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被退回的包裹/江淑文

今年十月中,新使者雜誌收到一封來信,收件人的地址是台灣某地區的郵政信箱。寄信人提到,他看到今年新使者的聖誕特刊「圓來是愛」,其中的見證文章讓他很感動,請我們再寄過去的聖誕特刊、新使者雜誌和有其他相關書籍的信息,並附上劃撥單及訂閱、付費方式,他會匯款過來。

一封看似很平常的讀者來函、需要訂閱服務,新使者的助理便以包裹的方式,將過去幾年的聖誕特刊,當期和過期的新使者雜誌,還有叢書信息寄過去。

不到一個禮拜,這個印刷品包裹被退回來了!剛好一位有經驗的人看到那封請求寄件的信,告訴我,依那個郵政信箱、用的標準信封和格式化的信紙,就知道是監獄,寄信的人是受刑人。包裹會被退回,原因很多,監獄的規矩多,我們不知是觸犯了其中一條規定,所以被退件。

我很不甘願,一定要追究到,是哪一條不合規定所以被退件。查問的結果是:
「寄件給受刑人,首先,包裹一定要先申請,申請通過後,寄去的書籍一次不得超過三本。而且一定要註明是「印刷品」!」以上三個條件我們都沒遵守,所以被退回!

包裹被退回後過半個月,新使者又再收到這位受刑人的來信,詢問之前請求的書籍還沒收到,他很期盼。並再加上他的兩位家人的地址,想要替他們定新使者、買聖誕特刊給他們,希望我們可以協助,讓他的家人可以接觸福音。

再次收到這封受刑人的來信時,我激動的流下眼淚,我們平常人輕易可以得到、卻不在意的信息,對這些失去自由的人,是多麼的珍貴、難得。隔著監獄高牆、渴慕福音的呼求,是這麼迫切。我不明白獄方的檢查政策,而我也焦慮於那位寫信來的受刑人,沒有收到我們的包裹,以為我們沒有回應,那種被棄絕的失望感,讓我們很覺得愧疚。

新使者被退件的插曲,讓我更感受到更生團契成立的美意和推動事工的不容易。日前東榮教會的洪芳茂醫師跟我分享一件事,他的太太長期致力於更生團契的監獄事工,擔任義工。他說,他的太太很努力寫信和卡片去鼓勵受刑人,但是信常常被退回來,過與不過,就看當日獄方檢查信件的人是誰、有沒有什麼立場,只要檢查的教誨師主觀覺得不妥,就退回來了。但是他的太太還是努力的寫,只要其中幾封寄得到,有人看到,就是一個機會。

每一年,新使者的聖誕特刊會支持更生團契,將聖誕特刊寄送給受刑人和更生人,甚至是他們的家屬。更生團契是經過多麼不容易的交涉才得到這樣的許可,跨過有形的監獄高牆,挑戰監獄管理制度,才可以在每一年聖誕節前,使用新使者的聖誕特刊,把福音信息傳給受刑人。寄到獄中給受刑人這部分的聖誕特刊,會依獄方要求,特別在硬體裝訂上,沒有任何鐵圈與金屬裝訂,而是用塑膠環裝置。這幾年來,需要的份數從一開始的幾千份、到現在的兩萬份。整個出版、印刷的費用對新使者而言,是一筆很龐大、近百萬的經費。多年來經費的籌措,剛開始是盧俊義牧師在其牧養的東門教會和帶領的查經班募集,後來逐漸有其他教會和弟兄姊妹奉獻加入,一起同心奉獻,為這項針對更生團契需要的文字事工奉獻。

為什麼我們會願意投入這項事工?猶如中國作家章詒和在文革期間入獄十年,她對監獄和法律的親身觀感是,「法律可以處罰一個人,但是不能救贖一個人的生命。」對監獄裡的受刑人以及出獄後的更生人傳福音的工作,就是補足法律未能觸及的生命面。這個事工可以做到多廣,仰賴於眾教會、弟兄姊妹的支持。你的支持和奉獻,可以將文字事工的力量化做敲門磚,打開監獄大門,讓更生團契把福音的信息送進去,榮神益人。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4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