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兒時馬尼拉死裡逃生(三)/黃東昇

三、日本突襲珍珠港(1941)
我們在Soler街住一年後,家妺芳美於1941年11月28日誕生。十天後(12月7日)日本發動攻擊夏威夷珍珠港,笫二次世界大戰在東亞洲爆發,日本政府稱此為「大東亞戰爭」。日本軍隊於1942年初攻佔馬尼拉市,在他們進駐之前,駐馬尼拉日本大使館就通知所有的日本僑民搬到日本領事館指定之幾個集中場所避險,以防止當地暴民對日本僑民的傷害。這些指定的場所有學校大禮堂、大公司倉庫等等。當時我才五歲半,不知世事,沒有恐懼感,到底全家人如何由Soler街搬入避難場所完全沒有印象。也不知道我們在此場所住了幾天。只記得一個大禮堂內住滿了人,大家都睡在地上。對家母而言,芳美剛出生不久我們全家就必須搬到大禮堂暫住,這種事對我父母是一個很大的衝擊。

當時外面街道在我的印象是平靜的,沒聽到槍聲或炸彈爆發聲。但有一天日本軍人拿槍及剌刀走進大禮堂,日軍宣佈日本在馬尼拉戰勝美軍,不久大禮堂裡的避難人都可以回家。這次日軍進駐馬尼拉,沒有碰到美軍的抵抗,主要原因是美國在東亞洲沒有抗戰的準備,麥克阿瑟將軍就宣佈美軍不戰而退出馬尼拉。當我們走出大禮堂回Soler老家時,街上並沒有印象看到戰爭的破壞,唯一顯明的是美國旗及菲律賓旗都改插日本旗。

有一天我在家裡聽到外面有很多聲音,我以為街上有熱鬧的遊行,跑到Queson大道後發現一大堆穿破爛軍衣的白人(應該是被日軍抓到的美國、英國、奧國、荷蘭等的戰俘) 被迫行軍經過馬尼拉巿街。我們不知道他們在炎熱太陽下己行軍幾天,他們看起來都非常憔悴、疲倦無力。日本軍人騎馬在趕這些戰俘,拿鞭子打那些走慢的人。街道兩邊站滿菲律賓民眾,他們同情白人戰俘,爭先恐後拿水及冰淇淋給他們吃。當時我是六、七歲的小孩,也覺得這些騎馬的日本軍人實在很沒人道。(待續)

〈原刊載於《台灣文學評論》承蒙原作者同意轉刊於週報〉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5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