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庥牧師1875年東台灣旅行記2/劉漢鼎 譯

雖然天花流行在某些部落奪走了近半的人命,奇怪的是我沒有看到任何一座墳墓。當丈夫或妻子過世時,他或她會被埋在兩人的床下。假如丈夫先死,妻子至死都不可以離開她的住處。她可以選擇再婚,但第二任丈夫必須進來與她同住。至於家族的其他成員過世則是埋在屋子中央或門口,埋的深度和歐洲人差不多。有些族裏的老年男子會掛竹子做成的耳環,差不多軟木塞大小,內襯有貝殼的裝飾。這種裝飾以前很流行,但後來中年人和年輕人卻越來越不敢戴,他們耳上雖有耳洞,卻沒有掛耳環。

這段時間裏,我們每天被數以百計的窮苦病患包圍著討藥,有些人真的是非常的急需。雖然好幾年來,我在我們的醫院裏學會了包紮的技術和了解島上一些常見疾病,這次出診我們也準備了不少洗眼睛和傷口的藥水和幾種常用藥物,但還是不夠。我們碰到不少困難病例,以這種巡迴式的醫療實在幫不上忙,只能建議他們送到我們的醫院來進一步診治。在各村落巡迴醫療期間,只要有機會,我會盡力教導他們「清潔」的重要性。同時只要些許藥品就可以吸引大批群眾前來,我也趁機向他們介紹「超乎萬名之名」的上帝。我盡量用他們可以理解的方式來傳達最基本的真理,讓他們每天都可以聽到重要的信息,例如「上帝是所有人的天父」,「上帝是愛」,「我們都是罪人,得罪了上帝」,「耶穌是我們的拯救者,救我們脫罪」,「我以耶穌的僕人的身分來到你們中間」等。有一天當我們忙著幫一個男孩包紮腳趾頭時,我左邊有一個人突然告訴我他和耶穌的關連。從一個原住民口中聽到耶穌的名字,對我來說是從來不曾有過的經驗。我們在原鄉宣教的第三天,來到一個「平埔番」(Pe-po hoan)的部落,這些講漢語的族群原本居住在西部的平原和山間,半個世紀前由於碰到艱難的狀況,因而分批由西部遷徙到東部來。他們在西部和沿著中央山脈的親人很多年前就已聽聞並接受了福音,但東西部之間彼此似乎沒有太多交流,東部這邊大多數人沒有聽過福音。在這些部落中我們遇到一位七十八歲的頭目,他很熱誠地歡迎我們,並跪下來和我們一同禱告,全力協助我們傳福音。我本來還打算到距此一天路程的一個山中部落去宣教,無奈氣候太差,無法入山,於是我們在海岸邊的部落停留五天後,只好往南打道回府。

在回程時,我們乘坐的戎客船因天候關係,停在南端的一個港灣中數日,我們也趁此上岸。有一天在晚禮拜後,一個漢人來找我,口中唸著一些英文的單音詞。我正納悶他怎麼會講我的語言,他告訴我以下這個驚人的故事,我屏氣凝神把它聽完。

「大約二十年前,一艘外國人的船在海角東南方發生船難,船上大部分人被原住民殺害,少數人乘小船上岸,並沿著西岸逃難。他們為了尋找淡水,冒險在海岸邊活動,不幸遇上附近的原住民,除了吉姆(Jim),比爾(Bill)和亞歷克(Alick)三人沿著岸邊逃離外,其他人也全數被殺。亞歷克最後因力竭,不幸也落入原住民手中遇害。倖存的兩人繞過南端(後來在該處樹立了一座燈塔)到達白沙內陸,並躲在灌木叢中。他們很快被我們的村民發現,消息傳開,我就帶了好幾個人一起去找他們。當他們看到我們接近,便用力拍胸,並秀出手上和腿上岩石割傷的傷口。我帶他們回到我母親的住處,讓他們換穿當地的衣服,和我們同吃同住長達兩年之久。他們會主動幫我們種植馬鈴薯,犁田,和協助一般勞動工作。有時他們會突然衝進屋內,口中大喊「Engli ship!」「Engli ship!」(譯註:英國船),但我們根本聽不懂他們在說些什麼。吉姆常會問我這個那個漢語怎麼說,我則反問他這個那個用他的語言怎麼說,一段時間後,我們就溝通無礙了。後來他們表達想回家的意思,我就趁著下一艘外國船駛近時,用小筏載他們過去。一開始船上的人以為我們是海盜,用槍對準我們,比爾和吉姆趕快站起來大叫:「Ship a-hoi!」「Ship a-hoi!」(譯註:對遠方船隻的呼聲)。於是大船放下一艘小船,把我們全數載上大船。我們用了一些點心,就和這兩位船員道別,他們兩位說一定還會再回白沙內陸來找我們。一年之後,有一天我們收到一封信,邀請我和我母親到一艘離岸的船上。當我們上船時,船艙門口站了兩位士兵,手持裝了刺刀的長槍,船艙內有三個人,中間坐著穿著金邊制服的大人,吉姆和比爾站在兩邊。大人送給我母親一百二十元,比爾和吉姆說發生船難時,因為我們的仁慈款待,讓他們獲救,這些錢是我們應得的回報。我們吃飽喝足後,比爾和吉姆用一艘小艇送我們上岸。」

這位漢人朋友問我認不認識比爾和吉姆,並拜託我如果碰到他們時,請我轉達他對他們的想念。他接著說:「當我聽到你們在傳揚這位良善和慈愛的上帝時,我確信你是從比爾和吉姆的國家來的,這也說明了何以他們對我和我母親這麼慷慨仁慈。」當這位「賴先生」說完故事,時間已經過了半夜,他哼唱了一首很像英國曲調的歌。我衷心感謝他對我說的這個故事,並誠意邀請他有機會到打狗來。(全文完)

原文出處:Ritchie,Hugh. "Notes of a journey in east Formosa." The Chinese Recorder and Missionary Journal 6 (1875): 206-211. 並同時收錄於賴永祥長老史料庫http://www.laijohn.com/archives/pm/Ritchie,H/date/1875.03.30-/east-coast.htm。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