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愛心到海地: 地震救援實錄(一)/楊明倫

2010年一月十二日從電視傳來海地發生七級大地震,第一個念頭就是: 怎麼又是海地?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苦難來個不停。像這種大地震引起的重大災難,首波救援當由搜救團隊及外傷科系先行,果然邁阿密大學的外科團隊及邁阿密市戴德郡救難大隊,第一時間就飛往太子港進行救援。由於在我服務的醫院裡,大家都知道我與我以前的學生海地裔美人Dr. Serge Geffrard傑法醫師共同創辦的『送愛心到海地計畫Project Haiti Heart』,幾年來一直有組團前往海地義診。看到海地首都災情那麼嚴重,醫護人員紛紛向我打聽,何時我們可以組團進行救援?此時已經接到台灣路竹會程海平電話商量組團事誼,我立即答應與路竹會合作一同前往。由於大地震後交通紊亂,要前往海地太子港非得經過多明尼加首都聖多市,再開十多小時的車程不可。整個行程規劃倘若獨自組團談何容易?因此決定與台灣隊同行。

為便利語言溝通,美國團的招募以通海地語者優先。沒幾天的功夫就招滿包括佛州、加州、紐澤西州等地共十八位醫護人員。幾天內我將下兩星期待看的病人重新安排就診時間,買妥機票,將購買來加上募集到的龐大醫藥器材,分配給每人託送行李一百磅,私人衣物只能隨身攜帶。一月二十日一早在邁阿密機場與台灣團準時會合,同機飛到多明尼加。台灣團其中有幾位是我過去參與路竹會義診活動的老友,相見甚歡。總團一共六十四人,包括十九位醫師、 四位牙醫、五位藥師、一位呼吸治療師、一位醫檢師、二十一位護士、一位醫學生以及十二位義工。感謝多國大使館及台僑協助,全團夜宿聖多市旅館, 次日凌晨4點出發,車隊包括台灣準備的兩公噸醫療物資。在開了十餘小時的車程後,終於傍晚抵達滿目瘡痍的太子港。

台灣過去對於海地的建設援助,都是經過台灣的海外工程建設公司(OECC),這次地震OECC所建設的工程全都毫髮未損,可以說是經過最嚴厲的考驗。對於OECC的重要幹部Johnson 的女兒不幸於地震中喪生,大家都敬致哀悼慰問。感謝OECC全力協助賑災,提供全團食宿及帳棚門診場地,有水有電,甚至也能無線上網。

第二天大家起早安排掛號地點,各科門診(兒科、內科、婦科、外科、精神科、骨科)、檢驗以及領藥先後順序,並設立觀察留置室、簡易開刀房,同時請海地裔團員打電話招募十名翻譯志工。第一天門診只有三、四百人,第二天起口耳相傳,每日門診人數高達六百多人,六天總共看診3,542人。

幾位外科部的醫護人員最為忙碌,病患有貨卡送來的,也有獨輪車推著進來的,從輕傷清理傷口到骨折病人及需要切皮治療的室綜合症(Compartment syndrome)都有。一位青少年,甚至須要我們的骨科醫師用手動線鋸進行截腳掌手術,來保全性命。幸好骨科陳俞志醫師醫術精湛,以及麻醉醫師用藥得宜,不但手術成功,術後也沒有令人擔心的併發感染,在護士細心照顧幾天之後就回家療養。有三位上石膏固定的骨折病人需要拐杖,感謝OECC的木工,用工地現有的木材為他們量身製做拐杖。

內科與兒科部醫師們有時需要會診來解決疑難雜症,聽到心臟有雜音時,就靠平時訓練的聽力判斷病因,因為並無現代的心臟超音波機可用。檢驗部可以提供白血球、血紅素、血糖、血尿素氮、肌酸酐等的鑑定,輔佐我們的診斷與治療。領藥時由於需要動用數位懂海地語者詳細用海地語翻譯解說,領藥處往往形成瓶頸。日頭炎炎,真是苦了海地民眾忍飢耐渴排隊看病、取藥。由於隨團醫師有三位是海地留學台灣的醫師,曾在海地醫院服務過,他們打聽到太子港的醫學院總醫院General Hospital內有柯林頓基金會,裡面存有許多為災民準備的藥品;路竹會攜帶百餘種藥品,雖然治療一般疾病不成問題,但是我們的藥師看我們的用藥需求,加上我們並沒有準備破傷風疫苗,就列出缺乏藥品清單,去向柯林頓基金會請求支援,也蒙首肯。

這次大地震,造成二十幾萬人死亡,三十幾萬人受傷,四千人受到截肢手術,超過百萬人無家可歸,半數居住在臨時設置的三百個難民營,實為幾世紀以來最大劫難之一待續)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