同,但味道卻相當接近的電影。當我在電影院中欣賞齊柏林大導演壯闊美麗的空拍影像,聽著Ricky Ho有點史詩風味的交響佩樂時,腦中卻不斷回想由小說家托爾金所寫,Peter Jackson改編成電影的魔戒第二部曲「雙城奇謀」(Two towers)。

我先來談談「雙城奇謀」這部偉大的傑作。這本魔戒的第二部曲早在1950年代就已出版,作者托爾金是古代語言的專家,他利用許多神話素材,創造了一個中土世界,上面居住著人類(分為剛鐸和遊牧的洛汗國),半身的哈比人,精靈族,善於挖礦的矮人,樹人和巫師等。另一方面則是代表邪惡勢力的魔君索倫,率領了臣服於他的戒靈,半獸人,強獸人,騎大象的哈拉德人等等。雙方為了爭奪中土世界的統治權,展開一場長達好幾個紀元的大戰。第二部曲的情節,最重要的關鍵反派是白袍巫師薩魯曼,他原本是巫師界的最高議會議長,但卻因野心和慾望的驅使,使他倒向魔君索倫。他培養了一支龐大的半獸人和強獸人大軍,並不惜大肆破壞他常悠遊其間的法貢森林,用來燃燒熔爐,鑄造大軍的兵器。正當他的半獸人大軍兵臨城下,眼看就要攻下洛汗國最後一個據點聖盔谷時,一小群魔戒遠征軍的成員鼓舞了洛汗人民,發動一場以寡擊眾的奇襲,終於反敗為勝。另一邊,世居法貢森林的樹人,原本不問世事,但再看到自己的家園被破壞的情景,大怒之下,也對白袍巫師所在的艾辛格發動突襲,終於讓野心家薩魯曼徹底潰敗,再也無法興風作浪。由於小說的結構太龐大,也一直到50年後,藉由現代電影科技的進步,才有辦法把它搬上大銀幕。

我非常佩服原著作者托爾金,他藉由白袍巫師薩魯曼的起與落,預言了未來好幾個世代我們將面臨的難題。當我們為了追求利益,追求欲望的滿足,而犧牲我們的環境時,有一天大自然終舊會反撲,讓我們賺到的一夕之間又化為烏有。311福島核外洩,88風災等等,都是警訊。看見台灣,導演也讓我們看到我們對自己家園的破壞,正以加速度在進行。變色的河川,滿目瘡痍的山坡地,堆滿水泥肉粽的海岸,都讓我們無法視而不見。如果我們依然沉迷不悟,迷信人定勝天,總有一天我們就會是薩魯曼第二,我們的子孫也將萬劫不復。

「看見台灣」和「雙城奇謀」兩部電影,一部是敘事性的紀錄片,一部是小說改編而成的劇情片,其實都在訴說一個相同的故事。那就是要愛我們的土地,這是上帝交代給我們的責任,也是需要我們不斷深思的課題。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4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