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讓前人的熱血白流?(二)/劉漢鼎

我們今天重讀林肯總統的蓋茨堡演說:
「八十七年前,我們的祖先在這個大陸上創立了一個新國家,她孕育於自由之中,並奉獻於人類生而平等的主張。
現在,我們正進行一場偉大的內戰,它正考驗著這個國家或任何孕育於自由並為相同主張而奉獻的國家,是否能夠長久存在。我們聚集在這場戰爭中的一個偉大戰場上,我們前來此地要將這個戰場的一部分土地奉獻給為了國家的生存而犧牲生命的人們,作為最後安息之所。我們這樣做是完全恰當正確的。

然而從更廣的意義上來說,我們不能奉獻──我們不能神化──我們不能聖化──這塊土地,因為那些曾在此奮戰過的勇士們,活的和去世的,已經將它化為神聖了,遠非我們微薄的力量所能予以增減。世界將不大會注意,也不會長久記得我們在此所說的話,但它永遠不會忘記勇士們在此所做的事。我們生者毋寧應該奉獻於在此戰鬥過的人們,業已卓絕地推展但未竟全功的志業。我們應該在此獻身給仍然留在我們面前的偉大任務--我們要從光榮的死者身上,取得更大的熱忱來奉獻於,他們已為之鞠躬盡瘁獻出一切的使命--我們在此下定最大決心,要使這些死者不致白白犧牲──務使我們的國家,在上帝的庇佑之下,獲得自由的新生──並願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將永存於世。」

林肯總統這篇演講是有深刻的信仰意涵的,他揭櫫開國先賢立國的理想,將「人人生而平等」這一源於聖經,不證自明的真理高舉,又為因此一理想而犧牲的陣亡將士賦予神聖的意義,最後用最簡單的文字,描繪了一個基於此一理想的「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永續存在的基礎。林肯總統這篇演講影響深遠,不只喚起當時的美國人的使命感,堅信這場戰爭的終極意義,也讓後代的美國人深受感動,持續推動黑人和婦女的民權運動。甚至中華民國的「國父」孫文先生,也在三民主義的演說裡引用了林肯的「民有、民治、民享」政府的理念,期待建立一個合於此一理想的民主共和國。所以當我們捫心自問,我們有沒有讓前人的熱血白流時,我認為最先應該檢討的,是我們所選出的政府是不是一個真正「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我們的政府官員們和民意代表們,在追求「人人生而平等」的理想上有沒有失落,甚至背道而馳?人民的「生命權」、「自由權」和「追求幸福的權力」是被保障,還是被剝奪?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面對這樣一個不公不義的政府,不要說「到處抗爭,隨意翹課,丟鞋子打人」這等小事,甚至付出更高的代價都是值得的。相對的,如果我們的學子或年輕一代在面對政府的不公不義,選擇冷眼旁觀,不關己事,眼不見為淨,當個頭埋在沙中的鴕鳥,那才真是代誌大條,那才真的是讓先人的熱血白流。要知道先人會流出熱血,正因為他們看到不公不義時,勇敢挺身而出所付出的代價。如果他們活在現代,說不定還會覺得我們的付出太小兒科了。

至於基督徒,願意跟隨主耶穌活出「愛人如己」的生命的一群人,我們更要自問,我們有沒有讓主耶穌的血白流。主耶穌為了救贖世人的罪惡,甘願被釘死在十字架上,流出寶血,正是要以此顯明祂無私的愛。我們也應當效法主,當我們周遭有街友在忍飢受凍時;當我們注意到偏鄉的小孩,因教育資源不足而影響到他們的受教權時;當部落裡有原住民因交通不便,生病卻無法就醫時;當許許多多的性工作者,同性戀者,毒癮者,受刑人等等所謂的社會邊緣人受到眾人不公平的對待時,我們是選擇站在道德的至高點上譴責這些弱勢者,認為他們罪有應得?或是選擇冷眼旁觀,事不關己?還是像主耶穌一樣,和弱勢者站在一起,以無私的愛接納他們,幫助他們?這對我們而言,更是一個在信仰上相當困難的課題,卻也是我們必須要去承擔的一個責任。

我認為洪大教授在提出「別讓前人的熱血白流」這個課題時,顯然是站在自以為義的道德高點,把這些為弱勢請命發聲的學生和年輕人看成是一群不知好歹的洪水猛獸,丟了前人的臉,讓前人的熱血白流。這種用泛道德的態度任意扣人帽子,一直是我們的當權者最愛玩的把戲。如果她選擇站在當權者那一邊,忽略了政府所行的諸多不公不義之事,對弱勢者不聞不問,那我毫不懷疑她才是真正讓前人的熱血白流的那一位。(全文完)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