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影之間----我的攝影經驗(續)/許大雄

攝影的興味
這興味,或許是讓人延續的動力。我在攝影體會許多這樣的興味----來自對周遭環境敏感度的大幅提升、對光影掌握的漸次熟捻、對相機這工具的把握日深、也對神所創造萬物興起更多更大的讚嘆...。

就以最近外拍白鷺鷥為例。拍攝本身,就是在觀察與欣賞全能神的傑作。每一看到白鷺鷥美麗優雅到極點的身影,或展翅、飛翔、降落、停歇、捕食、餵養、擺尾、自理身子羽毛、...等,都讓我充滿驚嘆與讚美。牠們為延續生命所做的無數努力,真讓我愛到極點,也讚嘆到極點!大鷺們努力覓食,在餵養諸多雛鷺時,孩子們也都奮力爭食,吃完後就開始鬥嘴嬉戲(用嘴巴互啄),可愛透頂也萌到爆表。這樣的美妙場景與機遇,沒學攝影,還真難以遇見。

享受當下
當然,我也努力留下那珍貴更無法重來的每一分、每一秒與每一畫面。在那當下,心中充滿興奮、期待與樂趣。光享受這過程,就贏過無數外在肯定與酬勞(有形酬勞當然沒有,又不是職業攝影師);但無形酬勞,如:成就感、滿足感、興奮感、...等,卻豐豐富富的裝滿行囊與內心。

攝影就像探索
按下快門的瞬間都是一種探索,可能出於自覺、有意為之;也可能出於直覺、下意識或無意識而為。我們將周遭人、事、物極其個人化的一種觀察,以觀景窗的小框框來做自我觀點的詮釋。所以一樣的景觀,卻能有千千百百種成像與效果。最有趣的是,每次老師帶我們學生外拍時,雖然拍的是同樣一個場景與模特兒,但同學們因角度、光圈、快門、ISO、...等微小差異,卻往往導引出截然不同的風格與作品。有時,我會覺得攝影是內心世界的具體呈現。

攝影有如探險
按下快門的瞬間也是一種探險。學習就是一種探險,它往往需要對既有心智模式的跨越,我們因此能從無知、未知進到有知,從舒適圈進到陌生領域,經由不斷練習來掌握訣竅,等熟能生巧後,再創建另一個更高階的舒適圈,有如攀爬階梯式的循環上升。
我每每在嘗試一個全新的攝影主題時,都有一種對未知的困惑與成效的憧憬,有點像尋寶的感覺。手中雖有藏寶路線圖,但都是老師教的、書上說的、網上寫的,路徑彎曲多變,有點把握又有許多迷茫。然後,到了目的地,看到當下光景,選好景、構好圖,架上腳架,按下快門,反覆檢視與調整,一試再試後決定收工回家。回到家,將成果置入筆電瀏覽。那時,從小框框到大螢幕的成像,往往帶來許多驚喜。當然,也有許多挫折,會懊悔忘了拍不一樣角度、曝光、遠近、...等,不一而足。只是,雖然不至於「一回頭已百年身」,但有時要遇到同樣天光夜色,還真不知要何年何月啊!雖然寶藏有多有少,甚至沒有半點,但攝影作為藝術,只要付出,必有寸進。可謂「一分耕耘,一分收獲」的最佳寫照。只是,這收穫有時不在作品,而在經驗的累積上;因此,每一次的練習都在為下次機會做最好的準備。

攝影有如人生
攝影也能體會出人生況味與實境----操之在我有之,但成事全然在神。就像「小富由儉,大富由天」一般。我們固然盡其在我,努力再努力,拼命再拼命,但有時就是萬般不由人。我常有構好圖,架好腳架,但萬事皆備,卻只欠東風的無奈。比如我常遇到期待的光線就是不來、雲層與陰雨卻來攪局的窘境。也有這週明明勘好的景,下週到現場卻已事物全非的扼腕狀況。常言「人生不如意者十有八九」,套用在攝影,有時也蠻貼切的...。

天恩與天威
然而,我也遇過幾次意外之喜。有次在四草大橋拍黃昏與夜景,拍呀拍呀,遠方雲層竟然出現閃電。初次遇到,我既驚喜其壯麗,又擔心其威脅。當時沒有快門線,無法用B快門,稍一考慮就土法煉鋼,用蒙的。想不到,神奉送兩張被老師稱之為可能是空前的四草大橋閃電成像。我將那兩張命名為「四草大橋的天威」(The Power of God over the Bridge)。稱之為天威(The Power of God)豪不為過,因為其型、其聲、其景所帶來的震撼,讓我只能俯伏其下,讚嘆與震驚,久久無法自己。不是天威,又能是什麼?

關係的重建
攝影也是關係的重建,我指的是人與人、人與大自然。因為學攝影,我與大姊、內人、老師、師母、同學、學長姊、...等,有了共同話題,也有了更深入的認識與互動。從室內課程到外拍,從請教、討論到評論,從觀察、選景、構圖到按下快門,我們與周遭開始建立一個「親密」鏈結。那「親密」鏈結讓我們走過的每一塊土地,如:台南公園、安平、白河、嘉義鯉魚潭、...等,不再是地圖上的一個地名,而是我們走過、看過、照過、關心過、愛過的「後花園」。這與觀光客的過客心態截然不同。相反地,我們珍視、肯定、熱愛這塊神創造的美麗大地與生活其上的動植物。就像每回拍完白鷺鷥,都會不自禁的祝福牠們一家平安喜樂;回到家,也常掛念牠們活得好不好;遇到颱風過後,也總會想快去看看牠們的近況一般。這樣的親密鏈結,實在是生命旅途的重要資產。

陽春器材驚豔照
真感謝,現今攝影不再是金錢的累積與器材的比拚。有好長一段時日,攝影是有錢人才玩得起的嗜好。還好,突飛猛進的科技,讓廠商生產出許多高效能又可負擔(Affordable)的數位器材,光是不用先洗才知效果、印相片與幻燈片,就造福不知多少同好的荷包。我的攝影老師出身貧寒,所以自奉甚儉,一切都講求成效比,因此他推薦的都是便宜又大碗的器材。至今,他拿的仍是那老掉牙的Nikon D300+Sigma鏡頭,而非原廠鏡頭。反而學生們拿的器材都比老師貴又新----有多位學長擁有兩、三百萬各式原廠器材。有趣的是,家姊只拿Nikon P510(當時售價不到$13000),就拍出許多我認為極佳的作品,幾乎完勝我手上這些好幾萬的中階機種。所以,我期許能像老師一般,將自己器材發揮到極致,用眼光、視野、境界與技術來駕馭器材,而不是被器材駕馭與綑綁。

一百次才夠
有次,在連拍三週荷花後(到白河),我問老師同樣題材要拍幾次才夠。老師回說:「一百次!每去一次,不管有沒有按下快門,就算一次。如此去了一百次,就夠了!」我聽了真是咋舌不已。一百次耶,不是五次、十次,是一百次耶!Mama mia!

體貼的大師
作為自學成大師(陳祥賡http://www.photochk.tw/)的人,老師的確言行合一、勤奮認真的奉行其說法。每次要帶外拍,不管多遠,老師與師母都得先行多方尋覓、多次勘查,好讓學員們能以最有效率(我稱之為Just in time,能讓我們多睡一些)與效果(大家都能拍出好成品)的方式完成作品。老師對學生之體貼與敬業,由此可見一般。

學生能快速掌握拍攝主題與技巧,老師功不可沒。他總能耐心解說、有效引導,讓我們這些菜鳥漸入佳境,初次就能拍出差強人意的成品。然後在一次又一次的外拍中累積寶貴經驗,從「成品」進入到「作品」。老師為了鼓勵我們,常常循循善誘、多方激勵,讓我們的攝影功力漸次加添。我發現能夠讓老師「真正」稱許為作品的,雖然不多,但必屬佳作。其眼光之精、之獨,也讓我讚嘆的無以復加。我用「真正」,是因為他會因學生所屬階段與程度而稱許,但未必能真正上得了檯面。但我看學長姊的「作品」,往往驚嘆不已,真有只能望其背影的感覺。

然後,慢慢的,老師也會拿我的「作品」給學弟妹們評論。聽說,他們也會有類似感嘆。我聽了,也很小小的自Hi一番喔! 不過,高興一下下就好,畢竟學無止境。偶有佳作,與學長姐們(老師更不用說)出手必有佳作,還是差了好幾個檔次啊!

感謝再感謝
真是感謝讚美主,能在雅鈴引介下入列老師門牆。在老師的帶領下,日漸喜愛也漸能把握攝影精髓,算是師父領進門,開始進入一個全新領域與境界。也能用一個截然不同的眼光看待光影這美妙新世界,以前絕不會做的,比如:逆光拍,現在沒逆光、測逆光還真下不了手。以前只會粗糙的觀察光影,現在已能敏感察覺與捕捉,真是一日千里,不可以道里計。

第四台那些投資「顧問」常說:「好的老師帶你上天堂,壞的老師帶你下地獄。」套用這句話,陳老師的確帶領我進入攝影那美妙無比的天堂。真是感激不盡,實在足甘心耶啦!我想起,老師常鼓勵學員要「認真的黑白拍」(台語),意即,經由努力學習、多方嘗試、不怕錯誤來累積豐富經驗。運用在生命各領域,何嘗不是如此?(全文完)

許大雄
寫於主後二○一三年八月二十九日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8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