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典的足跡/Mingku陳彥龍傳道

這禮拜算了一下我在東門教會服事所寫過的文章總數,真難以想像這四年來竟然可以每週都寫一篇文章刊在週報上,也辛苦了所有閱讀週報的兄姐,要忍受有時胡言亂語、毫無章法的文筆。也計算一下這四年來原住民聚會的平均聚會人數,不多不少,嚴格說就是持平吧,至於婚喪喜慶,記不得有多少,也不要去算,因為每一位回到父家的或是獻上感恩之祭的兄姊都是這四年來的幫助者。還有查經班,大專團契學生來來去去。回過頭看看這些足跡,若不是上帝在其中,自己實在甚麼都不能做,所以這些數據都化整為零,0!也只有自己是0的時候,才會看見在前頭帶領的上帝的1,而且是永恆的

有人問我為什麼要去讀書,其實也不是這一年才決定的,這一年決定的事情是要去哪裡讀,在我神學院要畢業的時候,就已經在思考要繼續讀書還是先抽籤受派牧會,讀神學院之後不就是去受派然後牧會嗎?又何須去思考這麼多的事情呢?在學校有個很麻吉的同學,他明年也要去讀書深造了,在畢業之前,我們一起分享畢業之後的方向,然後希望可以一起禱告,我們有的時候會利用空閒的時間去釣蝦,其實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看著小蝦子上鉤的時間,我們已經不知分享了多少生命的交流了,當我們在分享的時候,竟然不約而同地看見一個需要,就是原住民的神學教育事奉,這是我們要承認的事實,在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比較好的師資都集中在台神或是南神,相對於玉神,但又因為族群與文化的特殊性,師資上的需要就變成了一個難題,我同學自己本身是泰雅族,當我們一起看見這樣的需要的時候,我們都很興奮,儘管在學校老師常說養成一位師資至少要十年,但我們更心動於做為一個教會的傳道者,是跟這群會友發生關係,但做為一位教育工作者,卻與將要成為傳道者的人發生關係。這是我們都感到很興奮的事情,也很感謝上帝讓我們有這樣的看見。

那天的分享之後,我們一起禱告,祈求上帝帶領我們的方向,同學他先繼續留在學校讀神碩,而我,在上帝的帶領之下,來到東門原住民聚會服事,那時我們都相信上帝的安排是最棒的,在我們很猶豫思考的時候,有了這個特殊的服事需要,他很鼓勵我也全力支持我來申請,所以我們就約定回家禱告,因為我們相信這若是出於上帝的帶領,在我們的身上會有共同的印證,就是歡歡喜喜的平安。如今,我們都繼續往前一步了,而我們也繼續不斷地為著彼此禱告,也在上帝面前不斷地尋求,上帝的意念超過人的意念,在服事了這四年中,更確信信仰的教導跟牧者有很大的關係,這樣說可能不是很正確,但我們必須承認這一項事實,因此,教育這一條路是必須要努力的。


回想在自己身上所經歷的,有幾個重要的標記點,第一次是升大二暑假校園團契所舉辦的青年宣道大會,那一年在營會中認識了去泰國宣教的宣教士,他的宣教經驗讓我看見上帝真真實實地顯在他所服事的人群中,許多聽起來不可思議的見證,就這麼真實地發生了,唯一的解釋就是上帝拯救的恩典臨到他們中間,宣教士年輕的時候回應了上帝的呼召,回來時已是滿頭白髮了,成為跟他們一樣的住民,說著他們的口音,活生生就是一個生長在泰北的弟兄,這幾年他因為中風車禍已經從宣教士的職分退了下來,但他還是居住在泰國,繼續用他所有的生命去宣揚上帝國的好消息。那時,上帝的種子已經在我身上種下。

第二次是大二寒假的大專靈修班,那是聽見上帝呼召的聲音,有誰願意服事這一帶的人們呢?聽著講員的信息,我的眼眶卻流著淚,只知道心裡一直說:我願意!我願意!人家說蒙召的時候都會有一段文,的的確確有一段經文很打動我,但我後來發現蒙召的過程不是只有那一句話,而是上帝整全的裝備與學習,直到八年後,我才真正進入神學院接受裝備與訓練,這期間,也都不斷地在生命起起伏伏的時候,去經歷上帝豐富的帶領。


第三次是在神學院升研二的暑假,跟著馬牧師一起到法國泰澤這個地方靈修的經驗,出發前有人問我靈修為何要跑去那麼遠的地方,其實我也回答不出來,就當作大家會去耶路撒冷,那我是去泰澤吧。但上帝為人所預備的,總是超乎人的想像,在泰澤的一次早晨敬拜中,在領受聖餐的過程,清楚地聽見上帝愛的聲音,就像有聲音從天上下來,說:彥龍,是我所愛的孩子!非常地清晰進入我的耳中,那時我痛哭跪在地上,原來上帝的愛是這麼地大、這麼地深,我一直心裡有疑問的難關,上帝在這時清楚地將我深深地抱在懷中。

上帝在我們的身上都有一個完美的計畫,不是說我已經得著,而是在上帝的恩典中,被祂塑造、雕塑,而成為上帝合用的器皿。或許在每一個當下,好像都不是太明白所發生的事件的意義,但放在上帝的時間中,就會清楚地看見上帝的旨意是這麼地令人稱頌,我想,生命的成就應該不是我得到了甚麼,或是我達到了甚麼目標,而是我可以看見我在上帝的手中,祂自己的心意是甚麼,我相信這才是每一位基督徒最感到興奮的事情。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709