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智與感性/林信男

聖經:我要用靈禱告,也要用理智禱告;我要用靈歌唱,也要用理智歌唱。(林前14:15)
剛剛我們唱的詩歌「平安七月夜」,乃是基督徒針對台灣一般百姓視農歷七月為不祥鬼月的民間信仰,所做的基督信仰回應。民間所持不祥鬼月的觀念,也曾經呈現在醫療領域。過去的人曾盡可能避免在農歷七月住醫院,特別是要避免住院接受外科手術,以免被惡鬼煞到。此種對七月的恐懼,感性面多於理智面。其實早年醫藥比較不發達的年代,七、八月的台灣氣候炎熱,容易有細菌、病毒感染,但又缺少有效的抗生素來控制感染。加上七、八月又是醫院醫療人員異動,新手上任的期間。因此,從理智上來分析,此段期間相對起來本來就比較會有意外狀況發生,不必把「惡鬼」扯進來。

相傳古代美索不達米亞地區的蘇美人,他們要決定重大事件時,族人都要一起開二次會議討論。一次是在清醒、冷靜的情況下討論;另一次是在喝點酒、微醺的情況下開會。若兩次的討論決議一致時,才算拍板定案。這雖然是有關古代文明的傳說,卻也相當有意義的暗示,人類生活中,不論是個人、家庭、社會,以至於國家與國際事務,都應兼顧理智與感性。

當我年紀小的時候,因口語相傳說高腳蜘蛛會趁人睡覺時,灑尿在人身上,使人皮膚長水泡。所以小時候我看到高腳蜘蛛會害怕逃避。年記漸大後,雖然害怕心理仍在,但取而代之的反應是拿著掃把追打高腳蜘蛛,想消滅它。後來看書、聽演講,知道高腳蜘蛛是有利於住家的有益昆蟲,會幫我們清除家中的蚊蟲、蟑螂等。以前我擔心高腳蜘蛛一窩蛋不知要孵出多少高腳蜘蛛。後來才知道,到底一個屋子裡可養活幾隻高腳蜘蛛,它們自己會做很好的安排。數目超過時,它們自然會移民到別的地方。我們不必擔心屋子裡到處是高腳蜘蛛。

理智使人做事有條理、規則,建立可依循的方法與制度。但是過度強調典章制度,有可能失去人性,使人像沒有生命氣息的材料、機器,只能按規格、型號組裝使用。感性使人能視實際情境適時表達人的感受。可是過度強調感性,有可能帶來只顧個人感受,忽視別人、群體的需要,而導致偏離軌道。有時甚至造成個人崇拜、獨裁,而帶來悲劇。希特勒的興起,斷續出現的新興宗教悲劇事件,領導者都曾技巧性的利用感性激發群眾盲從心理。

今天我們所讀的經文提到,要用理智與靈歌唱、禱告。也就是說要兼顧理智和感性。這並不是說無論何時何處,理智與感性都要各佔百分之五十。有時理智做主站高的百分比,有時卻要以感性為主,但絕不是只能二選一。也就是說,任何事情都有它的理智面和感性面。歌唱讚美上帝似乎是很感性的事,但做詩、填寫歌詞則需要理智,做曲譜出旋律,也需要理智,按照文學、藝術規則來進行。禱告是人與上帝的溝通,是語言的表達,需要以理智表達所要陳述的事情。從信仰上來看,禱告是兒子與父母之間的對話。親子之間的關係愈親密,對話中的感性也愈多。歌唱可象徵代表生活中的各種文藝、休閒、娛樂等等。禱告也可擴充為處理人際關係、學術活動等等。

傳統的觀念,認為男性比較重邏輯理智,女性比較重感性。此種想法導致一種與性別有關的腦生理錯誤假說,認為男性偏重職司邏輯推理的左腦;女性偏重感情與感性的右腦。此種觀念也出現在許多不同文化的日常生活中所謂的「男子氣概」與「女子氣質」。男兒眼淚不輕彈;女人不宜事業心太強等等。例如小男生跌倒哭泣時,常聽到大人一面安撫一面說:「男生要勇敢,不要哭!」;小男生跌倒時,他生理上的疼痛及心理感受到的難過,和跌倒的小女生的感受沒兩樣。男人和女人一樣需要哭泣。所以叫小男生不要哭,強調男兒眼淚不輕彈,即不符合人類的腦生理功能,也不利於精神健康。女人不但可以和男人一樣經營事業,而且可能更能顧全大局,較少衝動性決策。

舊約聖經創世記第一章提到上帝照自己的形像造人,有男,有女。當人能夠好好將左右腦並用到極致時,就能接近上帝的形像。人類學家發現有不少民族都曾傳說,遠古時代的人類是雙性的。因為是雙性,所以能力特別強。希臘神話就曾說,古代的雙性人能力太強,威脅到眾神的地盤。於是眾神開會商討對策,做出一個決定,趁人熟睡時,將人劈成兩半,成為男人與女人。雙性人被劈成兩半,消除了眾神的危機,卻削弱了人的能力。因此人類一直希望把另一半找回來。雙性人的神話,剛好符合現代腦科學所主張,人最好能左右腦並用。精神健康的人,能恰到好處並用其左右腦。無論你是男性或女性,都需要「男子氣概」,也需要「女子氣質」。其實,不論男女,都同時具有左、右腦。因此,在生活的各個層面,我們都要左、右腦並用,才能夠把事情處理好,使生活有條理,又有樂趣。

台北東門教會的東門學苑自開辦以來,一直秉持著兼顧理智與感性的方向,來聘請老師開設相關的課程。不論是科學或文藝的科目,只要你來參加,保證你在理智與感性雙方面都會有很好的收穫。願上主祝福每一位老師和學員。


林信男 2013/09/03
於東門學苑開學禮拜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