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道師也BOT了?/Mingku陳彥龍傳道

雖說這是總會規定傳道師一定要參與的訓練課程,但還是會有期待透過這樣的課程,看看是否能夠學到什麼不一樣的東西,因此,在時間上許可的範圍內,就選擇了「城鄉宣教運動URM」這一門訓練。什麼是URM?可能我們當中會有人知道,在我參加這訓練之前,是完全不知道這是什麼。也就是說,這一次的訓練的確有達到一開始設定的小期待,學習不一樣的東西。


URM,Urban Rural Mission,城鄉事工宣道會的簡稱,乍聽之下好像跟信仰或是宣教有關係,事實上,這是一種草根運動,強調激發人民爭取應得的權力(empowerment of people),並以「愛」和「公義」為原則,以非暴力為手段組織人民、爭取權力,恢復人的尊嚴,因為人有上帝的形象。那URM對台灣的影響有多少呢?自己查了一些資料,原來URM運動的發展不斥為一部台灣民主運動的發展史。為什麼這樣說呢?因為在過去,許多著名的反制運動幾乎都是由這群所謂URM的成員來主導及發動的,像是牧師有說過拉下吳鳳銅像的事件。


從1982年開始,URM的訓練就悄悄地進入了台灣社會,在當時政治環境不允許的氣氛下,還是透過了台灣基督長老教會,自加拿大引進了這一個草根運動組織。強調民主、自由、人權、非暴力的抗爭,但是在引進之初,卻被當局視為洪水猛獸,採取敵視與對立的態度,因此在當時的草根訓練,都只能採地下化的方式來訓練。也就在長老教會的掩護之下,URM的草根訓練在戒嚴時期,竟然也訓練了十幾期的學員,並遍佈當時的各反對運動團體,成為中堅幹部。因為學員素質高,行動力強,因此受到當時政府的打壓,甚至抹黑成為「暴力團體」而明令查緝。


從1982年到1990年,受過這樣訓練的台灣學員已經超過700人,幾乎遍及社會上各個領域,不同階層的人民、不同的族群,有基督徒也有非基督徒,這些人都因著愛神、愛台灣、愛人民,盼望著可以實現愛與公義。提供幾個事件,或許就可以看出這組織的力量及目標。1989年蔡同榮推動之公民投票進入聯合國,整個遊行現場秩序都是URM的學員在維持的,在台北場的公投大遊行發生台灣街頭運動史上第一顆汽油彈引爆,引起群眾很大的騷動,最後在URM學員本著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安撫下,群眾的憤怒才被安撫下來。


同年三月學運,URM也在中正紀念堂的外圍守護著裏面的學生,準備作為當局下令驅離時,阻攔在學生前面第一線的炮灰。但是讓他們感到永遠難以忘懷的事情,就是鄭南榕自焚事件,當他們聞訊得知侯友宜已經率領台北市刑大幹員,準備攻堅進入鄭南榕的自由雜誌社,當台北地區的URM成員趕抵現場時,整棟雜誌社已經陷入一面火海中,來不及了。


對於台灣社會的貢獻,URM的確佔有很重要的位置,這是一個社會進入民主很需要的一種不同的力量與意見,但從這個歷史的發展來看,在台灣過去這麼特殊的政治環境與社會結構下,URM似乎很自然地就必須與在野人士結合。我自己在思考一個問題,當2000到2008年整個政治環境有了轉變之後,這股反動的力量就漸漸地沈寂了,然而當執政黨又再一次地轉換後,似乎又開始伺機而動。事實上,在這五天訓練的過程中,一直有一種不舒服的感受,這是一種很中性的草根運動,可以運用在社會上普遍不公義的社會議題,就像過去一直很嚴重的雛妓的問題,也是在URM學員的推波注瀾下,到現在我們有了許多法令來規範及保護。但或許是因為整個組織在發展上一直與政治、政黨連結在一起,在意識型態上,跳脫不出政治框架。


名為傳道師訓練,實在看不出URM與教會或是牧會的關係,或許如果參與的成員都是教會工作者,那討論的議題就會簡單且明確地針對教會的需要,或是一些體制上的問題,像是傳道師受派的制度等等。但這次的傳道師訓練簡單說,就是BOT了。有一半的學員都有政治背景或在黨部工作,這方法論是好的,實際的行動卻與我們自身的處境無法連結,這個方法可以幫助我們自己更敏銳地觀察社會現象,去體會人在處境中所遇到的困難,或是極大不公義的事件,但我還在消化及思考,這對傳道師的訓練意義何在。有趣的是,如果某宗教團體的社會行動及關懷機制值得學習,那是不是也可以BOT一下呢?


從信仰的層次來看,基本立意及出發點本照著聖經的教導是沒有異議的,但要如何發聲呢?大愛村已經興建完成了,位在大愛村的教堂,外表有著教會的樣子,裡面卻有著「新十誡:不殺生、不偷盜 、不邪淫、不妄語 、不飲酒 、不抽煙、吸毒、嚼檳榔、不賭博、投機取巧、要孝順父母、調和聲色、遵守交通規則、不參與政治活動、示威遊行」。那天,居民們聚集在教堂內,不是聽著牧師講道,而是用單槍投影聽訓上人開示。事實上,那不是新十誡,而是證嚴法師開示的「十在心路」,就放在教堂十字架的下方。這跟我們平常所看到的教堂內部擺設好像不一樣,什麼時候聖經被另一個宗教團體的法則給取代了,對大愛的行動與關懷立意是肯定的,可是呢,族人們的信仰卻再一次地被壓迫了。這不就是我們可以看見的痛嗎?然而基督教團體發聲了嗎?


在這五天裡面,很有趣的是訓練被BOT了,但其他非基督教信仰的學員也被置入性行銷了,他們被邀請起來禱告,也唱一些經過改編的詩歌(帶有民主建國詞義的),最後還有蕃薯跟烏龍茶(好像聖餐喔)。真的是學到了不一樣的東西,也大開了眼界,剩下的疑惑,就留待上帝的答案了!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3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