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大學生與街友/水平

有個官員說:〔台灣的核電廠像是蓋在一個堅固的"蓮花座"上〕倒是讓我想起一個街友每天都坐在高約1公尺、長約4公尺、寬約4公尺的水泥台上,四平八穩的,才像是一個"佛祖"坐在一個堅固的"蓮花座"上。
記得頭一次與姊妹跟他說話......
〔喂!給你的新衣服為什麼不換,髒兮兮的......〕
〔沒有呀!在那裡?〕
然後他就在那平台上,將所有的一袋袋的塑膠袋打開來,找來找去的......又因是在大馬路邊,車聲隆隆的,我跟姊妹必須提高分貝的在那指來指去......〔這邊找找看、那邊找找看......〕
這樣一來自己也覺得很不得體與恰當。(就像是河東獅吼似的......)
這時看到一位大學生(男的)正在等紅綠燈,我就跑過去跟他求援!〔同學!同學!那邊有個街友,全身破爛不堪的,正找不到他的換洗衣服,你能不能幫個忙?因我們兩個女生,跟他在那裏吼來吼去的也很不好看......〕
那個大學生沒說話,就跟著我們來到街友身旁,邊幫他找尋他要的東西,更幫他再把袋子整理好(很感動的一刻,誰說年輕人是甚麼草莓族、月光族、宅男的。)大學生還帶他到公園的廁所盥洗、換衣服......我跟姊妹跟在他們後面,看到那位大學生手上提著好幾袋街友的塑膠袋,我不禁拿起數位相機,在後面連照了好幾張"好見證"的照片...(只因我的一個請求,這位不認識的大學生,就放下他要去對面"央圖"看書的時間)
〔同學謝謝你,在這窘迫難堪的一刻,你伸出援手幫助街友也幫助我們...〕我說。
經過很久街友梳理完畢,我看到那位大學生將他的"早餐"遞給了街友,並與他並肩坐在廁所前的石椅上(想起經上說的"與哀傷的人同哀傷"...)雖然之前我還不認識他,現在也還沒有問他叫什麼名字,但我知道,這已是不重要了......。
那天下午我再次回到那,看見街友蹲在地上吃剩的半個便當,再看到不遠處那個掃(管轄)廁所的歐巴桑...我跟她"點點頭",她說那個便當是她在"垃圾桶"檢的,有問街友說要不要吃...接著說:〔他們這些人,好手好腳的,不去工作...上午我還看到兩個女生在跟他"啦"...〕
我"噗的"一聲差點笑出來(唉!真是"人情冷暖","人言可畏")
再想起上午那位"即時"伸出援手的大學生,更令人難忘與感動。但事後我總覺得事情還未了?我怎麼竟然忘了跟那位大學生再說聲"thank you"並將可敬的"活水泉教會"的電話給他......。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6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