禱告的故事之三/彼用 搭馬拉山

「不同性別的孩子對父母親的期待是不一樣的。男孩子會期待父親給予他多一點榜樣和肯定;而期待母親給予他多一點關愛和疼惜。女孩子則希望母親給她多一點榜樣和肯定;父親能給予她多一點關愛和疼惜。若一個男孩子缺乏父親的榜樣和肯定,他就不知道如何成為一個成熟的男人。若他缺乏母親的愛和關心,長大以後,他就不知道如何發展與異性的關係。」摘自為家庭祈禱手冊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我妻子的影子透過了我沾滿了淚水的眼,延展在所有全教會弟兄姊妹們的見證下,接受了我們原住民禮拜第一位由盧俊義牧師洗禮的慕道友,從那一刻起,我們建立的家就是一個完整的基督教家庭。至今,除了過農曆年回鄉,我不曾缺席過我們東門教會的任何一場主日禮拜,我們家所有的生活都是以東門教會為中心。我的兩個小孩假日閒暇時間的玩樂場所就是教會的空間,小女孩嬰兒時期是睡在教會的椅子上一吋吋的長大,大兒子開始會寫字繪畫時,背景一律是教會生活,或十字架的圖像。記得兒子小時候,外婆曾追問他長大後想要做甚麼?他毫不猶豫的回答說:「我要當廚師或牧師!」。從小我就帶領他們隨時隨地禱告的生活習慣,縱時只是出去買一瓶醬油,出發前也要擺上禱告。如今我兒子已經大學一年級了,女兒也上了高中,他們的禱告詞仍然是小時候我一句一句教導他們的詞句,甚至還更簡略了。

大概在四五年前吧?我兒子讀國二或國三的一個禮拜天的早上,當我如常催促著他們上車出發到教會時,我兒子悍然拒絕,當我堅持請他出門時,他竟握著拳、脹紅臉脖子粗的對我說:「到底是功課重要!還是上教會重要!你是迷信!」。當下我愣住了,「我是迷信!?」如當頭棒喝一樣敲擊了我的頭殼,原來,這十幾年來我努力積極的掌握住在教會任何服事的學習機會是因為迷信;原來,這十幾年來我戰戰兢兢以敬虔的生活態度來身教我的孩子是迷信。

接下來我先上車,由他媽媽請他下樓來。在途中的車上,我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再平心靜氣的向著我家庭的所有成員再次宣告說:「基督教這個信仰是在我建立這個家庭,碰到了困境無法突破,且已找不到方向時,引領我們這個家庭邁向恩典之路的宗教。我!非常確信我深深的認識了我的救主-耶穌基督;也是我們這個家庭唯一的神!這決不是迷信!迷信是指,執迷不悟的去相信你無法確認或是非模糊的信念:迷信是指,你執迷不悟的不去相信賜予你生命,引領你走向正確道路的真理!」

去年暑假我兒子幸運的從一百四十幾人當中,遴選為僅有二十個名額前往日本仙台、石卷,為期十五天時間參與重建義工團的志工,也是當中年紀最幼小的一員。這是第一次離開他出生的地方-台灣,這是第一次離開家庭這麼長的時間,我期待此次出門的衝擊對他有所改變,但更擔心的是他不穩定的情緒在國外帶來失控的窘境。經過了離家近半個月的時間,兒子帶著黝黑和瘦了半圈的身子及神采奕奕的神情回家。拖著大行李箱開門對著他媽媽說的第一句話是:「媽,妳看到的我,是個全新的人了!我有說不完的話,迫不及待的想跟妳述說這幾天的日本經歷。」

「這一趟旅程,算是給我最有意義的成年禮,也讓自己走出與眾不同的人生!心中的感動,就像種子一樣落在心裡生根發芽,迫不及待的想和大家分享!」摘自馬宇霖2012日本重建義工團心得。

今年總會在日本基督教團的期待下,再次續辦徵召2013日本重建議工團。我兒子以較成熟且有經歷之態,當仁不讓的整裝出發,而且還擔任了當梯次行前訓練會的經驗分享者。

這次回來已沒有第一次的激情,卻沉穩的帶來了一封被安置在組合屋裡已年過八十的獨居婦人的一封信,這也是總會連續舉辦這個活動兩年以來,第一封接到的私人感謝信件。

信件內容經過翻譯成中文如下:
在台灣讀法律系的小弟兄:
謝謝你,我會加油。今天,讓已年邁且走過311東日本大海嘯的我,想深深的表達感謝。要跨越苦痛、繼續活下去,靠的不是別的,就是一顆溫暖的心、一句溫暖的話、一雙雙充滿愛的手之間,彼此連結的情感與互相牽引。
來自世界各地一句句溫柔的話語,即使未必全懂,但只要透過那一雙雙真摯的眼神,一切便能瞭然於心。因真實且充滿愛,而可以一起歡笑、一起分享喜悅。

你彷彿是我的小孫子,在我身旁點燃一道亮光,告訴我千萬不能氣餒,成為我生命中充滿歡樂的美好回憶。你們開朗歡樂的歌聲飄入每一個人心裡,舞動的音符像珍貴的種子,綻放成為許許多多美麗的花朵。

我們要在心中抱著美好的夢想,努力的活下去。我們都是同伴、都是朋友,在我這個已經年過八十的老人的心中,也有一個很大的寶箱。箱子裡裝滿許許多多帶著祝福的心。

真的非常感謝。

已經回到故鄉台灣的你,請收下日本人的感謝,我們會跨越苦難的,也謝謝來自世界各地的朋友們。

全世界的人們,我衷心希望這樣的海嘯跟地震不要再次發生,大家一定要珍惜自己的生命。

羈絆是人們重要的力量,學法律系的小弟兄,感謝你那顆溫柔美麗的心,你的美好就像鐘聲一般地傳達到我們心裡了,請保重身體,希望還可以見到你。

你像是個小孫子一樣,讓我有承歡膝下的幸福感,我這個年過八十歲的老奶奶,仍像一年級的小學生一樣的寫著這封信,請代為問候台灣的朋友,並轉達我的謝意。

小島英子

於平成25年8月31日宮城縣仙台市蒲町的七鄉臨時住宅。

是的,我兒子今年順利的進入了台北大學的財經法律系就讀,女兒也上了復興高中。

他們共同面對了翻山倒海的各種資訊,也要被迫接收了各樣名牌、時尚不停較量的虛榮,他們還要快速的吞下各種速食的價值觀,他們所遇到的各種問題、各樣的難關已遠遠超乎了我們非常有限的知識與能力。上帝在我們每一個人的生命中,都有獨特的計畫與作為,但我們往往都定睛注意別人的變化,而卻忽略了自己有沒有改變。因此我和我妻子唯有攜手將問題向上帝陳明,求上帝光照,不住的禱告,如同我母親為我這個浪子祈求的影子不曾間斷的出現在我每個生命的階段中一樣。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4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