禱告的故事之二/彼用 搭馬拉山

『夫妻是從不同的原生家庭帶著各自的經驗和價值觀進入婚姻。因為對兩個沒有全然相同生命經歷的夫妻來說,若非上帝的愛與光照,是無法單靠自己的努力而深入體會對方的感受。優質的陪伴是指能聽懂對方的話語,瞭解對方內心的需要。若是聽不懂對方的需要,「祈禱」就會變成想要改變對方的工具;若能聽懂對方的需要,祈禱就會讓彼此更有力量。』摘自《為家庭祈禱手冊》。

十六年前、一九九七年十月,我接受洗禮時,我身邊沒有一個親人在場,開始來到教會過著有宗教信仰的生活時,我們夫妻間因此而產生了緊張的氣氛。妻子從小一直是民間信仰的家庭長大的,對於教會事工剝奪了應陪伴家庭的時間無法接受,娘家對於外來異教更是不能諒解。

我向神求:「假如主祢要領我回來,就請祢連我的家庭一併贖回。」教會的弟兄姊妹懇切的為我們禱告,我與二宮牧師也常常在密室裡流淚禱告。很奇妙的,在一個精疲力盡探訪後的一個晚上,二宮牧師送我回家,臨走前面對我妻子順口說了句:『我可以跟妳上個人的「聖經基礎課程」嗎?』,我妻子很冷淡的隨口應付了一句「好了 好了!...」當時我屏住氣息,隨後送牧師下樓,到了樓下之後我跟牧師興奮的抱在一起,我們再度流下禱告的淚水,隔年十二月,我帶著兩個孩子,見證了我妻子接受洗禮的信仰告白。

事後,問我妻子當晚願意上「聖經基礎課程」的原因是受了甚麼感動。她很淡定告訴我說:因為常被問的很煩,只是想隨便應付了事的。不過我妻子很慎重的告訴我:自從我上了教會以後,他確實看見了我的轉變,所以她對這個宗教開始產生了些好奇。
我們常常聽到禱告的見證故事,或許是為配偶禱告,或許是為孩子禱告。可能持續好幾年,甚至可能花了一輩子的時間,無論時間多長,其實在我們還未開口禱告前,那禱告的功效和能力早已先庇護了這個禱告。

我們原住民禮拜的成員幾乎都是正值青壯年北上來打拚,因此絕大部分是在台北結婚生子繼而就地組成家庭的,所以在家庭禮拜或靈修聚會中,我們就如部落中的一個大家族一樣,彼此間互相的取暖,共同分享我們的理想與生命。所以在聚會中,我們將各自家庭所碰到的各樣難題,無論是親子關係、夫妻關係、就業問題、甚或家庭裡的芝麻小事,都毫不忌諱的攤開在我們彼此的分享與代禱中,接下來我們就會在家庭禮拜或野外靈修中的祭壇上手牽著手,心相互牽引著不住的禱告,不停的求助。當我們靜下來時往往會發現,我們各個淚水滿面,如被聖靈光照一般,充滿信心、心靈堅定的確信:上帝已經應允了我們所有的祈禱,而且主已揀選我們要成為祂救恩美好的見證者!」

「先為自己祈禱,瞭解自己面對問題時的情緒反應如何,再將夫妻間的問題向上帝陳明,求上帝光照,使我們能看到問題背後的真正原因。若是能深入瞭解彼此在原生家庭的生長過程中,有什麼缺乏與失落,我們就愈能適切的為對方祈禱。」摘自《為家庭祈禱手冊》。

有位約六十幾歲的姊妹,他有三個兒子都長得非常高大,而且都非常的俊俏。但第三個兒子在十六年前因一場車禍下半身完全殘廢,終身只能靠輪椅行動。先生原是經營生意有成就的漢人,聽說還演過戲,但卻染上了酗酒的習慣。除了發生車禍的第三個兒子外,兩個兒子原本都有很好的工作,卻都跟隨父親一樣染上了酒癮,因酒精中毒,只落的有一餐沒一餐到處闖禍或常常在家鬧事,以致鄰居也時常報警。四年前先生因喝酒中風,無法行動也無法表達,躺在養護中心於今年七月逝世。
這個媽媽從來不曾間斷的,為他家庭裡的四個男人禱告。這位姊妹常常吶喊著:「主啊!祢給我這個功課,用意到底是甚麼?求求祢就明白指示給我吧!」。

在這幾年來,靠著輪椅行動的第三個兒子,不曾間斷積極的掌握住尋找各種工作機會和這位媽媽靠著打零工共同維護這個家庭。這個兒子現任於台北鐵路局客服部上班,因為下半身癱瘓不能靠自行排泄,他上班前需要這個媽媽最少費一個半小時的時間為他處理乾淨身體裏的廢棄物。

雖然這位姊妹長久處在非常艱困的環境裡,但在教會裡卻非常活躍的服事。她現在除了需要照應第三個兒子的作息以外,每週還固定在台大醫院或幾個療養院裡,用她自己研發的音樂治療方式,為許多的病患帶來喜樂的盼望。只要有一點點的機會,這位姊妹必緊緊抓住來傳揚耶穌救恩的福音。你絕對無法想像,當她在密室禱告的時候,那淒凜求助的吶喊聲是從她喉嚨裡發出的。在這樣的困境裡,這位姊妹是靠著禱告,不曾間斷與上帝連線吸取從上帝湧流的活泉並加給的力量。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9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