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牽掛/恩樂‧拉儒亂

在部落道路的轉彎處,有一小坪方的田野。

在那裡,佈滿了許多花樣的旗幟與瓶罐作響,為這片田野林間加添了熱鬧的景象。

阡陌間,徐徐吹來的清風,搖曳著綠色的波浪,我,嗅不到稻子成熟的清香,卻遠遠的看見了兩位彎著腰、弓著背的劬勞身影。
這篇文章,送給我的摯愛: 外公(tawmo)、外婆(kawngo)。

外公、外婆是個再平凡不過的農人,不過,他們卻有著一身的山林智慧與不衰的部落記憶。

在貧疾的年代,他們在田地裡做牛做馬辛苦工作,雖然無法日進斗金,但,為了家中八個孩子以及年邁的老母親,他們就這麼過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

他們識字,卻不做生意。他們粗糙的雙腳有鞋卻是穿不住!而我深信;他們所擁有的是一個富足的生命以及堅定的信仰。

現在的他們,健康情況每況愈下,膝蓋也因為長年徒步往返田地而大大受損。

有人說:少年是叛逆的、中年是堅持的、老年是頑固的。

的確;我們經常勸阻老人家放下手邊的工作在家休息,卻換得他們回應:不工作會生病啊!

直到現在:我還是領悟不到這番話的觸角?於是,牽掛他們的健康、牽掛他們的生活、牽掛他們的一縷黯然...。

望著手錶,已經是凌晨一點多鐘,我彷彿看見千里外的老人家,斜倚在沙發上看著電視睡著了。

此刻,我向神祈求: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