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兒時馬尼拉死裡逃生(六)/黃東昇

八、Santo Tomas 大學裡面的故事
我小時在馬尼拉死裡逃生的記憶一直刻印在腦海裏, 但是小孩所能觀察的事情只是片面的,我一直想更進一步了解那一段時期的歷史,特別是當時美軍與日軍巿街戰的情形。2007年,Ken Burns 製作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完整記錄影片(The War, An Intimate History, 1941 - 1945),這電視影片分七部演出,東亞洲戰爭有詳細記錄。此影片給我大開眼界,是我七十年來首次看到馬尼拉巿街戰之記錄。更重要的是經由該影片我認識了Sascha Weinzheimer。Sascha出生於1933年,日軍佔領馬尼拉時,她與家人被關在Santo Tomas大學。她被Ken Burns邀請在此影片裡口述當時Santo Tomas大學的生活情況。目前她退休住在舊金山附近的小鎮。

Sascha的祖父是一位富翁,他在美國加州及菲律賓擁有很大的土地經營耕種農作物,Sascha及父母兄弟都住在馬尼拉巿附近的農地。日本突擊珍珠港後,日軍就於1942年初進駐馬尼拉,並利用位於巿中心 的Santo Tomas大學當俘虜拘留所。Sascha全家及其他外國人(美國、英國、荷蘭、挪威、波蘭及法國等)那時都被關入拘留所,此拘留所收容人數曾高達四千人。圖8是Sascha與弟弟於1943年在拘留所照的。後來拘留所之情況惡化,食品不足衛生不良,不少人病死或餓死於拘留所。Sascha及家人於 1945年2月3日被美軍解放,兩個月後乘船回美國加州。如果想知道Sascha等在Santa Tomas大學遭受三年不人道的生活,讀者可將Sascha Weinzheimer輸入Google就可查到那些資料。

我和太太韓淑真於2008年6月4日在北加州拜訪過她,交換我們二次大戰時的不同經驗。圖9照於Sascha家附近的日本餐館。她當時75歲,收藏有1937年馬尼拉巿的電話簿。很奇妙的是我在此電話簿裡找到張海籐的住址與電話號碼、 Cho Kaito, Dr, Office, 706 Reina Regente, 43-88-37。Cho Kaito是張海籐的日本發音。回想七十年前,我們住在馬尼拉過著舒服的生活,常乘車經過Santo Tomas大學,但從來沒想到在此大學建築物裡面是另外一種世界,有四千位無辜的歐美人士在受日本軍人的虐待。

‧後記‧
在結束本文之前,在此補充說明家父在馬尼拉親戚朋友的下落。王乎被美軍送去日本後就留在大阪經營珠寶生意。黃東樹與家父由日本回台南。有一段時期他住在我們家,家母當媒人介紹蔡清塗夫人的妹妹給黃氏。他們結婚以後就移民去日本,找王乎學習珠寶生意,後來定居於神戶。盧遠綏定居於馬尼拉,他於1960年代被選為馬尼拉華僑首領,常常於十月率領菲律賓華僑到台北參加双十節慶祝會。張海籐夫婦於戰後回台南重新開業眼科診所,全家人於1970年移民定居於美國洛杉磯。林智鍊全家於戰後搬回台北,後來全家移民到洛杉磯。這些長輩都已經先後去世。

我於1946年由馬尼拉回台南後,都在台南念書,永福小學、台南一中、成功大學化學工程。1960年留學到美國,一年後家父在台南去世,亨年五十四歲。我在肯薩斯大學完成化工博士學位,與韓淑真(台大心理系)結婚,並接家母來美國永久居住。我在美國石油公司做研究工作30年,1995年退休後回母校成功大學當兼任教授五年。在美國常常參與台灣同鄉會之事工,曾當過FAPA全國理事及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總會會長。目前退休住在舊金山。育有一女兩男及六個孫兒女。

我很高興這幾年找到有關馬尼拉戰爭之寶貴資料,即Ken Burns之二次大戰之新聞電影記錄、湯博士及卡教授之歷史研究報告,更重要的是認識了Sascha小姐。今年初我們回台灣參加總統競選活動時,特別找時間到中央研究院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拜訪湯熙勇博士。我的堂弟黃建中於2012年1月19日專程開車載我們到中央研究院。圖10右起是湯博士、筆者、韓淑真、莊黃芳美及黃建中。湯博士對於馬尼拉台灣同鄉的後代,能於70年後的今天來和他見面互相認識,甚為感動。他很高興我們提供黃純儒後代的資料,這些資料能更加充實他研究報告之內容。最後我要感謝內人淑真幫忙修改本文章。(全文完)
〈原刊載於《台灣文學評論》承蒙原作者同意轉刊於週報〉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