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影之間----我的攝影經驗/許大雄

序曲
學攝影的這一段時日,我常提醒自己不要忘了初衷----它是為了服事人、榮耀神,也讓自己身、心、靈愉悅,能用新眼光欣賞與觀察神所創造萬物的手段。手段不是目的,目的更不能與手段混淆。但人是健忘、又有罪性與惰性的獨特物種,因此,我得時時提醒自己,才不會走偏走窄。走偏指的是,當我為攝影而攝影,就很容易偏離神;走窄指的是,當攝影成為唯一,它就很容易變成另一個偶像。

隨神而行
我常想,人雖有百般計較與想法,但成事在神不在人。神要如何使用與帶領我在這領域的服事,目前未知。甚至會不會使用,也還未知。但我相信,若神要使用,祂必供應,也必帶領。

也因此,我的認知是,當下有時間有興趣,就多看多練習;或許哪天沒時間、興趣漸低,就少看少練習。但不管前者或後者,都是神賞賜的莫大恩典。得之,我幸;不得,亦我幸,都感謝讚美主。這樣的心態,讓我對每次的外拍都異常珍視。每次外拍,能有一張滿意之作(不是老師,是自己觀點,老師標準太高了!),就是意外收穫,就可喜樂感謝。

攝影作為藝術
攝影之所以有趣,就跟所有藝術活動一般,它可深可淺,而深淺之間,卻都可讓人悠遊其中。我的意思是,攝影可以很有深度,讓人全心投入,拍出震撼人心的作品;也可以很一般,卻仍讓當事人自得其樂。我的孩子初彈鋼琴時,會個「小星星」就可以帶來許多成就感;雖然彈得零零落落,卻也能帶出許多興味。後來時日日增,功力大進,彈到「小星星變奏曲」時,有模有樣,架式十足,樂音悠揚,神采飛揚。從「小星星」到「小星星變奏曲」,深淺不可以道里計,但經過一番熬煉、苦撐、豁然開朗的通關過程,都讓他們在由淺入深的每個階段,也讓我這旁觀者興味盎然。

攝影的興味
這興味,或許是讓人延續的動力。我在攝影體會許多這樣的興味----來自對周遭環境敏感度的大幅提升、對光影掌握的漸次熟捻、對相機這工具的把握日深、也對神所創造萬物興起更多更大的讚嘆...。

就以最近外拍白鷺鷥為例。拍攝本身,就是在觀察與欣賞全能神的傑作。每一看到白鷺鷥美麗優雅到極點的身影,或展翅、飛翔、降落、停歇、捕食、餵養、擺尾、自理身子羽毛、...等,都讓我充滿驚嘆與讚美。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